挽救大唐的最后一次努力

挽救大唐的最后一次努力

本文系时拾史事独家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作者檀弓


一、太弟继统

唐昭宗李晔本名李杰,是唐懿宗的第七子,唐僖宗的弟弟。文德元年(888年)二月,僖宗病危,因为僖宗孩子都还小,大臣们觉得此时大唐已经风雨飘摇,还是立长君为好。不过在立长君问题上,大唐朝廷分成两派,大部分大臣主张立僖宗的六弟吉王李保,但是大宦官、枢密使、左神策军中尉杨复恭等人请立僖宗的七弟寿王李杰。


唐僖宗是大唐有史以来,出逃京师次数最多的皇帝


晚唐以来宦官的势力很大,又掌控皇帝的近身卫队——神策军,所以经常能左右皇帝的废立,并借此来向新帝邀功。那么为什么杨复恭想要立寿王李杰呢?主要原因是两点,一来寿王平时比较会经营,跟杨复恭等人关系比较好;二来寿王是僖宗的同母弟,跟皇帝的关系更亲近,皇帝更容易接受。宦官集团决定之后就开始行动起来,只不过这时的僖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宣宗朝的神策军中尉——马元贽


皇帝同意之后,宦官们立刻行动起来,文德元年(888年)三月六日发布诏书立寿王为皇太弟,监军国事。为免夜长梦多,当天神策军中尉刘季述(宦官)就率禁兵迎寿王入宫。两天以后,僖宗驾崩,皇太弟嗣位,并改名为敏,在大行皇帝灵柩前继位,又改名为晔,这就是大唐倒数第二位(实际上应该是最后一位)皇帝——唐昭宗李晔。

虽然昭宗登基的年份很吉利——公元888年,但是其时大唐已经是江河日下了,他的父兄懿宗和僖宗执政的三十年间,已经把祖父宣宗好不容易攒下的一点基业都给败光了。昭宗继位的时候面对的是一副烂摊子,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宦官专权和藩镇割据。

二、诛灭权阉


唐朝中后期宦官势力十分强大,甚至到了可以废立皇帝的地步,而且唐朝后期很多皇帝要么依赖宦官掌权,要么为宦官所控制。以唐昭宗本人的经历来说,他自己、他的父兄都是被宦官所拥立的。唐昭宗登基的时候22岁,是一位有理想的青年,他不想重蹈覆辙,所以即使大宦官杨复恭对他有拥立之功,昭宗依然想要铲除他。不过杨公公在宫廷这么多年,岂是这么容易就能扳倒的,杨复恭有很多的养子义子,而且大多数掌握兵权,想要铲除杨大太监谈何容易


杨大太监


俗话说,坚固的堡垒都是从内部被攻破的,昭宗找到了这个突破口——杨守立。杨守立是杨复恭的养子,唐昭宗对他百般笼络,宠幸有加,昭宗告诉他好好干,以后你干爹的位子一定是你的。果然杨守立上钩了,反过头来和杨复恭争权。之后,昭宗又暗中煽动人告发杨复恭谋反,并派杨守立带兵抓捕杨复恭,杨复恭不甘心束手就擒,便逃到另一个养子杨守信军中,想要起兵对抗唐昭宗。

杨复恭来势汹汹,昭宗手上虽然没有多少兵马,但他以皇帝的名义调动藩镇势力(凤翔节度使李茂贞等人)来对付杨复恭,从这一点看来年轻的皇帝还是很有谋略的。就这样,经过一年多的战斗,杨复恭的军队被李茂贞打败,杨复恭本人也在逃亡的途中被捉,然后被斩首。杨复恭死后,宦官集团受到很大的冲击,此后昭宗再接再厉经过一系列斗争,初步掌握了朝廷大权。

