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50亿美元罚单 Facebook股价还大涨

吃50亿美元罚单 Facebook股价还大涨

Facebook被罚了50亿美元,三个多月前就板上钉钉的消息,终于成了定局。有趣的不在于罚款金额有多高,而在于Facebook因此大涨的股价,看似已经抵消了罚单上明晃晃的50亿美元。股价的变动并不意味着Facebook已经摆脱了“全民公敌”的身份,罚款只是惩罚的第一步,更为严苛的监管在路上。而Libra的横空出世,更是让Facebook成了美国银行业以及监管层的眼中钉。

和解

Facebook松了一大口气,因为与FTC和解的靴子落下,意味着Facebook似乎可以不再为“数据门”事件的调查结果担惊受怕了。当地时间7月12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与Facebook达成了一项的和解协议,FTC对后者开出50亿美元的罚单以结束有关针对其隐私问题的调查。

50亿美元的天文数字,创下了新的罚款纪录。这是有史以来该机构对违反隐私承诺的科技公司开出的最大罚单。虽然金额巨大,但FTC内部仍有人对这份和解协议感到不满。《华尔街日报》在报道中表示,FTC以3比2的投票结果批准了和解协议,3名支持者来自共和党,2名反对者来自民主党,

民主党的反对也在意料之中,毕竟当年Facebook的“数据门”被疑与美国总统大选有关,而彼时的输家正式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

虽然是微弱优势,但好在最终这份和解协议还是通过了,这也意味着FTC可能将结束针对Facebook不当处理用户个人信息的广泛调查。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此事已经被移至美国司法部的民事部门,现在还不清楚最终结案需要多长时间。美国司法部的审查是FTC流程的一部分,但通常不会改变委员会的决定结果。

FTC针对Facebook的调查始于2018年3月,彼时,Facebook 被曝超过8700万用户资料在未获得用户授权的情况下遭第三方数据分析“剑桥分析”公司非法收集用于大数据分析,从而精准对用户推送广告甚至假新闻,成为Facebook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数据泄密事件。

随后,FTC对Facebook展开调查,以了解其是否违反了2011年与FTC达成的一项有关消费者隐私保护的和解协议。在当年的协议中,Facebook被要求给用户更多的选择,让他们知道自己的数据发生了什么变化,更清楚地知道自己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使用的。该协议还要求Facebook接受外部监管机构长达20年的定期隐私检查。

显然,2018年的“数据门”暴露了Facebook并未履行好七年前的协议,因此在外界看来,除了罚款之外,此次达成的新和解协议必定会对Facebook进行更为严苛的监管,不过目前关于Facebook应如何改进个人数据保护的规定尚不清楚。FTC和Facebook均未对此发表评论。就和解协议更具体的内容以及Libra项目的态度,北京商报记者也联系了Facebook媒体联络中心,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的回复。

冰火

50亿的罚款还没交,市场已经提前狂欢了一把。和解消息出来之后,周五美股收盘,Facebook涨1.18%,报204.87美元,市值达到5848亿美元,增加了103亿美元,反而超过了罚单金额。

大涨的股价是Facebook长舒的一口气,也是投资者长舒的一口气。毕竟心理预期早就有了,今年5月3日,《华尔街日报》就报道称,Facebook与FTC就违反消费者数据隐私的潜在和解协议已接近达成。在更早之前的4月,公布一季度财报时,Facebook就表示,其第一季度业绩包括一笔30亿美元的法律费用,这与FTC正在进行的调查有关,估计“损失范围在30亿-50亿美元”。如今,靴子落下,更像是一个不再追究的利好,股价大涨在所是情理之中。

但与股市的红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外界的冷嘲热讽。“刚刚,联邦贸易委员会提前五个月给了Facebook一份圣诞礼物。”罗德岛州民主党众议员戴维西西林一语中的,“一家实力这么强大的公司在做出如此严重的不当行为后,只受到轻微的惩罚,我们感到非常失望。”

如果与Facebook2018年的年收入相比,50亿美元的确不算大事儿。去年,Facebook的年收入超过了550亿美元,这意味着FTC的罚金连该公司2018年收入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消费者权益组织Public Citizen的成员罗伯特韦斯曼直言,“市场对脸书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达成和解的反应是这个公司的股价飙升,这是一个不好的迹象。”

