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上市公司坍塌!市值蒸发120亿,大股东套走11亿后成老赖

又一上市公司坍塌!市值蒸发120亿,大股东套走11亿后成老赖

作者丨市界 冯晨晨

编辑|老拿

曾经的烟台明星企业,如今四面楚歌。

一年亏损近8亿、大股东占用资金11亿元,甚至还因偿还不及时被戴上ST的“帽子”。日前,东方海洋以及控股公司东方海洋集团,成为资本市场关注焦点。

7月11日,ST东海洋收跌0.55%,报3.48元/股,总市值仅剩27.53亿。较2015年中旬19.43元/股的高点相比,股价下滑高达432%,市值更是蒸发超120亿元。

1998年3月,烟台市海洋与渔业局实行改革,时任水产技术推广中心主任的车轼,仅用5个月便让烟台东方海洋开发有限公司挂牌运营。2006年,东方海洋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交易,宣布着进入新时期,职工们无不感叹,“车总可是俺们的好领导啊。”

自登陆A股算起,东方海洋已活跃在资本市场13年。如今,这家山东烟台首个事改企民营企业,正经历最昏暗的时光。

惨淡的年报

从盈利过亿到亏损近8亿只要1年

4月29日,ST东海洋(东方海洋)发布了一份引人瞩目的年报。

财报显示,东方海洋2018年实现营收7.25亿元,同比下滑6.98%;净利润为-7.88亿元,同比下滑735.3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8.5亿元,同比下滑1528.2%。而此前的2月28日,东方海洋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还预计将实现11.13亿元净利润。两个月后的年报,净利润突然成-7.88亿元。

突然间的变脸,令不少投资者感到后颈发凉。

ST东海洋解释称,主要为公司计提7.83亿元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包括商誉减值准备4.28亿元、坏账损失2.05亿元、存货跌价损失1.5亿元。此外,公司还对涉诉事项及未决赔偿可能承担的赔偿损,失计提预计负债1.5亿元,计入营业外支出。

据东方海洋官网显示,东方海洋主要从事海水苗种繁育、养殖,水产品加工,生物科技,保税仓储物流以及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和检测服务等项目。

纵观其近年来的业绩表现,均处于稳步增长态势,其中2014~2017年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4160万元、4996万元、7662万元以及1.24亿元。在2015年6月,东方海洋的股价还迎来高点的19.43元/股。

从盈利过亿到亏损近8亿,在这1年里,东方海洋发生了什么?

盲目扩张埋伏笔

4亿收购美国公司,赔上夫人又折兵

东方海洋囧境的背后,与盲目扩张不无关系。

2015年9月,东方海洋首次提出涉足大健康行业,“未来5年内将投资10个亿砸向健康产业,”投资额首次超过水产加工、育苗、海参养殖等传统产业。不过,作为从事水产加工等技术需求较低的传统企业,要在精准医疗等高科技行业上急速扩张,资金压力可想而知。

2016年1月,东方海洋以现金4.3亿元收购美国Avioq公司100%股权,同时承担Avioq公司购买土地、厂房等所产生的2000万元负债,形成合并商誉4.23亿元。2017年,东方海洋1200万元收购北京儿童医院集团持有的烟台燕京国际医院有限公司70%股份,使持股比例增至90%。

就在东方海洋向大健康行业急速扩张时,质疑声出现,“从海水养殖、水产品加工跨界到医疗行业的东方海洋,如何利用美国Avioq实现相关诊断产品从国外市场到中国市场的快速落地和国际市场版图在原有市场基础上扩张,是面临的挑战。”

结果,东方海洋此次4.28亿商誉计提中,有4.23亿来自Avioq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Avioq净亏损1096.32万元,可谓赔了夫人又折兵。

此外,在2018年6月23日,东方海洋还以信鸿医疗为标的公司披露筹划重组事项,拟以发行股份购买资产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等方式购买其控股权。信鸿医疗成立于2006年11月,注册资本4000万元,是体外诊断行业医学实验室综合服务商。

时隔近8个月后,这一收购计划被迫中止。东方海洋表示,“各方仍未能就交易对价、业绩承诺等核心条款及部分方案细节方面达成一致,经济形势和资本市场相比停牌时,也发生一定变化。”

这不仅宣布着,东方海洋登陆A股的首次重组无果而终,更隐晦表达出其资金遇到困境。

资金链断裂暴雷

占用11亿资金遭问询,控股公司成“老赖”

危机真正出现,是在今年初。

2019年1月15日,东方海洋称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要求披露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及其关联方、实际控制人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的系列问题。

随后,东方海洋发布回复函,称实际被控股股东占用的资金发生额11.42亿元,已偿还3.23亿元,资金占用余额8.18亿元。而占用原因有3方面:一是偿还债务7.93亿元,二是员工持股计划补仓2.76亿,三是补仓花费7211万元。也就是说,东方海洋集团为偿还自身债务花费超过七成资金。

东方海洋集团承诺在一个月内归还占用资金,并消除东方海洋的对外担保责任,但到时仅归还2.84亿元,仍剩余5.34亿元。由于未在承诺期限内归还占用资金,东方海洋股票简称由“东方海洋”变更为“ST东海洋”。

祸不单行的是,ST东海洋5月6日再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仅一个月后,深交所给予东方海洋、东方海洋集团,以及东方海洋董事长兼总经理车轼、财务总监于雁冰予以公开谴责处分。

“东方海洋近年来扩张过于激进,虽然大健康项目未必无作为,但当大股东在盈利未可期的项目上持续烧钱,并伸手从上市公司腰包掏钱抒困,将风险传导到资本市场,成为公司治理的反面教材。”这是业内人士对东方海洋坠落至此的评价。

市界发现,东方海洋集团目前不仅已将所持1.92亿股ST东海洋股份全部质押,还在今年来多次被烟台、青岛、济南等法院列为被执行人。

2019年4月17日,因未在规定时间内偿还债务,东方海洋集团被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需偿还济南国信典当有限公司借款本金418万元、案件受理费2.44万元、保全费5000元、律师代理费10万元,以及保全保险费7700元等。

至此,山东烟台首个事改企民营企业,沦为“老赖”。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今年4月15日,东方海洋集团已成为“老赖”的同时,一家注册资本高达10.96亿元的泓腾(烟台)实业有限公司悄然成立,东方海洋集团持股比例高达51%。

天眼查显示,泓腾(烟台)实业主要从事景区管理、旅游资源开发等业务,董事长正是车轼之子车志远。此外,东方海洋的不少高层也都出现在该公司管理层。

“感恩社会、情系于民,用实际行动回报社会”,是至今仍闪耀在东方海洋官网的口号。但这艘海洋巨轮会驶向何方,投资者依旧在焦急等待。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市界】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