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队干部全部牺牲,志愿军司号员挺身而出:现在听我的

连队干部全部牺牲,志愿军司号员挺身而出:现在听我的

作者:李金钖

声明:兵说原创,抄袭必究

冲锋号是我军极具特色的“武器”。志愿军39军战士郑起,曾经凭借一把冲锋号,“击退”了英军两次进攻。但很多人都将焦点集中在了“冲锋号退敌”,却忽略了当时那场战斗有多么的艰难。

1950年最后一天的黄昏,志愿军向敌人发起了强大的“新年攻势”,在东起东海岸西至临津江口的400余里战线上,打得敌人土崩瓦解,成功突破了那“固若金汤”的三八线防御阵地。

第二年的1月3日拂晓,39军116师的347团成功插到了汉城外围的釜谷里。釜谷里是汉城最后一道防线中的重要据点,只要攻占了这里,就等于打开了韩国首都的大门。

激烈的战斗开始了。347团的2个步兵连占领了一所学校和它附近几处较小的制高点,歼灭了守军英国“来复枪团”的1个步兵连和一部分辎重车辆。

同时,7连迅速打下了学校东侧的高地,直接卡住敌人退往汉城时通路。敌人拼命地向这块高地冲击,企图夺路逃跑。英军凭借密集的火力封锁了7连与主力的连接通道,7连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被反包围了。

随着英国人的第三次冲锋,7连的连长、副连长、指导员和排长们相继倒下,整个连队失去了干部,阵地上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

紧急时刻,有位战士从连长身上取下了驳壳枪,严厉地对大家说:“同志们,现在听我指挥,我们必须像连长在时一样,守住阵地,打退敌人!”

说话的人是谁?20岁的司号员,郑起。

之前,郑起并没有指挥作战的经验,却敢于在最关键的时刻,将指挥全连的重任挑在肩上。这也源于连队的光荣传统,当年,全国闻名的战斗英雄王凤江,就是在全连指战员都伤亡的情况下挺身而出,当时也是一名战士。

郑起的一声号召,让连队战士们士气大增。此时,英军开始了新的进攻,3辆坦克猛攻学校。由于火力太猛,驻守在学校的3连奉命撤出阵地。

空荡的学校很快被占领,英军并没有停歇,而是调转炮口对准7连的阵地,企图再度打开退向汉城的关口。坦克在公路和稻田里散开,自行火炮甚至还有化学迫击炮,毫不吝啬地向这块小高地输送着炮弹。

退出学校的3连迂回到侧面,对敌军进行射击,英国人不得不暂时停止进攻。趁着战场上出现的片刻安静,郑起召集党员开会。

当时阵地只剩下19人,并且和团主力的联系也中断了。以英军的进攻强度,黄昏以前很难联系到上级。郑起在会上将现有的人编成3个组,每组6个人加1挺机枪,呈三角形配置。根据会议的部署,阵地人员进行了调动。这一简单的调动,立即引来了敌人的炮击,所幸没有造成伤亡。

随后,7连打退了敌人两次小规模的进攻。阵地储备的弹药越来越少,同时其中一组的机枪管也被打坏了。防守越来越吃力,郑起脑中快速搜索着解决办法。他看到了不远处遍布的敌军尸体,自己没有子弹了,可是敌人尸体上有啊!在距离阵地大约80米的不远处,有一大堆敌军尸体。这个距离平时看上去并不远,但现在要通过这段距离,也不容易。

郑起沉着地观察着地形,弹坑、平地,甚至一条稻田埂都没有放过,并且确定在什么地方用什么运动姿势。他决定“以身试险”,爬出战壕迅速地向右前方滚动,这立即引来敌人机枪的射击。他吃力地爬到第二个弹坑后,就被敌人的机枪封锁住了。子弹打得弹坑边沿直掉土,无法抬起头来。

这时,一颗化学迫击炮弹在前边爆炸,浓烟阻断了视线。趁这一机会,郑起飞快地跃到另一个弹坑,现在离前边稻田埂不过20米了。

到了稻田梗,移动就会方便些,可是这段路好像十分遥远。他刚抬起头来,又一阵机枪射来,一颗子弹紧紧地从耳朵擦过,郑起猛地把头缩了下去,幸好没有负伤,但耳朵里却嗡嗡直响。

郑起几次想抬起头来爬出去,都被敌人火力压了回来。一直伏在坑里倒是安全,可不是长久之计。郑起低下头,发现弹坑里有一节被炸断的树根。

郑起用树根挑起自己的军帽,密集的机枪子弹将军帽打得稀烂。机枪刚刚停止射击时,郑起一跃而起直接冲到了稻田埂——这只是一瞬间的事。

有了土埂的掩护,虽然子弹贴着头皮乱飞,但郑起还是爬过了十多米的距离,来到了英军的死尸边。他收集十多条子弹袋和几个手榴弹,将这些弹药缠到身上和脖子上,然后艰难地爬了回去。

战友看到他军衣上被子弹打穿的五六个洞,说:“打成这个样子,解放汉城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要补补衣服!”

下午3点半,英国人“上班”了。他们集中8辆坦克,对准仅剩下14个人的7连阵地,光炮击就打了半个多小时。

阵地上只有11个人了。大家没吭声,都在紧张地注视着前方。随着最后几排烟幕弹,进攻正式开始了。

阵地周围升起乳白色的烟雾。透过烟雾,坦克的发动机声越来越清晰。面对成群的敌人,郑起一会儿趴在这里打一梭子,一会儿又跑到别处射几发,同时给战友们鼓劲:“同志们,狠狠打!明天进汉城!”

可是敌人实在是太多,有几个人甚至一度冲进了战壕。在紧急时刻,郑起拿起了自己的专属武器——军号。听到突然响起的军号声,英国人一阵茫然,停止了进攻。

军号声,是我军发起冲锋的命令,参加过朝战的那帮“联军”老兵,可能一辈子也忘不了被“刺耳的小喇叭”造成的恐惧。就在敌人发呆的时候,7连战士猛烈扫射,终于又打退了一波进攻。

没过多久,敌人新一波进攻开始了。显然这次的人数比以前哪一次都多,一排排如同波浪一般,在昏暗的山地上起伏。

大家一边准备着手头的弹药,一边沉默地看着越来越接近的敌人,随后阵地前又是火光一片。时间的指针慢慢滑向了当天下午的5点10分。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时刻。因为东北角升起了5颗红色信号弹,我军主攻开始了!阵地上仅有的7个人不禁欢呼起来:“胜利了!我们终于胜利了!”

7连的两个排,从26个人打到最后只剩7人。他们在阵地坚守了整整一天一夜,其间郑起用号声吓退了敌人两次进攻。他们让我军主力消灭英国“皇家来复枪团”和“皇家重坦克营”各一部,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战后,郑起作为志愿军英模代表参加了国庆观礼。在招待宴会上,这位英雄的战士,激动地向毛主席敬了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