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娇》:70岁作家被17岁少女吸引,是否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

《恩娇》:70岁作家被17岁少女吸引,是否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

虽然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价值观也在不断更新,对于各样的感情都尝试着理解与宽容,但年龄差距大的忘年之恋,依旧是大多社会难以接受的。

话不多说,more君今天就为大家带来一部70岁老作家喜欢上17岁少女的故事——《恩娇》(又译《银娇》)。

国民级别的老作家已经年逾七十,功成名就,受人敬仰,他与二十多岁的弟子小徐半隐居在小别墅内。

小徐也是作家,跟随老作家多年,一边跟他学习,一边像儿子般照顾他的起居。

但小徐天资愚笨,在老作家看来,他到现在都还是个文学的门外汉。为了回报他的照顾,老作家将自己的一部作品以小徐的名字发表,新书大卖,小徐爆红。

有天,他们回家时,在庭院发现了一个无名少女,少女静静地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葱郁的庭院,夏日的阳光,裸露稚嫩的少女肌肤,纤细优雅的身体曲线,阳光下的少女让老作家看得愣住了。

少女被惊醒了,她说自己叫恩娇,出于好奇来到这个院子,不小心在椅子上睡着了,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一天,小徐告诉老作家,他成名后,有人托他写稿,为了集中创作精力,他要搬出去了,而他找了之前那位少女,当兼职替他照顾老作家的起居,老作家同意了。

恩娇毕竟还是太年轻,毛手毛脚的,老作家有时也不得不帮忙,因此,两人也难免有语言甚至肢体的交流,老作家也常常不自觉观察她。

性格活泼开朗,外形又青春活力,让老作家陷入了一种复杂的情绪。他的青春早已逝去,但恩娇的到来,让他对青春更加怀念,青春是如此的美好,如此的吸引人,同时,恩娇也是如此的吸引人。

随着相处时间的增多,恩娇也对老作家产生了一丝对长辈的依赖。

一个下着大雨的夜晚,被妈妈打了的恩娇逃了出来,跑到了老作家的家里。

老作家正如一个长辈般地为她烘干衣服,并准备在雨停后送她回家,但恩娇一边说话一边秀身材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心生春意。

第二天一早,老作家竟发现恩娇迷迷糊糊地钻进了他的被窝。

正在这时,小徐回来看望他了。

老作家急忙起身,离开房间。

但小徐看到恩娇穿着老作家的衣服从老作家的卧室出来,还是惊住了。

小徐对他们的关系感到了怀疑与不适。

恩娇大大咧咧地表示自己更了解老作家的起居习惯,照顾老作家多年的小徐自然内心不爽。

恩娇为老作家做了三明治,小徐提醒他他不吃面包,没想到老作家却回答:“这不是面包,是三明治。”

当看到老作家为恩娇改变了多年的生活习惯时,他意识到,恩娇的出现,在某种程度上夺取了他在老作家心中的位置。

从此以后,小徐碰着机会就刁难恩娇。

但恩娇与老作家的关系也越来越亲近。上次老作家提到自己看到了她胸口的一个漂亮的彩绘,这次恩娇就强行为他画一个跟自己一样的。

两人的动作很亲昵,恩娇毫无想法,但老作家却思绪飞扬,他闭上眼睛,产生了幻想,在幻想中,他回到了二十岁左右的年纪,不管年龄与精神状态,都与恩娇十分般配,他们亲昵暧昧,十分美好。

幻想毕竟是幻想,如今的他,只是一位年过七十的老人了。晚上,他将这些欲望的幻想写成了小说。他将自己年轻的照片立了起来,因为恩娇的到来,他对年轻的渴望达到了巅峰。

从此,老作家将他对恩娇的欲望全部释放在字里行间,一部不能公之于众的小说也逐步成型;

另一边,小徐在新作品的创作上却绞尽脑汁,停滞不前。这让他气急败坏,他将这原因推到了恩娇身上。

他对恩娇发火,在得知老作家告诉了恩娇很多连他都不知道的事情,他知道恩娇在老作家心中的地位已经完全超越了他。

某天,他无意间发现了老作家存放在箱子里的小说手稿,小说的名字叫——《恩娇》。

不久之后,出版社的人来老作家这里找小徐,告诉他小徐发表的新小说《恩娇》在文学圈引起了大范围讨论。

老作家明白了,小徐偷看并盗取了他的手稿。

他叫来了小徐,与他对峙,小徐一开始十分歉疚,老作家言辞激烈,甚至将他称作“贼”,这个说法是合适的,但小徐却爆发了,他认为将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正是老作家:

因为老作家代笔成名后,小徐不仅没有感激,反而因为心虚开始对自己对老作家产生怀疑,他怕老作家后悔,拍被揭露这部作品不是他写的,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是一个没有文学天赋的文学爱好者?还是畅销书作家?还是写了这部小说的老作家的面具?

