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动力煤产地调研:供需焦点上移 煤价趋势难下

2019动力煤产地调研:供需焦点上移 煤价趋势难下

1环保、安检、治超共同作用下,蒙陕出煤总量制约明显

3、铁路运力逐步宽裕,三西外运迎来更多机遇

4、未来多空因素夹杂,煤价倾向承压为主

5、期货服务动力煤行业日益深入,更多期现结合策略呼之欲出

2019年7月,由郑商所主办,期货日报承办的2019内蒙陕西动力煤产地调研顺利进行。调研团一行跋山涉水,行程贯穿蒙、陕两大动力煤产区,对动力煤的生产、集运、消耗等关键环节实地考察,以探寻动力煤价格未来运行的趋势。

动力煤运行概述

2019年以来,经济探底特性明显,特别对下游一产、二产工业带来巨大影响,反映在发、用、发电量增速较往年明显回落。供应环节,年初受陕西矿难影响,陕西地区动力煤供给明显收缩,带动坑口动力煤价格大幅上涨。往年坑口的价格上涨会带动发运成本上升,进而对港口动力煤价格形成明显的传导,北方港Q5500动力煤价格半年来运行于590至640元/吨,均价处于615元/吨附近水平,动力煤价格在供需双弱的格局下维持相对强势。

产地综合治理显成效,蒙陕出煤总量制约明显

调研中我们了解到,今年环保、安监、治超等工作落实均较为严格,煤炭生产总量得到了有效控制,“产出有限”是造成产地价格坚挺的一大原因。

首先,经过几年的环保问题坚持治理,产地各类煤炭企业基本都能响应国家环境保护政策的要求,“原煤不露天、精煤不落地”的宗旨落实于生产中,已基本有效解决露天储藏方式带来的粉尘污染。在环保政策的影响下,露天矿开采承受的制约尤为明显,今年以来,露天矿不仅存在批复开工释放缓慢的特征,开工的矿还受到例如遇雨则停这样天气对生产的制约,而且配合环保检查需要频繁停工,对约占内蒙产量近1/3的露天矿而言,频频受到环保冲击是影响生产的重要原因。

其次,今年对产地安全生产监督执行工作取得实效,煤炭生产有序开展。据陕西煤炭交易中心张晴介绍,截止当前,榆林地区先后分7个批次批复182家煤矿重新生产,涉及产能约4.4亿吨,而实际在产只有约97家企业,产能统计约3.37亿吨,不仅批复手续严格、推进速度难以加快,而且已批复的产能中有效供应只达到50%的水平,对市场煤价平抑作用非常有限。

最后,调研中多家单位都提到了今年内蒙治超成就以及对汽运短倒运费的影响。尤其在陕西矿难以后,内蒙古地区始终有安全检查,6月开始治理超载,导致汽车的运输量大幅下滑(以前可拉40吨的车现在只能运输15吨左右),汽运费明显上涨,短倒运输的成本明显上升,不同矿区短途30公里以内区域的集运短倒成本平均上涨7~20元每吨不等;另一方面,治超带来的集运站同等煤炭量接车数的大大增加也会增加工作负荷,对铁路集运速度带来拖累。但下游港口的需求却始终没有特别好的体现,所以整体运量有所回落,集运站库存水平也一直保持较低位置。

下水煤炭发运意愿不足,上游煤炭就地销售情况较好

我们统计蒙煤经蒙冀线发运到港的发运成本发现,今年以来相对北方港煤炭指导价一直存在20~50元/吨的升水,之前为了保港口煤炭量,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的发运,但价格倒挂情况一直无法改善,贸易商的发运积极性显著下滑。到港成本数据显示,该集运站发运到5500大卡动力煤到港成本在620元/吨以上,而最新一期北方港CCI5500大卡价格不足610元/吨,价格倒挂仍在持续。

