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走棋决战东南亚,美国人反应冷淡

自走棋决战东南亚,美国人反应冷淡

重度游戏与休闲游戏齐飞,拉美东南亚持续展现存在感,构成了中国手游7月出海情况的两大特征。

吃鸡、QQ飞车、自走棋,新旧品类齐齐出海,或攻下新兴市场,或在成熟市场遇冷。

与此同时,Landfall授权、网易研发的《Stick Fight》,Doodle旗下的《空中决战3D》,也加入了这场出海竞争。

至于游戏界的最新“流量”自走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市面上有数十款自走棋玩法的产品。

手游端包括《众生领域:三界自走棋》、《侠客自走棋》、《梦塔防》、《阴阳师》、《决战平安京》等。端游则有《云顶之弈》、《逆水寒豪侠战棋》、《09自走棋》等。

中小厂商赤身上阵,开发自走棋手游近身肉搏,腾讯网易大厂隔岸观虎斗,在成熟手游中嵌入自走棋玩法。

国内自走棋市场好不热闹,那出海这一块,情况又如何呢?

自走棋对美国来说门槛太高了?

2019年在中国全面爆发的自走棋品类,由于IP优势,天然具有出海的顺畅性。

继6月龙渊网络《多多自走棋》空降下载榜之后,本期腾讯《Chess Rush》入围榜单第22名。

在海外下载量方面,三款游戏在发行一段时间后,每日新增趋于稳定,《多多自走棋》和《ChessRush》表现接近,均高于《刀塔霸业》。

7月,《多多自走棋》海外下载量前五的市场分别为韩国,印尼,巴西,越南和菲律宾,分别为23%,8%,7%,6%和6%。

《Chess Rush》前五的市场则为印尼,巴西,泰国,菲律宾和韩国,分别为37%,19%,9%,8%和4%。

自走棋迅速融入了韩国、东南亚等电竞发达市场,随着移动网速的发展,拉美市场也逐渐成为厂商的争夺对象。

看来拉美玩家对游戏饥渴已久,不仅玩得了竞速的飞车,也hold得住策略的自走棋。

MOBA手游普及度高的韩国、东南亚,顺利接受了自走棋的玩法。

但自走棋能否打开全球市场,抑或只是分食部分MOBA市场,尚需时间来验证。

尽管东南亚和拉美成为中国游戏的新兴阵地,但美韩等成熟的游戏市场,付费意愿高,也是中国移动游戏发行商绝不能放弃的肥肉。

全球海外移动游戏收入中,有 10%来自中国游戏,到今年上半年,这个比例增长到了 16%。美国成为对中国移动游戏海外用户支出贡献度最高的市场。

但在自走棋方面,美国却表现出了反常的冷淡。从6月到7月,美国自走棋游戏的下载量出现了跳水式下降。

《多多自走棋》的美国下载量从海外市场中最多的44.5万次,占比高达10%,跌落到15万次,占比为5.6%。

《Chess Rush》的美国下载量也排在韩国之后,仅占3%。

自走棋虽然在美国不受待见,但还有中国玩家爱它。

虽然《Chess Rush》和《刀塔霸业》手游尚未在中国市场发行,但从全球范围来看,《多多自走棋》下载量最大的市场其实在中国。

7月期间,该游戏在中国iOS商店的下载量超过110万,比韩国市场的下载量高78%。

也许对西方手游玩家来说,熟悉50多个不同角色的技能及其羁绊关系,具备一定的门槛。

老美玩家6月图新鲜为自走棋贡献了下载量,但最终发现“下棋”不是自己的那盆菜。

老树开新花,传统品类在新兴市场表现亮眼

吃鸡、《QQ飞车》,作为中国市场受众最广、已经实现了大量用户沉淀的两款游戏,它们对中国手游玩家来说没有什么新鲜感。

在版号放行之后,人们更多关注吃鸡令人咂舌的月流水。

3月开启海外发行,4月开启内购,200天内,《PUBGMobile》的App Store和Google Play总流水就突破了1亿美元。

根据Sensor Tower最新数据,《PUBG Mobile》可谓是势不可挡。7月收入再创新高,且首次下载量超过2100万次,较6月上涨36%。

平台方面,Goolge Play贡献了84%的下载量,App Store仅占16%。

值得一提的是,增量主要来自印度市场。

无独有偶,《QQ飞车》“飞出”国门,在热情如火的拉美市场表现不错。

7月19日,《QQ飞车》登陆拉美市场,重回下载榜并首次入围Top10。7月26日,海外下载量创新高,达到54万次,较1月19日40万次的最高纪录还高出35%。巴西、墨西哥和哥伦比亚为下载量贡献的大头,分别为42%,20%和6%。

7月24日至30日期间,该游戏稳居这三个拉美市场Google Play移动应用下载榜榜首。

在中国市场,《QQ飞车》的势头被自家兄弟、《跑跑卡丁车》所压制,后者上线一个月,下载量直接冲顶。

虽然在国内受了委屈,但拉美市场的表现,多少让《QQ飞车》挽回了一点面子。

总的来说,比起自走棋这种品类,游戏深度方面友好很多的吃鸡手游,将会在中国手游出海中持续霸榜。竞速等传统品类也将屹立不倒。

毕竟一把喷子走天下、动动手指能飙车的爽感,门槛可是太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