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 鸣沙山与月牙泉

散文 鸣沙山与月牙泉

欣赏月牙泉,如同去雅丹一样纯属偶然。那次去敦煌完全是奔着莫高窟,只为欣赏那份艺术之美和丝路上的传奇。

从酒泉到瓜洲,再到莫高窟,一路行驶在戈壁滩上。而这一路的戈壁上唯瓜洲和敦煌见绿,知道瓜洲有水库,敦煌有党河,能够见绿有不足为怪了。因为前几日的一场大雨冲毁了进入莫高窟的道路,我们绕道进出。在返回进城的途中,穿过一片杨树林,司机说旁边有个鸣沙山。对于像我这样生活在名川大山边上的人来说,对山并不陌生,也没有太大的兴趣,为不负司机的好心,我去了。

一见到鸣沙山,喜出望外,顿时眼睛一亮,茫茫沙漠如沉醉的秋那么浓烈,脑海里即刻显现出梦驼铃。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沙漠美得不可思议。意外的收获,错过了此行又不知要过多少年,我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羞愧。

鸣沙山连绵起伏,逶迤弗届,在西照的阳光下,呈现出层次分明的明黄与赭色,令人分外陶醉。在沙漠中深一脚浅一脚的行走,不消几分钟,便感到吃力,若要高处揽胜,须借得骆驼助力。我换上布鞋,叫来一匹骆驼,骆驼人说他的10匹骆驼大概只有这匹行,其他的骆驼累极了,我明白骆驼人的意思,定会善待骆驼,只带了相机和水上路。眼前的骆驼眨巴着眼睛,似乎明白主人的意思,唇间流着哈喇子,立马在我跟前屈其前后膝,尽管骆驼身上有难闻的腥味,但要真正欣赏这沙漠美景就别无选择了。坐定在双峰之间的鞍上,骆驼起身便沿着它无数次走过的路出发。骆驼颇有天赋,能够记住来回的路,当我们向着高处行进的时候,头顶掠过滑翔机,还有航拍的无人机,许是骆驼习惯了这些声音,在它的精神世界里已经麻木了许多。沙漠中傲然挺立着葱郁的胡杨,途中不时有裹着桔黄色脚布徒步的年轻人,多为结伴苦旅的大学生。及至山顶,孤烟如画,一尘不染,清风拂过,低吟浅唱。峰危似削,流沙似瀑,山脊如游龙,沙坡似绸缎。俯视沙漠,沙浪翻滚,如纱飞舞,格外妖娆,沙山连绵犹如少女跳起圆舞曲。至此,我有些情不自禁的举起相机,拧开一瓶水喂给骆驼。远处的莫高窟处于戈壁与沙漠之间,而沙漠则止于这杨树林。这一切是上天的恩赐,大自然就是这么神奇,当你踏过沙漠留下的足迹,顷刻间即被风沙抚平,如果人类的创伤都能这样抚去该多好。

出鸣沙山时,司机漫不经心的道出前方有个月牙泉。骤然之间调动了我的精气神,不禁为之一振,大喜过旺。毫不犹豫的决定前往。少时读到过月牙泉,也知道在沙漠中,但就是不知道已经来到了她的跟前。去月牙泉的沙漠之路是可以开车的,路的两旁有房屋及草木,甚至还有果蔬,但因为道路改造,只能步行。我早已因过度兴奋忘却了周身的疲惫,像一名稚童那般迈着轻快的步伐向前冲。

我站在刻有月牙泉的景石边,仔细端详眼前的景致。月牙泉形似一弯钩月,泉边有树,树掩亭台楼榭。这沙漠之中怎么会有这么一池巨大的泉水,就像莫高窟中为什么会有反弹琵琶一样,她会不会是伎乐天的一只明眸?中世纪的阿拉伯帝国,一贫如洗的樵夫阿里巴巴有一个聪明、机智、嫉恶如仇的女仆马尔吉娜,助其制服四十大盗,战胜磨难。想必这伎乐天以她的睿智,是不是也在这荒漠中助力丝绸之路上的商旅?我在这里俯视着是因为仰慕她。

天空辽远,澄澈明净,絮云游动。也许这月牙泉就是横亘在沙漠里的伎乐天的眼睛,与苍天温柔的对视。她在这里守护着一方土地,守望无垠的苍穹,她有星星陪伴,她有明月相守,她享受大自然的浩然之气,她将无尽的欢乐传给往来的宾客。太阳因为一天的辛劳,即将在天际吻别远方的沙山,将一天中最后一抹霞光投射到月牙泉,那景气五彩斑斓,红的霞光,蓝的天空,黄的金沙,绿的水波,灰的楼台……,驴友们早早的等候在各自的地点,定格这晚霞中的月牙泉的大美风景。

或许,这月牙泉是天上的瑶池恩赐于人间,形成沙漠与清泉相依、山色与水光相映的景色。她摇曳多姿,清丽了沙洲,犹如出水芙蓉那样清新脱俗,光彩照人。想来也是,罗布泊在那久远的年代一定是碧波荡漾,渔歌互答。如今,这月牙泉成了那方泽国在这片土地最美最真实的历史记忆。

两山对峙,谷底涌泉,一条东西向的风道在月牙泉上空穿过。我绕泉而行,泉池水天一色,倒映着蓝天、草木、亭台……,构成一幅玄美的画卷。泉岸草木丰盛,水底水草油油,偶尔也会有几尾小鱼浮游。年轻的女士借来镶着五彩边的青绿色的维族服饰,借着晚霞,背依泉景,舞动裙裾,摇动头饰,非常唯美。我替她们将这人在画中游的风景收进相机,珍藏到时光的记忆中。

宏村情缘

雅丹,是那远去的歌谣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