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金所宣布清盘 资金涉嫌流向自家项目 华融紧急撤离股东名单

通金所宣布清盘 资金涉嫌流向自家项目 华融紧急撤离股东名单

7月11日,P2P平台通金所(北京通金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宣布良性退出,并发布《良性退出兑付认选方案》,将分三年兑付投资者本金,并在2022年底按原协议的本金总额以年化6%的利率一次性支付三年收益。通金所创始人杨勇龙表示平台可控资产加债权预估值为259.9亿,能够覆盖应支付的客户本息,不过通金所并没有公布资产清单。杨勇龙表示自己的护照和通行证已经主动上交了,并主动向政府申请边控,一切都在政府的指导和建议下开展良性退出工作。


分三年兑付 头18个月仅付20%

通金所公布了五种良性退出支付方案,出借人可自主选择其中的一款及或复选方案作为原协议所涉款项的支付方式:

A、大龄及残孕优先方案

对于80岁以上的出借人和残孕客户,在不再要求追索原协议预期收益的前提下,其原协议未支付的出借本金计划分四次支付:

2019年7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5%;

2019年8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15%;

2019年10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30%;

2020年5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50%;

B:债转固定资产方案(可复选)

通金所将独立可控的部分固定资产抵扣出借人原协议未支付的出借本金,并有通金所协助出借人进行相关资产权益转移手续办理工作。

C:三年分批支付方案

就原协议尚未支付的本金及预期收益,客户自愿选择如下方案进行支付:

1、原协议之本金的支付

以原始出借协议为依据,尚未支付的出借本金计划批次在3年内全额支付。

2、原协议之预期收益的支付

该方案待本金全部支付后,于2022年12月底之前按原协议的本金金额以年化6%的利率一次性支付三年收益。

3、如通金所持有的项目运营情况良好,将随时一次性支付全部剩余的未支付本金。

D、三年付息还本的支付方案

以原出借协议约定的本金金额为依据,延长三年(2019年7月11日至2022年7月10日),于每年的7月11日以年化9%的利率支付当年收益,三年期满全额支付本金。

E、十个月的支付方案(仅限原协议出借金额为9万元及以下的出借人选择)

在不再要求追索原协议预期收益的前提下,其原协议未支付的出借本金计划分四次支付:

2019年7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5%;

2019年8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15%;

2019年10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30%;

2020年5月30日支付原协议出借本金的50%;

通金所创始人杨勇龙7月13日发表了《致投资人的一封信》,对通金所的3万投资人表示深深的歉意,透露已经委托北京北方华夏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我们所有的资产进行梳理,包括但不限于委托管理,委托变现或处置。对于没有公布资产清单的原因,杨勇龙解释是因为项目现在正在做紧急融资状态,争取短期内先融点资金,“如果现在资产清单一旦公开公布了,肯定有大量的投资人去调查了解这些项目情况,这样就会导致资金方不敢把资金融给我们的项目。这样就可能导致我们良退失败。”

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从股东名单中紧急撤离

通金所的股东为西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贵州)有限公司,股东有厦门佰年能源有限公司(持股40%)、湖北长江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北京融聚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40%)。其中杨勇龙是厦门佰年的唯一股东。


但是在7月5日之前,股东结构并非如此,北京融聚财富最近刚刚进入股东名单。7月5日,华融渝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刚刚将40%的股权转让给国控联合商业管理有限公司,7月8日,国控联合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又将40%的股权转让给了北京融聚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7月5日华融渝富将股权转让给国控联合


7月8日国控联合又将股权转让给北京融聚财富

华融渝富股权投资基金的大股东就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持有72.8%的股权。新疆麦趣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旗下有A股上市麦趣尔,股票代码:002719)持有华融渝富15%的股权。重庆国资委下属的重庆渝富投资有限公司持有7.2%的股权。

通金所的巨额资金成谜

通金所在清盘公告中表示旗下有200亿的可控资产,分部在福州、泸州、武夷山、常德、南昌、吕梁等地。这些资产究竟是什么?现在掌控在谁手里呢?最终从北京融聚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也许可以解开部分谜团,北京融聚财富也是接手华融所持西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权的最终接盘侠。

北京融聚财富其股东为郑锋隆(80%)、陈显(20%),2013年6月14日,融聚财富发生了一次工商变更,监事俞斌退出。

2015年10月2日,“印象福清”发布一篇文章《“福清哥”俞斌出席全国政协国庆招待会》,其中提到,福清籍企业家、北京通金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俞斌作为工商界代表,出席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国庆招待晚宴。也就是说,福建人俞斌曾经是通金所总经理。

而通金所的历史变更记录可以看出,俞斌历史上就是通金所的投资人,2014年,俞斌退出股东名单,最终杨勇龙成为法人代表。通金所的股东也由自然人个人,变成西部金融资产交易中心。

无论是北京融聚财富,还是通金所都跟俞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中国经营报2016年曾经调查发现,通金所在2013年8月至2014年7月前后曾向名为“俞XX”的人名下出借了6亿多资金,这笔资金流向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项目。杨勇龙曾在2014年11月23日考察该项目,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项目政府批准项目总体规划用地为1800亩,并通过政府招拍挂的形式,已经获得1099亩土地,预计建设总投资50亿元。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目前法人代表为俞明,而俞斌就曾担任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项目董事长一职。


目前,福建银河国际汽车园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列入失信公司名单。



当然,俞斌在国内布局的汽车园项目不止这一个,另一个是湖南常德汉寿县银河国际汽车城。2014年12月,湖南汉寿银河国际汽车城(运营公司为湖南银河世纪实业有限公司)项目正式启动,总投资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杨勇龙也曾到此项目考察。


从通金所披露的资产所在地看,福州、泸州、常德、南昌、吕梁和武夷山都有涉及,这些所谓的“可控资产“是否就是上述国际汽车城项目?如果是的话,其收回的可能性又有多高呢?如果最终证实其资金大幅流向上述国际汽车城项目,则通金所很难摆脱关联融资、甚至自融的嫌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