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亡晋兴十五年:交州争夺战

吴亡晋兴十五年:交州争夺战

前文回顾:吴亡晋兴十五年:晋吴南北对峙格局的形成

永安攻防

在司马昭发起伐蜀之战的同时,吴国爆发了一场叛乱,起因吴国南方的交趾郡太守孙谞征调了手工业者千余人到首都建业,随后察战(官名,负责监视吏民)邓荀又来到交趾,并私自下令征调孔雀三千头,大猪若干头。郡吏吕兴因百姓不胜其扰,便杀死孙谞和邓荀,宣布起兵,并派人联络曹魏。

孙吴在惊闻交趾发生叛乱不久,又获悉了蜀汉遭到魏国大举讨伐的消息,于是一面派人镇压交趾,一面出兵救援蜀汉。结果救兵尚未赶到,蜀汉就已经灭亡了。吴国于是马上调转枪头,让原本救援蜀汉的建平太守盛曼率军袭取吴蜀交界处的永安。

盛曼

蜀汉原本的永安都督阎宇此时正率领主力赶往成都救援后主刘禅,留守永安的巴东太守罗宪身边只有两千兵力。盛曼向罗宪宣称是要救援蜀汉,希望罗宪放他进城,但罗宪一眼就看出了吴军想要夺取永安的企图,感到十分愤怒,不但拒绝了盛曼的请求,还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与城池共存亡的决心。

永安位于现在的重庆奉节,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凭借盛曼的人马难以拿下,于是孙休便命令抚军将军步协率众支援盛曼。出人意料的是,罗宪仅凭借两千兵力,以弓矢齐射击败了步协和盛曼,这令孙休感到大怒。此时成都刚爆发了钟会之乱,蜀中正是一片乱象,大家自顾不暇,根本无人有余力前来支援罗宪,永安守军因此成为了一支孤军。孙休自然也不愿放弃大好机会,于是派陆抗率领三万大军增援步协。此时包围永安的吴军大将有陆抗、步协、留平、盛曼四人,人马更是不少于五万,罗宪的处境已经岌岌可危。

罗宪

罗宪知道如果继续困守孤城,沦陷是早晚的事,认为不能坐以待毙,因而早在陆抗尚未增援之前,罗宪便派参军杨宗前往襄阳,向曹魏的征南大将军陈骞请求救援。杨宗就是之前提到的因为喜欢喝酒而没有当上巴东监军的人,但他在紧要关头却表现得非常可靠,他保护罗宪的儿子成功突围并见到了陈骞。杨宗递上了罗宪托付给他的永安大小官员印绶以及质子,表示诚心归降曹魏。但陈骞也不敢自作主张,于是让人请示千里之外的司马昭,得到许可后才派荆州刺史胡烈出兵两万进攻吴国重镇西陵,以围魏救赵之计引陆抗等人退兵。此时罗宪已经守城长达半年之久,城中过半的士兵都感染上了疾病,但永安城始终屹立不倒。

陈骞

罗宪因此战受到司马昭父子的赏识,不但加官进爵,还成为了蜀汉大臣里少有的被安置在原本岗位上的人,之后罗宪接应了吴国武陵郡的叛乱,并在永安之战四年后率军攻下了与永安接壤的巫县,将晋吴战线推进了一步。

交州争夺

当时蜀汉还有另外一位将领获得了与罗宪相似的待遇,那便是南中都督霍弋。霍弋的父亲叫霍峻,在刘备入蜀期间,霍峻曾率领数百人在刘璋军一万人的围攻下防守刘备的大本营葭萌一年有余,并斩杀敌方大将,是一位实力不亚于罗宪的守城高手。

霍弋

霍弋在获悉刘禅投降的消息时,身着丧服大哭三日,在得知刘禅在成都之乱中安全无恙时,率领南中其他六郡的太守一同归降曹魏。司马昭对霍弋的行为深表赞赏,同时为了安定人心,对其官职不予变动,又让霍弋遥领交州刺史,命他去接应一年前在吴国交趾发起叛乱的吕兴。

霍弋便命爨谷为交趾太守,让他率领将军董元、毛炅等人前往交趾。等待在这些人前面的,是条九死一生的壮烈道路。

爨谷等人尚未到达,吕兴便已经被部下李统所杀。爨谷抵达交趾后,和当地人密切合作,进行安抚工作,但没过多久爨谷就去世了,霍弋又让故蜀汉大将马忠的儿子马融接替爨谷,结果马融也很快去世,于是杨稷作为第三任太守被派往交趾。交趾郡的地盘是现在的广西和越南北部的一部分,从陆路上将吴国和交趾以南的九真和日南两郡分开,而后这两郡也渐渐被霍弋和杨稷所渗透。

孙皓兴兵

时间来到了吴国的宝鼎三年(268),此时霍弋已经去世,已经坐稳皇帝宝座的孙皓决心收复失地,便派兵大举南下,以交州刺史刘俊、大都督脩则、将军顾容三路进攻交趾,但都一一被杨稷等人所击败,郁林和九真二郡随即归降杨稷。杨稷乘胜追击,派毛炅和董元进攻合浦郡,与吴军在合浦的古城交战,取得大胜,毛炅亲手斩杀脩则,刘俊也一同战死。战后杨稷表毛炅为郁林太守,董元为九真太守,西晋在交州的势力由此达到最盛。

