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时候,跑累了,我们便躺在麦垛上聊天

那个时候,跑累了,我们便躺在麦垛上聊天

麦香(散文)


又是一年芒种时,又是一季麦儿香。走出家门,来到村后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田野。风儿吹过,掀起阵阵麦浪,个个麦头摇头晃脑的憨笑着,仿佛是在向人们报告着成熟的消息,诉说着丰收的喜悦。

这就是我的家乡——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河西镇马村。它坐落在华北平原的东南部,似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古老的卫运河段惠通河畔。这儿水肥地沃,五谷丰登;这儿人杰地灵,富足安康。我爱家乡,最爱夏季丰收的麦香。

儿时的麦收季节是最快乐,最甜蜜的。那时生活拮据,以粗粮为主,一年之中最盼望的就是麦收了。那时候还是在生产队里,实行集体责任制,大家一起下地劳动,一起打场,一起分粮。细粮虽然分的少一些,日子虽然简朴,但是他大家相处的非常和睦,融洽。他们那种团结合作、互帮互助、共同进步的乡风民俗,是那么的淳朴、率真;是那么的温暖人心。

麦收季节最令我难忘的是收麦和打场。麦子熟了,乡亲们用镰刀一把一把的把麦子割下来,拧草绳,打成捆。然后装上牛车,马车,驴车,还有一辆手扶拖拉机,这是生产队里唯一一辆现代化交通工具。你看乡间小路上,牛儿,马儿,驴儿都在撒欢儿地拉着车欢叫着,拖拉机嘟嘟滴地跑着,再加上 老乡的吆喝声,鞭子甩得啪啪声,仿佛汇成了一曲动听的民间交响曲。闭上眼睛,闻一闻空气里弥漫着的麦香竟是那么的香甜,沁人心脾,此时的我仿佛已陶醉在这幅多姿多彩的画卷里。

再看最热闹的是麦场。马、牛、驴、骡生产队里的所有牲口全都上场了,一个个拉着大石碾,不停地转圈儿碾着麦子。叔叔伯伯们扬起手中的长鞭,高声吆喝着,牲口们也拉的起劲,不停地欢叫着,仿佛是和主人一起欢庆这丰收的季节。我们这些调皮的孩童,则在一旁用小树枝打着牲口的屁股,牛儿、马儿无动于衷。可是驴儿骡儿却不好惹,连踢带跳,还尥起蹶子,把我们吓跑了。

扬场是最开心,最好玩的时候。压场,抖场之后是扬场,一堆堆的麦粒像金灿灿的小山似的,大家个个喜笑颜开。长辈们有序的干着活儿,有的用木铣扬场,有的用扫帚扫场,有的用耙子扒场……看着大家忙得不亦乐乎,我们这些散学归来的孩子也加入的这热闹的场面。你看一个个小伙伴都脱了鞋子 ,光着脚欢呼雀跃着扑倒在大麦垛上。脸庞与麦粒紧紧地亲吻在一起,吃到嘴里的麦粒,嚼一嚼,好有劲道好香啊!那麦香仿佛甜到了我们的心里。起来之后,你追我赶的又从这堆跑到另一堆,一边跑一边扬起手中的麦粒,像下麦雨似的散落在麦场里,散落在每个人的头上,身上,散落在每个人的心里,散落在无忧无虑的童年里……

跑累了,我们便躺在麦垛上聊天。不觉不知月亮爬上了树梢,星星挂满了夜空,蛐蛐、婵儿的鸣叫像一首首小夜曲,伴随着辛苦一天的乡亲们进入梦乡。此时躺在麦场里,守着麦堆,听着古老的故事,微风吹来,麦香阵阵,是那么的惬意,凉爽。此刻整个村庄也弥漫在这浓浓的麦香之中,睡得那么踏实,香甜……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时光一晃当年的儿童变成了中年人。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一切都在改变。现如今的过麦,再也不是旧时代的模样了,再也看不见当年的牲口拉车,压场;再也看不见麦场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台台大型的收割机,一辆辆崭新的农用三轮车、四轮车。人们只需要站地头上指挥一下即可,只见麦粒儿像流水般的流进了农用车里。是那么的干净、饱满。随后大型的播种机又把下一季的种子播撒到农田里。望着这快、净、齐的大型机械。让人不由得感慨万千,让人不由的赞叹新时代,新生活的巨大变化。

麦香悠悠飘过多少载,从古飘到今,从儿时飘到现在。不知道它养育了多少人,多少代,祖祖辈辈在它的养育下成长生活。如今的麦香越飘越香,越飘越浓,越飘越远,生活也越幸福……

简评:借怀旧之笔扬新时代赞美之情。文笔细腻生香。

作者简介

王中林,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马村人,现任启航小学语文教师,乡村诗人。热爱生活,热爱教育事业,喜爱孩子。利用业余时间写了大量讴歌家乡和祖国的诗篇,并在《江山文学》,《诗选刊》,《中国乡村》,《海陵微文》《理士之窗》等全国几大刊物皆有发表。“满腔热情洒校园,呕心沥血为明天。祖国花朵齐绽放,代代栋梁谱新篇。”是我最真实的写照。

投稿咨询微信:zxm549750302

杂志征文邮箱:zxm789654@126.com

网络征文邮箱:zgxiangjianmeiwen@163.com

注:投稿作品必须为 原创首发 作品。平台严禁投已在别处刊发过得作品!严禁投同时在多处投的作品!严禁在未知道审核结果的情况下将作品再投他处!严禁将已经审核通过的作品再投他处。(投稿两天后,即可咨询审核结果,不会影响您的投稿效率!)

版权声明:本文为中乡美原创作品,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