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冒死揭露:美国政府竟向自己的公民卖毒品

记者冒死揭露:美国政府竟向自己的公民卖毒品

​2004年,美国萨克拉门托郊外的一座房子里,一位知名记者Gary Webb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他头部中了两枪,倒在血泊之中。

萨克拉门托警方的最终调查结果,以自杀结案。

在被问到一个自杀的人是如何用半自动的手枪向自己开两枪的时候,警方的回复是:虽然这的确很不常见,但也存在先例。

这场死亡事件就这样草草收场。所有档案都分门别类,被放在了公众触及不到的地方。

就好像,有人在藏什么东西一样。

事情要从80年代的美国说起。对于时任美国总统里根来说,当时的美国面临着国内国外的两大难题。

国外问题是尼加拉瓜红色革命,美国特别担心这股革命的火焰会蔓延到拉美其他国家。

(图:尼加拉瓜的左翼革命者)

而国内难题则是毒品泛滥。美国进入80年代之后,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可卡因毒品。

(图:当时时代杂志的封面——毒品孩子)

为了调查毒品泛滥的来源,1995年,一位圣何塞水星报的记者Gary Webb在旧金山湾区附近展开了自己的调查。

​他在调查一宗普通贩毒案件的时候,认识了一位毒品交易网络的上线。

据其他下层毒贩交代,这名上线似乎有着无限数量的毒品供应,每天把价值数十万美元的毒品分发给自己的下线,并且要求他们尽快卖完。由于供给量太高,导致那段时间美国可卡因价格暴跌,成为了每个人都能负担得起的毒品。尤其在一些黑人社区里面极为流行。

图:迈阿密警方查获的毒品(图源:Miami Herald)

随后,这名上线被地区检察官告上法庭。为了逃脱罪责,上线在法庭上供述称:自己是奉美国政府之命贩卖毒品。

最初,大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警察局安排在毒贩窝点的卧底探员。但事实并不简单,一个卧底探员显然不会变成整个地区的毒品提供者。

上线告诉法官,他不是在为美国警察工作,而是在为中央情报局工作:他们把尼加拉瓜的毒品卖给美国人,把赚来的钱输送给尼加拉瓜亲美的反革命叛军。

图:“Contras”尼加拉瓜反革命叛军

“一切都是为了尼加拉瓜的民主与自由”。

Webb这下才意识到:原来美国毒品泛滥和尼加拉瓜革命,有着非常紧密的关系。

在进入八十年代以后,美国市场上的可卡因产品突然暴增,并且出现了一种新型的叫做“霹雳可卡因”的毒品(Crack)。这些毒品大多来自南美洲,流入美国后,贩毒团伙以洛杉矶为中心,辐射全国。

随着毒品买卖的不断猖獗,城市内的黑帮不断壮大,几乎占领了很多美国城市的市中心。他们除了贩毒以外,还进行着各种卖淫、勒索、谋杀、黑帮火拼等犯罪行为。这导致整个八十年代,富人和中产阶级都在逃离城市,前往郊区。

(图:1980年代的纽约)

为了解决国内的毒品问题,里根总统继续推行美国的“向毒品宣战”的政策,对所有贩毒吸毒的人严刑峻法。由于美国吸食毒品的人数实在太过庞大,那段时间里面美国监狱几乎人满为患。有数据显示:美国占了世界4%的人口,却提供了22%的监狱人口。

(图:美国监狱人口在80年代飙升)

而几乎在同一事件,尼加拉瓜的左翼势力FSLN通过革命推翻了统治尼加拉瓜的亲美独裁者,建立了社会主义政权,并且得到了古巴和苏联政府的支持。一时间,革命之火似乎成燎原之势,就要吞没其他拉丁美洲的亲美独裁政权。

