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汽车产业的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国金

山东汽车产业的新旧动能转换关键在国金

杜甫望岳而歌: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

白居易挥毫写就:泰山不要欺毫末,颜子无心羡老彭。

李白饮酒吟唱: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

山东是中国的经济第三大省、人口第二大省,被评为中国最具综合竞争力省区之一。

山东总面积15.8万平方公里,总人口9946.64万,下辖17个地级市,以下分为137个县级行政区。

山东自古以来便以地大物博,人杰地灵著称,这里有五岳独尊的泰山,有黄海之滨的三仙山与蓬莱阁,更有孔府、孔庙、孔林的“三孔”;山东也出过孔子、孟子、孙武、颜真卿等文化名人。

但遗憾的是,偌大的一个山东省,却罕有乘用车车企在这里落户。

往远了说,国有的一汽、二汽大本营不在这,一汽也还是近来才在即墨建厂,再就是民营的长城、吉利,也没往山东靠;往近了说,造车新势力掀起的一波造车潮,似乎也有意避开了山东。

山东虽说是著名的汽车生产基地,但却从未有整车制造厂,像新能源方面主要是北汽集团、吉利等省外企业在山东设立的分公司,或者是奇瑞新能源与雷丁新能源等未形成规模的车企。

这就不禁让人产生一个疑问,地理位置优越、人才济济的山东,为何就是不招车企“待见”呢?我想,原因有三:

一是本土的重型汽车、轻型货车、客车、农用车侵占了乘用车的市场。

有个段子说,山东人在外地,总是会被询问是不是会开挖掘机。

这里,有一部分原因是唐老师代言的“Blue Fly”声名远扬,其挖掘机是王牌专业;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山东一直以来就是重型汽车、轻型货车、农用车等生产大省。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的山东省汽车主机厂产能情况,可以直观看出都有哪些车企。

体量较大的,比如有轻卡类潍坊北汽福田、济南中国重汽轻卡部、山东凯马、山东五征、福田雷沃等,重卡类的则有中国重汽、一汽青岛等。

可以看出,山东省本土的汽车生产企业以生产重型汽车、轻卡、客车、农用车、甚至低速电动车为主,但常规乘用车却很少涉及。

这其实很能说明问题,当重型汽车、轻卡等成为山东的主流,其乘用车生产的生存空间也被进一步压缩。

二是低速电动汽车市场的失速,致使山东乘用车布局的崩盘。

作为我国低速电动车的产销大省,山东的低速电动车年产销量在60万辆以上,保有量在300万辆左右。此前,山东对低速电动车企业及市场一直都持鼓励、支持态度。

一直以来,低速电动汽车就是山东奔向乘用车产业的一招“曲线救国”,就像有些人想的:低速电动车和传统汽车都是车,应该没什么不同。

如果事情按照这个轨迹走下去,就山东人民对低速电动汽车的热情来看,保不准再造一个“汽车城”也是可能的。

但后来,低速电动汽车市场“失速”了。

低速电动汽车的法律属性并不明确,因低速电动汽车在外形材质、时速设定、安全性能、碰撞试验、出厂标准等方面都还没有明确的规定,其并没有收录在工信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里,车管部门无法为其办理牌照进行管理。

缺乏管理的低速电动汽车交通违法行为普遍,也已严重扰乱正常的交通安全秩序,成为重大交通安全隐患。

随着国家大力整治违法上路的低速电动汽车,山东省也开始对低速电动车进行“严整”。山东对于低速电动车的支持态度已然不再坚决,而这也昭示着以低速电动汽车打开乘用车市场大门的钥匙,也失效了。

三是缺少一个乘用车车企的本土龙头。

有一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而说到汽车产业那也是有集群效应的。

中国有四大汽车城,比如被称为“东方底特律”的长春,这里诞生了中国第一辆国产汽车——“解放牌”,此外我们熟知的“红旗”、“解放”,还有一些与外企合资的汽车品牌,比如“一汽-大众”,都在这里。

再就是上海,有上汽通用、上汽大众等;重庆则有长安、长安福特、北京现代等;像广州则有本田、丰田等。

正是这些龙头企业的存在,助力这些地区在乘用车领域能够持续发展,但回到山东来说,缺少本土龙头的它,显然少了一些底气。

显而易见,这些就是山东在乘用车领域的尴尬之处。

底蕴与机遇缺一不可,以前的山东大多时候是没得选,但现在它却有机会打造属于自己的乘用车企业本土龙头,那就是国金汽车的入驻。

国金汽车是位于山东淄博东北部的一家新兴造车势力,2016年1月落户山东,2017年9月便发布了旗下首款产品纯电动MPV——国金GM3。

19年5月,国金汽车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项目获得工信部审批通过,成为拥有双资质的造车企业。

国金汽车的到来,为山东在乘用车领域的发展带来了希望。

要知道,促进智慧产业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实现传统产业提质效、新兴产业提规模、跨界融合提潜能、品牌高端提价值是山东省实施规划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的重要举措。

那山东如何才能搞好新旧动能转换,从点的范畴扩大到面的范畴呢?搞好汽车产业就是一个突破口。

由于汽车产业产业链长、关联度高、就业面广、消费拉动大,国金汽车项目便将推动整个城市产业结构调整,以项目为中心,形成千亿级产业集群。

再者,国金汽车有能力成为山东乘用车企业的本土龙头。

作为新能源汽车的新秀,国金汽车在起点定位、标准谋划、效率推进方面可称“三高”,创造了令人瞩目的“国金速度”。

与目前多数汽车企业不一样的是,国金汽车兴建最高规格的生产车间,设立专门的新能源研究院,把汽车产业首先当做一项“重资产”来定义。

国金汽车研究院目前已组建千余人的研发团队,其中包括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8人、博士16人、硕士86人、本科及以上学历486人,聘请德国、日本专家全职加入,国际顶尖人才数十人,并且与德国、意大利等国外着名研发团队签订技术合作协议。

如今,国金汽车以“做世界级新能源汽车企业,造全球领先新能源汽车”为目标,建成了智能化、自动化程度高,技术柔性强的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四大工艺生产线及电池组装线,并按照工业4.0标准全球采购生产设备及配套设备1430台。

其中机器人设备413台,产线自动化生产率达90%,为产品质量的稳定性和一致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国金汽车“光速”下线量产首款纯电MPV车型,收获“双资质”,无疑走在了许多造车新势力的前头。

除此之外,山东本土发达的汽配业,也能从以往的对外出口,转而对内供给,与国金汽车形成完整的产业链,互惠互利。

亚里士多德曾经讲过:在城邦国家时期,如果一个人离开城邦,在外面独自生存的话,那么就两种情况,他要么是圣人,要么是个野兽,也就是说个人是不可能脱离国家而独立生存的。

而国金汽车与山东的关系其实也是如此:山东是国金汽车的城邦,而国金汽车也是城邦的重要支柱,山东需要国金汽车带动新旧动能的转换,国金也需要借助山东的资源优势持续发展,这是相辅相成的。

汽车生产制造就像一波波的浪潮,裹挟着大批的车企要么顺利登陆,要么泯灭于众。

如今,国金汽车在新一波的浪潮中,于山东登岸,对山东来说,可借助国金汽车的落户带动新旧动能的转换,大力发展乘用车,对国金汽车来说,汽车上下游产业发达的山东,也是它的好归宿。

潮来潮退,合则两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