三、功亏一篑


宦官集团被暂时打压之后,藩镇的问题就凸显出来。藩镇和宦官可不一样,宦官顶多发动点宫廷政变,要是遇上比较有能力的皇帝翻不起什么大浪来。可是藩镇就不一样了,那一个个节度使哪个不是手握重兵,皇帝没有枪杆子想要驯服他们简直是白日做梦。因此昭宗认识到唐朝中央权威羸弱的主要原因是没有一支足够震慑各大节度使的武装力量,所以藩镇才各自拥兵,目无天子。僖宗时,黄巢起义,中央禁军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为了拥有自己的武装,昭宗即位不久,便招兵买马,扩充禁军,得十万之众,“欲以武功胜天下”(旧唐书·张濬传)。而在新的禁军初建后,昭宗便开始了对藩镇的斗争。


晚唐割据形势


西川节度使陈敬瑄出身微贱,早年卖饼为生,后来投靠宦官才得以飞黄腾达,昭宗削弱宦官势力后,想招陈敬瑄入朝,没想到陈敬瑄不但拒绝入朝,反而起兵反抗中央,所以他被唐昭宗首先拿来开刀。文德元年(888年),昭宗任命韦昭度为西川节度使,率兵讨伐西川,并令山南西道节度使杨守亮、东川节度使顾彦朗一同出兵,同时又任命与陈敬瑄素来有仇的王建为招讨牙内都指挥使,三路大军会和,誓要灭了陈敬瑄。

由于杨守亮、顾彦朗各自有一方领地,所以抽不出很多兵力,而领兵的韦昭度是个文人,不习武备,所以王建的部队成了讨伐的主力军。经过几年的征战,到大顺元年(890年)的时候,除了成都,整个西川已经基本平定。这时,昭宗因为和河东李克用战斗失利,被迫召回征西川的军队。可是,王建却没有回到长安,而是留在了西川,王建就是后来前蜀的开国皇帝。不过在当时西川还是服从王化的,唐昭宗首次削藩可谓小有成效。


李克用


打完西川,接着就是讨伐李克用的河东之役。李克用虽然姓李,但可不是什么李唐宗室,他本人是沙陀族,本姓朱邪,他的父亲朱邪赤心在唐懿宗的时候因为帮助镇压庞勋起义有功,被皇帝赐姓“李”。后来李克因为镇压黄巢起义有功,还被封为陇西郡王,任河东节度使。可以说在晚唐的诸多藩镇中,论强大,李克用的沙陀军绝对是能在前几排得上号的。军队越强大自然对朝廷的威胁也就最大,况且李克用本人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僖宗朝的时候,他曾经发兵长安,逼迫皇帝流亡在外,当时还是寿王的昭宗也跟着皇兄后面饱受颠沛流离之苦。因而无论是从昭宗要削弱强藩的公心,还是怨恨李克用的私心来说,李克用都是要被打击的对象。只是昭宗没想到,李克用的军事实力如此之强,昭宗派去讨伐河东的联军被李克用各个击破,逐一瓦解。可怜昭宗好不容易拉起来的禁军死伤大半,损失惨重。

四、沦为玩物


河东之役后昭宗的威望损失殆尽,讨伐李克用的失败使藩镇对朝廷更加藐视。当年曾经协助过昭宗打击宦官的凤翔节度使李茂贞,这时候看到朝廷这个熊样,感觉这是个好机会,因为李茂贞的辖地离长安最近,所以他经常伸手去干预朝政。在李茂贞的不断欺凌之下,年轻气盛的唐昭宗不堪忍受,最终与李茂贞开战,中央禁军已经在河东之役损失殆尽,结果可想而知,就在李茂贞向长安逼近的同时,昭宗被迫逃往河东去寻求老对手李克用的庇护,结果跑到半路就被李茂贞的盟友,华州刺史韩建追上,乾宁三年(896)七月昭宗被韩建挟持到了华州。昭宗就这样在华州被幽禁了三年,软禁期间多名皇室宗亲被韩建杀害。



值得一提的是软禁期间昭宗立何淑妃所生的皇长子李祐为皇太子,并改名李裕,后来又立何淑妃为皇后,这是自公元786年唐德宗王皇后(仅在位三天)去世后,唐朝一百多年来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立皇后。乾宁五年(898年),这一年宣武节度使朱温占据了东都洛阳,一时之间声势滔。为了对付朱温,李茂贞、韩建和李克用建立起暂时的联盟,因为皇帝被软禁在华州,这很容易成为朱温攻击他们的借口,所以经过商量后,他们决定宁可让昭宗回到长安。


