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推文显示,美国处于“无法抑制的冲突”中

美媒:特朗普的种族主义推文显示,美国处于“无法抑制的冲突”中

编译:王德华

特朗普嘲讽四位民主党国会女众议员。他在推文中要她们“返回”自己的“犯罪横行”的祖国,帮助解决那里的问题。这引起了广泛的批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称,特朗普最近的推文可能表明,他比批评者们意识到的更了解美国,这就是一个分裂的美国。美国现在正处于另一场“无法抑制的冲突”之中。美国不可能永远是一个以欢迎移民和宗教多样性而自豪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把移民儿童关在笼子里,而总统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时耸耸肩的国家。

文章最后称,对特朗普推文的愤怒最终会消退。但是,他的种族主义言论,给美国带来的选择将在未来几年伴随我们。

文章是这样的写的:

特朗普的批评者可能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他上周末发布的种族主义推文中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特朗普告诉四名非白人民主党国会女议员,她们应该“回到”她们来自的“犯罪猖獗的地方”,尽管四名女议员中有三名出生在美国,第四名是入籍公民。

批评家们猛扑过来。但在某些方面,这四位议员——确实属于另一个国家。

在一个美国,当总统发布针对女性议员的恶毒种族主义推文时,人们会感到震惊。在另一个美国,人们什么也不说。

在一个美国,当总统宣称非洲、海地和萨尔瓦多移民来自“狗屎”国家后,人们大声抗议。在另一个美国,人们点头表示同意。

在一个美国,当政府官员将移民儿童从他们母亲的怀里抢走,并在肮脏的环境中毫无反应地将他们拘留数周时,人们感到愤怒。在另一个美国,人们保持沉默。

在美国,人们谴责总统称抗议者与新纳粹分子是“非常好。”在另一个美国,人们只是耸耸肩。

有人说,特朗普对移民的评论,表明他真的不了解美国。有人说,美国是建立在一个大熔炉的概念之上的,移民正使美国变得更强大。

但特朗普最近的推文可能表明,他比批评者们意识到的更了解美国。

这两个美国长期共存。

一个是以自由女神像为代表的国家,它邀请贫穷而疲惫的移民“渴望自由呼吸”。

另一个是在19世纪末几乎消灭了美洲原住民,奴役了非洲人,排斥了中国移民,把日裔美国人关进了集中营。

特朗普在twitter上发布的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推文,触及了另一个美国的身份。

历史学家马克·内森(Mark Naison)在 谈论特朗普的种族言论时说,大多数美国人没有意识到,一个领导人把同胞当作敌人来谈论是多么危险。但是其他国家的一些人知道。

当然,历史类比是棘手的。

我们听到评论家说我们正处于第二次内战的边缘。这对那场造成至少60万美国人死亡的大屠杀是一种嘲讽。

然而,还有另一个19世纪的相似之处引起了共鸣。一位评论员最近说,我们正处于“政治内战”的边缘。

这句话让我想起了另一个时代——内战爆发前的几十年。

当时,和现在一样,我们正在分裂成两个不同的国家。在另一个围绕美国身份的问题上——奴隶制,政治妥协是不可能的。国会议员在参众两院都携带了手枪。

即将到来的内战被描述为“无法抑制的冲突”——这个国家要么成为一个蓄奴的国家,要么成为一个自由劳动的国家。没有中间地带。

那段时期,美国第一个反移民政党也崛起了。他们被称为“美国党”,也被称为“一无所知的人”。他们将犯罪率和贫困率的上升归咎于爱尔兰和德国移民,19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美国各地爆发了骚乱。

艾米·布里格斯(Amy Briggs)在《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杂志上写道:“美国党党员往往来自工人阶级,有强烈的反精英倾向。”“他们的政令试图限制移民和天主教的影响,他们利用丑陋的种族成见煽动对最近德国和爱尔兰移民的仇恨。”

特朗普的推文显示,我们现在正处于另一场“无法抑制的冲突”之中。我们不可能永远是一个以欢迎移民和宗教多样性而自豪的国家,同时也是一个把移民儿童关在笼子里,当我们的总统发表种族主义言论时耸耸肩的国家。

套用另一位总统林肯的话说,我们最终“将成为一个整体,或成为另一个整体”。

我们可以成为一位学者所说的“富有同情心、多宗教、多种族的民主国家”。

或者,我们可以成为另一个人所说的“掏空”民主,由一个族群统治其余的族群。

对特朗普推文的愤怒最终会消退。但是,他的种族主义言论,给美国带来的选择将在未来几年伴随我们。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