作为全球最大的社交平台,Facebook要在隐私保护与不菲收入之间找到微妙的平衡的确不是一件易事。“广告投放是信息收集的目的之一,”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曾表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线上流量越来越贵,广告客户对线上流量和投入产出比的要求也越来越苛刻,而平台在收集到用户数据后,就有可能构建广告投放的标签和广告追踪系统,从而达到精准投放广告的目的,形成高效的广告投入转化,并提升整体营收。

代价则是灰色地带暴露后,用户的信任低至冰点。今年3月,Facebook试图转型,从开放到私密,CEO扎克伯格在3200字的长信中提到了转型的五大关键点,私人的交流互动为基础、加密和安全、减少信息的存留时间、不同服务间的互通、安全的数据存储。

恳切的扎克伯格依然没有得到广泛的信任。“我不认为这一举措是完全无私的,”FTC前首席技术专家独立隐私研究员Ashkan Soltani, 这使得公司能够摆脱消除有问题内容的部分义务,且互通服务可以有效巩固Facebook在未来几年内对社交网络的主导地位。Gartner的分析师Adam Preset也表示,“任何可以在Facebook平台上公开进行的事情,都会受到批评。但如果更多的活动是私下进行的,这对Facebook的压力要小得多。”

Facebook陷入了怎么做都是错的怪圈,但监管的压力仍在持续加码。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要对脸书实施有意义的强制措施,则需进行深入的结构性改革,“如果不这么做,将会向世界传递一种信息:美国消费者的隐私保护只是一只纸老虎。”

阳谋

隐私问题于Facebook已是旧闻,具体如何监管也在民主、共和两党的拉锯中没个定论。但如今,Facebook的新招已成了眼中钉。6月18日,Facebook宣布Libra计划,成为“古典”互联网中第一个试水加密货币的公司。拥有颠覆潜质的加密货币Libra辅一出世,就遭到了监管层的集体声讨。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指出,Libra正引发隐私、洗钱和金融稳定等方面的风险问题,“若Facebook不能回答其加密货币项目可能引发的一些问题,并获得普遍的满意,这个项目就不能继续。”

曾声称对Facebook的加密货币项目保持“开放”的英国央行行长卡尼也有所动摇,“若Facebook的加密货币成功发行,就会变得系统化,因其涉及到大量用户,所以它必须一直保持正常运转,不能出现问题,不能让钱从人们的钱包里丢失。此外,Libra项目还要考虑如何应对关于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的问题。”卡尼称,G7集团已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来了解Libra,并权衡风险和机遇。

鲍威尔和卡尼从宏观层面探讨了Libra可能引发的问题,那么诺贝尔奖得主斯蒂格利茨则从业务角度详细批判了Libra的阴暗面。根据斯蒂格利茨的说法,Libra可以有一个相对固定的价值——与世界其他政府货币挂钩。这样一来,Facebook有可能多了一种盈利方式:通过不支付“存款”的利息(传统货币兑换Libra)却收取“存款”的利息,Facebook可以实现套利。而对于零利率,则只有进行非法交易的人才愿意接受。

作为Facebook的顽疾,隐私保护也横亘在Libra面前,斯蒂格利茨认为,参与Libra交易的用户的信息很容易被Facebook盗取,就像他曾通过别的途径盗取用户信息一样。这些信息可以增强Facebook的市场势力,保证可观的收入。

非法交易和隐私保护之外,Libra引发监管层焦虑的点在于货币牌照。对于Libra的监管问题,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认为,Facebook刚推出时,基本都在讨论对于支付体系的颠覆这一问题,但后来美联储也开始对此发表意见时,外界也开始意识到,除了金融支付体系,Libra可能在国家层面面临法定货币的发行障碍,因为一般是由政府来认定什么是货币,政府拥有货币发行权,Libra要执行货币功能的话,可能对美联储和政府的权力,都形成一种挑战。

“Facebook Libra的’虚拟货币’将几乎没有约束力或者可靠性。如果Facebook和其它公司想成为一家银行,它们必须寻求获得一个新的银行牌照,还要和其它银行一样,遵守国内和国际上的所有银行监管法规。”美国总统特朗普适时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美国国会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以及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将分别在7月16日和7月17日对Libra项目举行听证,Libra项目的联合创造人大卫·马库斯称,愿意出席接受质询,目前尚不清楚扎克伯格是否一同出席。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