调研中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提供一项数据:2018年鄂尔多斯地区销量近6.7亿吨,今年1~5月销量近3亿吨,产销量同比增长明显。但下水业务的贸易商纷纷表示从去年底开始,下水煤炭就出现倒挂现象,以榆林矿难时间后尤甚,今年发货不易,下水量缩减严重。按照调研中了解的情况,具有发运代表性的煤企A年销售量8000万吨左右,下水量5000万吨左右,长协兑现率90%以上;煤企B年销售量2300多万吨,下水量600万吨左右,长协兑现率80%,基本与往年持平;煤企C年销售量4.3亿吨,下水量3亿吨左右,长协兑现率90%以上。分析发现,中大型煤企发往港口的下水煤数量较往年没有明显降低,但主要以长协煤居多(普遍60%以上,兑现率80~90%),且受市场价格波动的影响相对贸易煤小很多。这也很好地解释北方港口库存较高,但实际贸易或期货卖出交割环节仍然暴露出高卡低硫煤难求矛盾的原因。

与此同时,今年的上游煤炭需求表现出强劲增长态势。鑫和集团陈总介绍说,鄂尔多斯出产的化工用煤流向主要是山东、河北、天津等省市,加上陕西煤制烯烃、醋酸等工业的兴起,销售群体固定,订单稳定。从2017开始,当地消化开始强劲增长,鄂尔多斯地区煤化工主要分布在四个旗,以煤制甲醇为主,其中准格尔旗立项3个大户,达拉特旗存在西奥、荣信、昊华、伊泰等化工项目,乌审旗金诚泰、卓正、中煤等项目。甲醇产能从2016年的590万吨,快速增长到2018年底的近1000万吨,且今年还将有百万吨级的新项目投产,2019年鄂尔多斯仅煤制醇消耗煤炭量就达到几千万吨。不仅如此,临近的宁夏地区由于优质煤炭资源枯竭,已由早些年的煤炭调出省份变为净调入省份,宁夏地区已生产开工的煤化工及发电项目均选择从临近的鄂尔多斯地区常规购入煤炭,也是鄂尔多斯周边稳定的煤炭输出流向。在内蒙古煤炭交易中心,我们还了解到,内蒙深入贯彻国务院《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2014-2020》要求,按计划推进区内煤化工及坑口发电项目实施,2018年两类项目累计消耗煤炭近1.4亿吨,并不断保持新增趋势,如外送电1~5月达到769亿千瓦,增长3.26%。煤企B负责人也介绍说,短期内蒙煤化工耗煤量预计还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数量近5000万吨。

对于发运倒挂原因,内蒙古鑫和集团陈总给了我们精辟的总结:“下水发运价格机制的传导,按敏感度从高到低依次是坑口、公路、港口、铁路。首先,鄂尔多斯坑口地区的销售自然首选性价比最高的下游,即流向煤化工、水泥建材等行业客户,不仅销售利润高,也没有生产限制,这块消化了大量的需求;其次,治超及煤管票等措施增加了下水方向运输及发运的难度和成本;再者,榆林矿难带来的整个区域关停,也将一切明盘和统计外产能一并去化,造成超出预计的缩产;最后,经济压力带来的沿海下游需求下降使得港口煤价难有起色。”

铁路运力逐步宽裕,三西外运迎来更多机遇

调研中,我们恰巧遇到呼铁局对管区内所有曹西方向C80运费下降10%的消息。对此罕台川北站闫总认为,今年以来经济压力增大,贸易活动下降导致铁路发运量减少,各路局已先后几项措施降低运输费用,吸引货盘:5月呼铁局唐呼线就有针对5500大卡的高卡优质煤一口价下浮10%的政策,大致估算运费下降20元/吨;之后站台费用也有发运阶梯式让价,最高可降2.5元/吨;不久西安局也宣布,起点曹家伙场、神木西、中鸡往曹西的运费分别让价28%、24%、10%。本次新降运费后,经过在罕台川北、西召等发运站的了解,鄂尔多斯本地经蒙冀线发往曹妃甸港的运费大致在204.5元/吨,与经大秦线发往秦港的运费大致相同。然而,对于降运费刺激发运的效果,各方却认为难以完全解决发运成本倒挂的问题。闫总认为,今年高卡煤往港口发运的数量有限,所以影响有限。此外,呼铁局虽然降费20元/吨,但今年坑口价格强势、港口价格弱势的局面明显,降费后坑口很快上涨10元/吨、港口下跌10元/吨,已将该空间完全抵消,倒挂价差依然存在。