朱温剧照


这年八月昭宗回到了阔别已久的长安,为了讨个好运昭宗宣布改元“光化”。晚唐时期,朝臣和宦官斗争愈发激烈,本来在华州的时候,相互间还能同仇敌忾,压制矛盾,而一回到长安,宦官和朝臣们之间又开始斗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当时昭宗身边除了宦官控制的神策军外再无一兵一卒。光化三年(900年)十一月,唐昭宗醉后杀了几个宦官,引起了神策军左中尉刘季述(宦官)的强烈不安,怀疑是皇帝要对宦官集团下手。


唐昭宗


第二天刘季述挟持太子李裕,带兵逼唐昭宗禅让帝位给李裕,昭宗本来还想反抗一下,何皇后听到消息后,立马赶到皇帝身边说道“军容长官护官家,勿使惊恐,有事与军容商量”(旧唐书·昭宗本纪)。她怕皇帝负隅顽抗会遭受杀生之祸,于是劝服昭宗听从刘季述的安排。接着刘季述安排几个宦官将皇帝和皇后等人押送到东宫少阳院(那是昭宗当年进宫时最先到的地方)关起来,刘季述亲手锁门,并将锁眼熔铁,软禁了他们。之后刘季述立太子李裕为皇帝,并改名李缜,将昭宗尊为太上皇,皇后为太上皇后,但是依然软禁昭宗,除了每日送饭的人员,其余人等一律不许接近少阳院。

昭宗被逼退位了,但是宦官们比较怂,怕李克用、李茂贞等人来兴师问罪,为了避免遭到灭顶之灾,他们甩锅给朱温,说这一切都是朱温的意思。朱温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气的不行。恰好这时候朝臣的代表宰相崔胤秘密联络朱温,二人一拍即合,于是在朱温的支持下,几个月后,宰相崔胤指使忠于昭宗的神策军军官发动反政变,诛杀刘季述等人,并迎昭宗复辟。昭宗复位后,改元天复(901年),加封朱温为梁王。

五、大唐要亡


没过多久,崔胤又想借朱温之手杀光宦官集团,便矫诏令朱温带兵赴京师,朱温乘机率大军挺向长安,不甘坐以待毙的宦官们垂死挣扎,又挟持昭宗到凤翔投奔李茂贞,朱温追到凤翔城下,要求迎回昭宗,接着这场皇帝争夺战演变为朱温和反朱温势力之间的大决战。战争的结果毕竟朱温技高一筹,李茂贞被朱温围困三年,不得已与朱温议和,并交出了昭宗。

天复三年(903年)朱温挟昭宗回长安,昭宗从此成了他的傀儡。不久之后朱温先是杀光宦官,接着又诛灭想要对付自己的崔胤等朝臣,中唐以来纠缠一百多年的“南衙北司之争”就这样被朱温团灭了。



朝臣和宦官都消失不见后,大唐的末日也就到了。天祐元年(904)正月,朱温不顾朝野上下一致反对,逼令昭宗迁都洛阳,并在迁都之前拆毁了长安。就在这时候河东李克用、凤翔李茂贞、西川王建、淮南杨行密等各藩镇联合起来,声势震天,说要讨伐逆贼朱温,要出兵勤王救出万岁。朱温也担心昭宗再次成为自己对手的招牌,就对他下了杀手。天佑元年(904)八月,朱温弑昭宗。帝崩,年三十七,后谥圣穆景文孝皇帝,庙号昭宗。又过了三年(907年),朱温篡唐,历经289年的大唐就这样亡了。

参考资料:《新唐书》、《旧唐书》、《唐昭宗的治国与唐的灭亡》(姜维公)、《剑桥中国隋唐史》、《旧五代史》

END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喜欢本文/作者,文末赞赏一下表达支持吧!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知道点儿新故事了吗?知道你就点个赞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