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全战》“八王之乱”发布,守百年汉土的西凉铁骑值得了解

《三国全战》“八王之乱”发布,守百年汉土的西凉铁骑值得了解



编者按:随着世嘉出品的《三国:全面战争》首个章节DLC“八王之乱”公布,冷门的西晋史也逐渐被大家所关注。冷兵器研究所之前的文章《董卓凭其祸乱天下,曹操差点被其阵斩,汉末三国的西凉铁骑有多强》介绍了汉末三国时代的西凉铁骑。然而西凉铁骑的巅峰时代,却是少有人关注的两晋时代。与汉末祸乱天下不同,两晋时五胡乱华,苍生燎燎,骁勇忠诚的凉州兵团则成为秩序和民族大义的捍卫者,书写了一曲“不信九州无壮士,请看西北有孤忠”的西凉长歌。




两晋之时,西凉骑兵的战斗力较汉末三国时代有了质的提升,其关键在于马镫的发展与普及。东汉三国时代究竟有没有马镫争议极大,但即便有,应当也只是模仿西南马镫制作的绳圈皮革软马镫,或者类似罗马帝国后期匈人所用的简陋马镫。成熟的硬质马镫出现,应当还要到两晋十六国时期。(有不同的争议说法)但可以确定的是,有了硬质马镫,中国骑兵作战也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晋代古墓出土的装镫陶马骑士绘像

在马镫未曾普及的时代,多山的凉州是不利于具装骑兵作战的。但有了成熟的马镫之后,具装骑兵也能翻山越岭,如后世西夏的铁鹞子就是明证。而凉州素以出大马著称,汉武帝时代开始在凉州蓄养从西域引入的宝马,极大改善了当地的马种。雄壮的战马配上厚重的具装,冲锋起来自然势若奔雷,鬼神莫当。



▲晋代西部鲜卑西迁路线图

西凉铁骑在晋代的第一场恶战,是对西域鲜卑的讨伐战。随着匈奴人趁着汉末混战,人口锐减纷纷入塞居住,鲜卑人占据了草原并纷纷西迁,移居蒙古草原西部的西部鲜卑不断向河西渗透,甚至往西域挺进。



▲秃发树机能起兵连环画

270年,秃发树机能率领河西鲜卑起兵称乱,羌胡纷纷响应,河西走廊战火弥漫,北地(今陕北一带)的胡人也从北面威胁长安,秦凉局势全面溃烂。大晋王朝在西域设置的据点成为飞地,孤悬天外。西部鲜卑更有一部分在首领阿罗多的率领下,组织数万胡人军队,攻打西域。



▲戊己校尉驻地位置

晋代对西域的控制并不强,其中兵源主要来自凉州州郡兵的戊己校尉,是驻扎在该地的最强一支军事力量。校尉马循以数千孤军,以寡击众,在公元275年(晋咸宁元年)大破鲜卑军,斩杀一名渠帅。次年又大破阿多罗亲自率领的鲜卑军,取得了“斩首四千余级,获生九千余人”的骄人战绩。他迫使鲜卑人投降,在大乱之际为朝廷保持了对西域的控制,也展示出凉州男儿一汉当五胡的骄人实力。之后,秃发树机能之乱被名将马隆平定,但这只是五胡乱华的预演。从公元300年贾南风被杀开始,八王之乱越演越烈。担任凉州刺史的张轨发现局势异常艰难,由于中央的削弱,鲜卑等诸胡再次蠢蠢欲动。



好在秃发树机能之乱后,司马晋政权增加了对凉州士人的重视。许多豪族被提升为拥有政治特权的士族,使得他们从可能与胡人合作的不稳定因素,变成了帝国的效忠保卫者。张轨上任后,宋、阴、氾等凉州士族纷纷效命,愿意与刺史共度危局。张轨刚刚上任时,就讨平了与鲜卑人联合的地方叛军,斩首万余。但更大的变乱在永兴年间(304年―305年)爆发,秃发鲜卑经过20余年的休养早已恢复了实力,秃发树机能的余党若罗拔能聚集数十万人(包含辅兵及家属)发起叛乱,声势丝毫不在当年秃发树机能叛乱之下。然而此时中央诸王混战,已经不可能像当初那样派出援军支援。若罗拔能也并非庸手,曾在秃发树机能委派下击杀凉州刺史杨欣,又能逃过马隆的追杀潜伏至今日。



▲河西走廊地形图,晋代时陇西被分出为秦州,凉州仅包括河西

在这时,凉州名士领袖宋配受命于危难之际,率领凉州各家名门拼凑出的州郡兵马,讨伐若罗拔能,一战破敌,将若罗拔能阵斩,所俘胡人达到十余万。此战之后,鲜卑秃发部遭到致命打击,整整100年后才重新活跃于历史舞台。而永嘉之乱进入白热化之后,张轨派遣骁将北宫纯两救洛阳的事迹更是令人击节称叹。虽然凉州诸胡林立,豪族矛盾重重,局势动荡,张轨仍然多次派兵支援中央,抵御叛军和匈奴汉政权的进攻。