总体来看,今年铁路发运运力在持续保障建设和下游需求萎缩两方面作用下,出现相对宽裕的局面。我们调研了榆林一家新运营的物流发运站,该发运站计划年铁路发运能力4000万吨,坐落地榆阳区周边有近2亿吨的高卡优质动力煤资源,当前优惠运费187.5元/吨直发曹西,一旦发运倒挂问题理顺,将具备陕煤发港火运直达很大运输优势。

调研中,我们也亲身感受到下水发运情绪依旧低迷,实际发运情况整体一般,这家物流园每天只发3列C80下水(有项目刚刚落成的原因);罕台川北6月只有68万吨的发运量,大大低于其5月的138万吨;位于准旗的西召发运站半年发运量为1369万吨,与全年计划2900万吨尚有差距,与铁总每年计划煤炭增量约5%的目标相距甚远。同时,各家发运站的库存量也很能说明问题:罕台川北站目前库存只有18万吨,大大低于其30~40万吨的理想库存水平;西召发运站库存也只有17万吨,与5月底70万吨的水平下降剧烈。库存的变化一方面说明了6月1日开始的治超专项运动从短倒环节带来铁路上站巨大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说明倒挂严重影响坑口煤上站热情。甚至可以推断,近期一旦出现下游需求快速增量,上游的组织调运短时间内将难以应付。

调研期间,7月2日蒙华铁路江西吉安站接轨完成,标志着这条世界最长的重载铁路完成全线铺轨,为蒙华十一成功献礼奠定基础。通车后,蒙华或将彻底解决国内长期困扰的“直达煤”需求矛盾,铁路有望再次主导煤炭运输的话语权。我们了解到,今年以来三西地区铁路外运煤炭新增消纳“公转铁”近1000万吨,未来,随着蒙华线的开通,内蒙乌审旗及陕北榆林的优质动力煤能通过这条专运线直达两湖一江等煤炭紧缺地区。但是现实情况看,其进展尚面临许多变数,主要表现在铁路配套工程的进展不及预期以及上游周边矿区的发车供应难度。罕台川北闫总认为,目前内蒙鄂尔多斯地区按照核放数量产销基本均衡,蒙华对内蒙的销售增量暂不明显,但境内配套的铁路工程正在推进中。鑫和集团陈总认为,蒙华线的后续货运量如何,其运价是关键,只有主线加配套费用的发运总成本占据优势后,才有可能取代传统蒙煤下水转南方的格局,目前对鄂尔多斯整体影响有限,只有最南部站台可能具备发煤优势。榆林煤炭交易中心张晴向我们介绍:按蒙华线第一阶段的上煤通道分析,不少供应矿区产煤自用为主,如宁东、新上海庙、呼吉尔特等,还有一些由于新矿初建或配套上站条件不成熟,上煤也不现实,如纳林河地区,所以目前看,基本上只有榆林地区的年2000万吨可以比较稳定地实现上站供给。

除此之外,由于目前蒙冀线、大秦线以及瓦日线都加入了煤炭外运通道的竞争且各自出台了幅度较大的优惠方案,蒙华线实际发运仍然存在竞争变数。对此,本人做过比较,以0.18元/吨的运费计,单从运费角度,陕蒙煤南下到荆州为止,蒙华线优势明显;如至湖南,蒙华运费则不如神朔黄下水进江,但仍比准东-大秦、包西-蒙冀下水便宜;要是深入江西境内,那蒙华的全火运就相对传统下水没有优势了。

未来多空因素夹杂,煤价倾向承压为主

总结下来,产地的情况,可以用“三低三高”概括。

三低:上游库存低、呼局发运量低、贸易商情绪低

三高:产地价格稳中有涨、短途运价上涨、化工阶段性需求增加

对于下半年的煤价走势,调研中发现,产业里大家对于经济阶段性前景均不乐观,认为整体需求在下半年明显改善的概率不大,煤价较难获得来自需求端的趋势性驱动。

供应端看,对于即将来临的70周年国庆限产预期,据产地人士介绍,由于今年以来,环保及安监一直作为常态化工作在严抓不懈,届时减量效应将被大大放低。

在煤管票方面,内蒙地区增量空间很小,后续大范围放开的可能性暂时也不大。而榆林地区由于受支柱产业提振经济的需要,煤管站已经行政放开了榆林地区的煤管票由月度发放变为年度发放的方式以增加生产机动性,并且对于额满增票的窗口未必完全紧闭。这将在未来产生较大的新增供应预期,可以估算,仅陕北这一项或带来煤炭供应增量逾5000万吨。