这些压力让他如履薄冰般地维持着自己无妄而来的名气,哪怕冒着高风险偷老作家的新作品。

他之所以选这部小说,因为它是老作家内心不合伦理的欲望,是“肮脏”的,是老作家绝对不会公开出版的。

当老作家听到“肮脏”一词时,恼羞成怒,他偷了小说是小事,但他侮辱了他对恩娇的感情,老作家怒火中烧,将小徐臭骂了一顿,赶走了他。

虽然他与老作家撕破了脸,但在他心里还是尊敬他的。

另一边,恩娇知道并读了这本小说,这本书将她写得那么美,对她也那么了解,她十分感动,但她却错以为是小徐写的。

很久之后,老作家过生日,许久不见的恩娇如像上天给予的礼物般到来。不一会,小徐也来了,他谦卑地将生日礼物放下,提醒恩娇老作家不能吃蛋糕后,鞠躬准备离开。老作家心软将他留了下来。

晚餐,几轮酒后,醉醺醺的小徐又开始了倾诉压抑已久的情绪,闹得不欢而散。老作家回了卧室,恩娇也准备走。

但恩娇犹豫后,却没有离开,而是回到书房找到了小徐,寂寞的恩娇贡献了自己的身体。

老作家察觉到了不对劲,他在一旁偷看,却到了两人的这番云雨,他崩溃了……

第二天一早,小徐开车离开,因为方向盘突然失灵撞到了路边,还好是个小事故,没有什么大碍,但当他去修车时,修车师傅却一眼看出这车被人故意做过手脚,而且是刚做不久的。

小徐一下子就明白是老作家做的手脚,但他想不通,他为老作家做了一切儿子能做的所有事,没想到老作家却如此狠毒地想要杀他。

车修好后,他掉头回去,想要当面质问这位他在世间最尊敬的长辈,他愤怒,失望,疑惑,情急之下,一个不规范的超车,出了车祸,滚下公路,人彻底没了……

他没有直接死于老作家的手里,但老作家并不知道,他以为是自己亲手杀了小徐。

小徐死后,老作家给恩娇发了短信坦白:是我杀了小徐。

他们没有再提这件事……

许久之后,恩娇再次读了《恩娇》,这次她才从书中的种种细节与情感看出真正的作者不是小徐,而是老作家,懂她的,喜欢她的,不是小徐,而是老作家。

她来到老作家家里,自责的老作家早已颓废不堪,躺在床上如一个活死人,恩娇躺在他身边,哭着说自己知道了真相,并感谢他为她写的书,感谢他发现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美。

等她起身离开,老作家只是轻轻地说了声:“再见,恩娇……”

这是一个伦理的故事吗?或许是吧,但是我更想将它看做关于衰老,关于寂寞,关于自卑,关于填补内心的故事。

70岁的老作家喜欢上17岁的少女,无论用什么语调,读出来总是那么的“不齿”,但错在哪了呢?错在为老不尊?还是错在情欲心过重?每个人都有欲望,能够压制不恰当的欲望,人的道德表现,在老作家看来,或者说在整个世俗看来,老人喜欢上少女,正是一个十分不恰当的欲望,他压制着它,与大多数人将私欲积压在内心深处不同,身为作家的他,只是将这些幻想写在了纸上而已,这也是他关于欲望最“出格”的行为。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他喜欢的是恩娇,还是幻想中与恩娇天作之合的年轻的自己呢?正如片中所说:“你们的年轻不是你们努力的奖赏,我的年老也不是我过错的惩罚。”

他将小徐当作帮手,给他的作品当作他的工资,功成名就的老作家或许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小徐,也正是因此,当小徐与恩娇发生关系后,他崩溃了,自己视之为纯洁的天使的恩娇,却被这个跟在他身边学习多年都没有跨进文学门槛的愚笨的弟子“侮辱”了。

小徐在片中并不讨喜,相比原著,影片对他的描写删减了很多,但从影片中也能看出,他是个尊重老师,却又被自卑驱使的人。老作家让他成为了畅销书作家,但他知道自己是个冒牌货,他害怕老师认为他不配承担这份荣耀,害怕被老师收回这一切;当恩娇出现后,他又怕自己的地位被取代,他一直自卑,一直因为自卑害怕失去,所以到最后能得到老师得不到的恩娇时,他不顾一切地抓住了这个机会。

恩娇,被家暴,内心孤独敏感,行为却活泼开朗,也正是因此,很少有人能理解他。但她看到《恩娇》时,她第一次感觉有人懂她的孤独,更发现了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的可爱之处,但她错以为这人是小徐。在晚餐后准备离开时,老作家轻轻地拥抱了她,她感觉自己伪装已久的孤独仿佛被窥见了,她触动了,但她知道也只能止步于此,她吻了老作家的额头,准备离开,但好不容易打开的内心就这样再次封闭吗?她不甘心,于是,她找到了她以为写了《恩娇》的小徐,她觉得他懂她,她不知道,懂她的只有老作家一个人而已……

造成最后悲剧的是什么呢?我不知道,或许是一颗颗封闭的心碰撞出的一个个误会吧。

本文由“more光影闲谈”原创,欢迎关注,带你一起长知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