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岁陶虹崩溃大哭4分钟:我用两年看尽生老病死,十年学会当妈

47岁陶虹崩溃大哭4分钟:我用两年看尽生老病死,十年学会当妈

陶虹,回来了。 而且一出现就带来了一部“不能被老妈看到”的教科书式生活剧——《小欢喜》。

为什么不能给老妈看到?因为这剧情实在太真实了! 黄磊、海清、陶虹、王砚辉、咏梅......众戏骨联手,毫不留情地把你拉回了高考前的那段日子。

尤其最近播出的陶虹和李庚希对手戏,短短四分半钟,演技炸裂、张力强大,网友评论说“这是演技吗?这明明就是现实生活啊!”

陶虹扮演的金牌老师宋倩和李庚希扮演的英子,是全剧三对家庭中最真实的。 这一段歇斯底里的吵架,相信大部分高三的父母和孩子都经历过。离婚后宋倩选择一个人养大孩子,把所有的希望精力都押在女儿身上。英子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中难以喘息,父亲纵容下她选择了逃课。 高考的压力和母亲的期待,最沉重的矛盾,一触即发。 从愤怒到崩溃,再到恨铁不成钢的无助,陶虹说出了很多妈妈都会说的那句:“我容易吗?我压力不大吗?!”

那碗半夜三更爬起来炖的燕窝,被端到了后妈的嘴里,她妒海翻波,她恨、她恼、她不忿。

紧皱的眉头,口里骂的“那个女的”,语气中的反话和讽刺,那一刻,她知道,连女儿都倒戈了。

我就只有你了,你却合着别人来反我? 最后,逼急的孩子嘴里喊出了那句:“我就是喜欢小梦阿姨,至少她不会逼我干我不喜欢的事,我讨厌你。”

她五内俱裂,伸出去的巴掌强强忍住,推了女儿的头。继而用拳头捶桌子、拍大腿。

她认输了,她心淡了。 为母则刚?但孩子这根软肋从体内爆出来时,她比谁都痛。 很多人想起了高三那段时光,四面八方的压力和冷酷无情的倒计时,写不完的试卷和上不去的名次,还有一次又一次和爸妈的争吵和流泪。

也有人想起了无数次的背叛和绝望,情敌和对手在你面前夺走一切时,那种狼狈与不甘。一次又一次,午夜梦回。 陶虹的情绪不断转换不断加强,谈到前夫时眼中无泪,气焰高昂;说到女儿时,满腹委屈,崩溃泪流。

谁又能想到,这四分半钟的演技爆发,陶虹足足学了十年。

时间回到2008年,那一年陶虹怀上了小孩。

当她沉浸在将为人母的喜悦时,妈妈查出了癌症。肚子越来越大,妈妈病越来越重。

孩子刚出生,陶虹妈妈过世了。 女儿一岁时,陶虹外婆走了。 第二年,她爸爸急性心脏病发,撒手人寰。 短短两年,生、老、病、死,人生四苦,陶虹一一尝尽。 还未能好好告别,天地就倒下来。她每天睡十几个小时,喝十几杯咖啡,醒不来。 在那段没有光的日子里,有个人给她抠出了一条缝隙——女儿。

“我女儿需要我,我不能再这样下去。” 想起知乎有个话题叫做“亲人去世后,大家是怎么走出来的”。里面有这样一段话: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谢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至亲离开,世界黯淡,但请勿忘记,你也是别人眼里的挚爱与星辰。 陶虹撑起身子,报班学习书法、瑜伽、插花、上育儿课、研究心理学。她把自己的心境打理干净,留一片好天地,女儿还小,老公在外面顶着,她也不能败下阵来。 在一档访谈里,陶虹云淡风轻地说:“因为没让老人帮着带孩子,自己又在这方面知识点为零,所以就不得不努力学一下。” 这一学,就是十年。 只有过来人才能真正体会到,一个全职妈妈到底有多累。 这十年里,陶虹似乎脱掉了大满贯影后的所有光芒,记者拍到她时,她素面朝天,紧紧地牵着女儿。 接女儿放学。