▲好乱乐祸的西晋末年叛军首领王弥

永嘉二年(308年),叛军首领王弥率军突袭洛阳(此时东海王司马越与青州刺史苟晞在山东一带,被活动于河北南部的羯族首领石勒牵制),此时京师的兵力除了少量戍卫部队之外,仅有司马越的王斌部甲士5000人,及张轨派来的北宫纯部凉州勇士5000人。



▲西凉骁将北宫纯

王弥屯兵津阳门外,西凉猛将北宫纯仅仅率领张纂、马鲂、阴浚等几位凉州军官及一百多名凉州猛士,自城门呼啸而出,就将王弥的军势打得轰然崩溃。无疑这百余人是精锐的具装甲骑,这个时代的具装骑兵已经完全有了正面冲击坚阵的能力。此战之后,北宫纯与洛阳城其他部队合兵,又败王弥于七里涧,王弥部众损失殆尽,被迫北渡黄河投靠占据山西的匈奴人。



▲北宫纯追败王弥于七里涧及进入河东攻打匈奴人

随后北宫纯又渡河挺进河东,击败刘渊之子刘聪。匈奴人以擅长使用弓箭著称,但其弓兵队列全然不是西凉劲弩手的对手,何况长期与胡人杂居的凉州战士的弓箭技巧亦不在匈奴之下。次年,刘渊又派其子刘聪与王弥合兵,率5万骑兵和更多步兵攻打洛阳,这几乎是匈奴汉政权全部的战力。此时敌众我寡,洛阳已是危在旦夕,又是北宫纯率领千余人凉州勇士发起夜袭,先是以狂暴的具装冲锋直接破寨而入,令敌兵惊乱,而后在敌营内下马格斗,斩杀匈奴大将呼延颢。匈奴大军士气大跌,此后屡战不利,败归平阳。



▲图右为晋代具装骑兵

由北宫纯的战绩可见,马镫普及化之后,西凉骑兵具装率升高,其具装骑兵的战力提升更是如同鸟枪换炮。匈奴人虽然也拥有具装骑兵,但无论是装甲还是马种都无法与西凉铁骑匹敌。此后,洛阳有歌赞美西凉铁骑——“凉州大马,横行天下。凉州鸱苕,寇贼消;鸱苕翩翩,怖杀人”。“凉州大马”四字,也点明了北宫纯所部的兵种和取胜关键。可惜北宫纯兵微将寡,最终还是无力阻止西晋王朝的灭亡。在洛阳沦陷后,他撤到长安继续抵抗,城破后投降。



▲为华夏守护凉州,控制西域的前凉政权

但留在凉州的西凉男儿们没有放弃,哪怕北地陆沉,依然孤守凉州,与匈奴汉赵政权,以及随后羯族建立的后赵政权连番鏖战;同时尊奉南方的东晋,表现出过人的忠贞气节。



▲西凉儒将谢艾

公元346-347年,前凉名将谢艾率领西凉军团三次以少胜多,击败后赵名将麻秋、王擢,凉州大马将后赵帝国的精锐具装骑兵——黑槊龙骧军践落尘沙,其壮烈激昂更是可歌可叹。最终在十六国时代最强北方帝国前秦的兵锋下,前凉政权遭到泰山压卵,终于灭亡。但西凉铁骑为代表的河西汉民扛过了胡族作乱最凶残的岁月,保存了北方汉文化的火种,才归顺于相对仁慈的前秦。凉州男儿这近百年的奋战,亦可说无愧华夏与苍生。

①《晋书·武帝纪》:(咸宁元年六月)西域戊己校尉马循讨叛鲜卑,破之,斩其渠帅。

(咸宁二年七月)鲜卑阿罗多等寇边,西域戊己校尉马循讨之,斩首四千余级,获生九千余人,于是来降。

②《晋书·武帝纪》:凉州刺史杨欣与虏若罗拔能等战于武威,败绩,死之。

③《晋书·张轨传》:永兴中,鲜卑若罗拔能皆为寇,轨遣司马宋配击之,斩拔能,俘十余万口,威名大震。

④《资治通鉴》:北宫纯募勇士百余人突陈,弥兵大败。乙丑,弥烧建春门而东,衍遣左卫将军王秉追之,战于七里涧,又败之。

⑤《资治通鉴》:弥走渡河,与王桑自轵关如平阳。汉王渊遣侍中兼御史大夫郊迎,令曰:“孤亲行将军之馆,拂席洗爵,敬待将军。”及至,拜司隶校尉,加侍中、特进;以桑为散骑侍郎。

⑥《资治通鉴》:十月,汉主渊复遣楚王聪、王弥、始安王曜、汝阴王景帅精骑五万寇洛阳,大司空雁门刚穆公呼延翼帅步卒继之。丙辰,聪等至宜阳。朝廷以汉兵新败,不意其复至,大惧。辛酉,聪屯西明门。北宫纯等夜帅勇士千余人出攻汉壁,斩其征虏将军呼延颢。壬戌,聪南屯洛水。乙丑,呼延翼为其下所杀,其众自大阳溃归。

⑦《晋书·张轨传》:轨遣将军张斐、北宫纯、郭敷等率精骑五千来卫京都。及京都陷,斐等皆没于贼。

本文系冷兵器研究所原创稿件。主编原廓、作者残星几点哥,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