里根政府最初想直接资助尼加拉瓜的反革命分子,但国会没有同意。为了继续支持那些反政府军,中情局想到了一个赚钱的“妙招”:贩毒。

于是战乱中的尼加拉瓜成为了整个南美的毒品集散中心,而这些毒品会从这里出发前往全世界最大的毒品市场——美国。

确定资金来源后,里根总统指使中央情报局CIA帮助建立、训练尼加拉瓜的反革命武装,用于推翻尼加拉瓜的社会主义政权。一场声势浩大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动就此展开,中情局派出大量飞机,源源不断地给边缘地带的反政府武装提供武器,让他们继续战斗。

(图:阿汤哥的电影《美国制造》讲的就是CIA飞行员走私毒品的故事)

而负责运输毒品的,就是这些中情局的飞机。这些飞机原本是用来给反革命分子运送武器弹药的,但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回航的时候机舱里空空如也,可以被用来装载毒品。

于是,成吨成吨的精制可卡因,就通过这些美国政府的飞机飞回到了美国。然后通过了中情局合作的黑帮成员,比如上文提到的上线,把这些毒品派发给下线。

(图:《杀死信使》)

这些廉价的毒品随后就从洛杉矶蔓延到了全国,摧毁了数不清的家庭,让无数人流离失所、吸食过量而死。

(图:洛杉矶暴动)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表面上严打了十年毒品,但毒品依然屡禁不绝的原因。

这些,就是美国人民为“反共事业”所付出的代价。

但事实上,那些拿到钱的反革命分子,反倒因为有了源源不断的资金来源,变得慵懒、不再有政治野心了:毕竟只要占着现在的一亩三分地,就可以和美国进行合法毒品买卖,赚的盆满钵满,谁还想打仗呢?

发现真相的Gary Webb很快在他的报纸——圣何塞水星报,报道了这篇新闻。

(图:毒品危机源自尼加拉瓜的战争)

美国公众最开始的反应是愤怒。尤其是美国的黑人团体:在他们眼里,自己成为了大国政治下的牺牲品。美国为了去打国外的战争,不惜牺牲自己的一部分国民。

而更让人感到讽刺的,就是美国政府一边高调地宣布对毒品进行制裁,里根总统曾经无数次和人们讲过:政府对毒品是零容忍,为了我们的孩子,大家都要打击毒品。

(图:第一夫人的“拒绝毒品”行动)

但在另一边,他们却把成吨的毒品输往美国,造成了美国八十年代的毒品危机。很多黑人青年因此染上了毒品,又因为美国的“对毒品宣战”政策锒铛入狱。

然而,Gary Webb却并没有得到英雄的待遇。

在新闻发表以后,中情局当然是很快否认了自己是美国头号毒贩。美国各大报纸在随后对Webb的报道进行了调查,质疑他的调查真实性。

而这些质疑很快也蔓延到了Webb本人身上。媒体们开始用显微镜观察Webb一辈子的所有经历——是否出轨过,是否是同性恋,甚至是否拿过超速罚单。

在这样近乎“网络暴力”的环境下,Webb从自己的报社辞职,重新开始独立调查中情局贩毒事件,直到2004年离奇死亡…

1998年,迫于社会组织的压力,中央情报局终于承认他们与尼加拉瓜毒贩有染,他们帮助运输、运营了80年代美国的毒品交易。

然而,当年的最大新闻是克林顿总统和莱温斯基的绯闻。中情局承认贩毒很快就被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覆盖掉,被公众所忘却。

图:“我没和那个女人发生过性关系”

2014年,复仇者联盟之一的鹰眼演员,杰瑞米雷纳出演了Webb的传记电影《杀死信使》,但无人问津。同时期美国最火的电影是《美国狙击手》,一部讲美国入侵其他国家的爱国主义电影。

(图:《杀死信使》)

只有当你开车前往底特律、克利夫兰、旧金山的市中心,看到破败的房屋,以及随处可见的无家可归的瘾君子的时候,

或许会想起,毒品给这个国家,带去了多少痛苦。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