送女儿去舞蹈班。

带女儿逛街。

她把微信名改成了21-7点关机,这是她陪小孩睡觉的时间。

有人骂骂咧咧,这就是孩子奴呀,工作没了,自己的生活也没了。 陶虹却不是这么想的,当别人问起她的育儿技巧时,她说:“与其去修炼那些技能,不如修炼我自己那颗心。

陶虹和《小欢喜》的宋倩最大的区别是,她爱孩子,但她从未丢掉自己。

当孩子长大一点,陶虹回归工作。有时她出门拍戏,女儿小宝会挡在门口或抱住她的腿,不让她去。

陶虹会蹲下来耐心地跟女儿说:“人都要工作,不工作就买不到好吃的,也不能住大房子。工作是妈妈的乐趣,将来你也会有自己的乐趣。

工作是乐趣,母亲是学习,育儿是修炼。她想得通,拎得清,做得好。 这让我想起了一位读者的留言:“孩子绝不是美好生活的终结,而是美好生活的开始!”

在陶虹“消失”的十年里,丈夫徐峥的事业蒸蒸日上。

从《疯狂的石头》到《泰囧》,再到《我不是药神》,他用良心出品不断刷新电影票房和观众的泪点。

在他光芒万丈的时候,陶虹不知什么时候,被当成了徐峥背后的女人。

但其实“夫”“妻”二字都是独体字,靠的是互相扶持、同舟共济、相互成全。 2000年,陶虹和徐峥因《春光灿烂猪八戒》而相遇相知,那时陶虹已经是国际电影节、华表奖、金鸡奖的大满贯影后,而徐峥还是小演员。

一无所有的他,遇上众星捧月的她。陶虹是贤妻也是伯乐,她爱他,更欣赏他。

有人说陶虹“旺夫”,这个词有两层意义:这个女人有眼光,这个男人有本事。

拍《空镜子》时,尚未发迹的宁浩找上门,想让陶虹当女主角。

陶虹看了剧本,直接把老公给推荐出去,“咱家老徐可以”。

举贤不避亲,陶虹还拿了一笔钱出来投资这部电影。她知道,自己的老公不满足当一个演员。

徐峥拿着钱,心里惴惴不安,陶虹笑得眼弯弯说:“赔了再挣呗,没事,你大胆去干。” 这一局,陶虹不仅赌赢了,还是通杀。 徐峥凭着这部《疯狂的石头》扶摇直上,转型导演,好片井喷,不负众望。

但正如章子怡所言,他们家可不止一个徐峥一个导演。

夫妻间互相成全,陶虹也从没忘记自个儿成全自个儿。

去年《演员的诞生》舞台上,久未露面的陶虹技惊四座。 那一出《末代皇后》,她将婉容的娇羞和疯癫拿捏在手,入木三分。

暖暖的黄光里,她和比自己小22岁的彭昱畅站在一起,春心荡漾,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冷冷白光中,她一丝疯笑刚上嘴角又锁眉梢,纵被无情弃,留不住,带不走。

镜头背后,她亲自改剧本,画分镜,指导摄影,连盆栽都是她一手布置。

她将一个角色吃进去、吐出来、了然于心。

有人说这是陶虹的“少女感”,不如说是成为妻子、成为母亲后,她深谙每段年龄的女人心事和喜怒哀乐,她将经历的一切都化为己用。

我想起《春光灿烂猪八戒》的结局,陶虹饰演的龙女变成了一汪泉眼。 戏外的陶虹,也像一眼清泉,清冽的、不息的。

她流过沃土、滋养生命,我们看到了梨花初绽徐徐开,看到了晓空峥嵘春色来。

她总是不争不抢,澄水如练,雨霁凝虹。

“消失”的十年,她看尽生老病死,学当一位好妈妈。归来的陶虹,修炼了一颗玲珑心,精进了一身好演技。

女人47,仍旧好春光。

部分图片丨网络

责任编辑丨眠去

编辑丨快乐小神仙

FashionTrip改名啦~感谢你一直以来的关注,为了提供更优质的内容,接下来,我们将在原来内容的基础上进行升级,“FashionTrip”正式更名为“Girl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