孙皓

但不甘心失败的孙皓于第二年再度发兵,以更大的规模进攻交趾。此战孙皓以监军虞汜、威南将军薛珝从荆州南下,会和苍梧太守陶璜由陆路,监军李勖、督军徐存从建安(今福建省)由海路,一同向交趾发起进攻。然而吴军两路都进行得很不顺,海路的李勖因为进军路线不利通行,尚未与杨稷打上照面便宣布退军。而陆路的陶璜等人因为配合不协调,在分水一地和杨稷初战便告负,并损失两名将领。薛珝因而责怪陶璜,有了撤退的打算。陶璜为了阻止薛珝撤军,在当夜率军袭击董元,获得大量战利品。薛珝对其大为嘉奖,并打消了撤兵的念头。

随后毛炅与陶璜等人在封溪大战,因众寡不敌而惨败,毛炅仅以身免。因为连战连败,形势极为不利的杨稷只好把部队全部撤回交趾城内,打算和吴军做最后的抗争。陶璜也率军经海路来到交趾城下,与董元展开交战。陶璜是三国后期经常被忽略的一个人,如果说东吴存在着一位最后的名将,那人不会是吴国灭亡前六年就病故的陆抗,而是直到吴国灭亡时还健在的陶璜。

陶璜

董元初战时利用城池的断墙,将部下埋伏在墙后,打算用伪退之计引诱陶璜深入,再出其不意对其进行夹击,类似的计策日本战国时的真田昌幸也使用过。但陶璜看出战场环境利于埋伏,便以长戟队护卫部队的后方,成功击破董元的伏兵。陶璜又用灵活的手腕为自己创造优势,先是用之前获得的战利品收买当地贼寇,使其率众相助,后又用离间计让董元杀害自己部下解系。在陶璜的一番操作下,吴军在交趾城已经稳占上风。

交趾城破

关于交趾城最后的沦陷,《晋书》和《华阳国志》的记载各有不同。《晋书》站在陶璜的立场,称杨稷等人因粮食不足向陶璜乞降,陶璜拒绝,然后送粮食给城内守军,让他们继续守城。因为按照当时的军律,守城百日无援而投降,家人可以不受牵连,守城不到百日而投降则株连家人。陶璜为了收获交州诸将的归心而选择在百日期满后受降。但《华阳国志》站在杨稷等人的立场记载杨稷率领部众四千,男女万余人坚持守城,在城中粮尽,人员饿死大半后才因部下王约叛变而沦陷。这一年是西晋泰始七年(271),距陶璜等人南下已经过了两年,距吕兴在交趾的叛乱已经过去了八年。

南越悲歌

城破后,杨稷部下两千余人被斩,杨稷等人被俘,董元在此前已经病故,而毛炅则坚决不肯投降。之前在古城之战中被毛炅斩杀的脩则之子脩允此时正好在陶璜账下,想要为父报仇,被陶璜制止,陶璜颇为赏识毛炅,想要收为己用。但毛炅却秘密策划袭击陶璜,结果计划失败,被陶璜左右拿下。陶璜骂道:“你这晋贼!”毛炅回骂道:“你这连贼都不配做的吴狗!”大怒的陶璜将毛炅交由脩允处置,有机会得报父仇的脩允便活生生地将毛炅腹部剖开,问他说:“这下你还能不能当得成贼了?”毛炅不顾鲜血横流的腹部,继续骂道:“我立志斩杀孙皓,你父亲就是被我弄死的一条狗!”随即身亡。

杨稷和部下孟干、爨能、李松一同被押送至建业,杨稷在路上发病,呕血身亡。吴国人将其首级斩下,送往建业,而尸体则扔进了大海。为了收获西晋将士的人心,孟干、爨能、李松三人得以保住一命,被流放到了边地。

九真太守王素在杨稷战败后打算回到南中,被陶璜的部下抓获,王素的功曹李祚则率领余众继续在九真对抗吴军。陶璜派兵进攻九真失利,便让李祚的舅舅黎晃前去招降。李祚在城头对黎晃喊道:“舅舅是吴将,而我是晋臣,我们各自都尽力而为吧!”不久,九真被陶璜所攻下。

被流放的孟干后来逃回西晋首都洛阳,并向司马炎力陈伐吴之计,而爨能和李松很快就遭到杀害。陶璜在平定交州后被封为交州牧,他在交州一共治理了三十年,对交州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贡献。后来孙皓征调陶璜担任武昌都督,交州数千人联名请求挽留陶璜,于是孙皓只好作罢,他所带领的交州兵是吴国灭亡前最后一支精锐力量。

从陶璜攻下交州到吴国灭亡,西晋都没有再在交州有进一步的动作。实际上杨稷等人会败于吴军的主要原因在于孤立无援,他们与吴军交战的数年间,西晋没有从其他任何地方抽调部队前往支援。原因很简单,交州对于西晋政权而言过于偏远,加上吴国的阻隔,对其实施有效统治极为困难。站在司马炎的角度,占领交州不过是加强了霍弋等人的实力,对于朝廷并无裨益,所以才会任由杨稷等人自生自灭。

杨稷

相对于千山阻隔的交州,西晋政权所面临的更大麻烦来自于北方。在交州沦陷的前一年,另一场长达九年的叛乱在西北掀起了。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