结合进口煤限制政策的管控、调节月度长协价格上限、降低工业电价等国家政策,我们认为下半年煤价运行区间大概率将下降一个台阶。但不可否认,近年来三西地区高卡低硫等优质动力煤的产销无压力,煤矿价格话语权较强,面对下游电厂高库存的施压策略,上游同样采取以销定产的抱团策略予以回应。可以预见,未来半年的动力煤市场仍会处于供需两弱的格局,价格将反复摇摆于供需两端的结构性矛盾中,Q5500下水煤价预测按570~630元/吨的价格区间运行为主。

期货服务动力煤行业日益深入,更多期现结合策略呼之欲出

期现结合方面,调研中大家也对此交流了各自观点。一方面,今年动力煤市场供需两弱,较难出现趋势性行情走势,动力煤期货也充分发挥出价格发现的功能,整体以区间震荡运行特征为主。另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产业客户参与到动力煤期货中来,也使得动力煤期货的期现结合策略多种多样。伊泰集团认为,期货工具的使用需要严格匹配企业的经营方式。根据本集团的销售模式,不仅除长协发运及自用、地销之外的下水煤部分,需选择合适比例操作卖出套保;同时,集团外购煤数量庞大,不仅贸易部门需要外购煤炭,有时候按CCI定价的部分长协,公司也会根据实际情况选择现货采购来兑现长协的模式,这就使得企业时常需要配置一定比例的买入套保头寸来应对。满世集团提到,企业的套保需要时刻关注期现基差的变化,选择是否参与及介入时点,今年的动力煤价格波动区间为主,且上涨高度有限,再加上除长协、地销外的下水发运量同比减少,故企业顺势降低了(卖出)套保的操作频率。

谈及期现结合的感受,陈波表示,企业高层要转变理念,把期货当成企业保驾护航的工具。期现结合就为一个“赢”字,期货上盈利的话,可熨平现货上的亏损,从而实现盈亏平衡。

而今年期货贴水现货价格的特征明显,给予下游电厂方面参与期货更多优势。大唐发电向大家介绍道,今年虽然日耗同比下降明显,导致煤炭价格前景不乐观,但同时上游堆存量降低也是事实,带来煤价下跌不连贯。作为电力企业,会选择相对低位通过期货建仓的方式实现煤炭购买,价格大致在570-580元/吨之间。杭实善成介绍说,期货的主力月扩容带来更多的期现结合机会,而其贴水现货特征及远月价格偏低的运行又给他们为电厂提供招标点价带来合作契机。

我们认为,火电企业对于今年供需两弱背景下的价格波动同样不敢掉以轻心,比较务实的做法是以年度、月度综合长协价格为参照,将动力煤期货作为建立虚拟库存规避价格风险的优良工具。风险管理公司还能根据动力煤期现基差、月度价差及交割品升水等条件,灵活衍生出多种服务下游火电企业的期现结合模式。

在此次调研过程中,走访对象涵盖煤矿、集运站、煤炭贸易企业,大家对于期货市场持肯定态度,认为最近几年动力煤期货在价格发现和避险功能上发挥了较好的效果。在价格发现方面,随着市场研究水平不断上升,期货市场定价愈发精准,对现货短期价格波动起到了很好的引领和纠偏作用。正如某期货公司资深研究员说的那样,在期货的实际操作交易中,煤炭企业的参与经验逐步丰富,能够有效根据自身坑口库存、发运利润、港口销售计划等因素,综合判断套期保值的时间和体量,期货服务实体经济的效果发挥愈发明显。

本文源自陆家嘴大宗商品论坛

更多精彩资讯,请来金融界网站(www.jrj.com.cn)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