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始皇想为难齐国,问玉连环是否可解,王后直接将其击碎

秦始皇想为难齐国,问玉连环是否可解,王后直接将其击碎

太史敫(jiao)的女儿,也是齐襄王的王后,是一个很不平凡的,也是很有魄力的一个女性。她的眼光很独到,也很长远。

当她认定落难的太子,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的时候,就义无反顾的嫁给了他。哪怕他父亲坚决的反对,这是需要果断的行为和胆略的。

当齐闵王被杀害以后,齐闵王的儿子法章就更改了姓名,成为了莒地一个姓太史人家的家仆。

太史敫的女儿看见法章的样貌奇特,认定他绝非普通的人,就非常地怜爱他,经常从家里偷拿一些衣服给她,并且时常送给他一些食物,还与他私通。

太史敫女,奇法章之状貌,以为非常人,怜而常窃衣食之,与私焉。

太史敫的女儿眼光是独到的。也从中也能看出太史敫的女儿是有一定学识的。

莒地以及齐国逃亡到莒地的齐国的大臣们都相聚在一起。商议搜寻齐闵王的儿子,想要拥立他为齐王。

见时机成熟,法章就勇敢地站了出来,承认自己是齐闵王的儿子。

于是大家就立法章为襄王,这就是历史上的齐襄王。

莒中及齐亡臣相聚,求闵王子,欲立之。法章乃自言于莒。共立法章为襄王。

当法章成为了齐国的君王以后,他并没有忘本,就把太史敫的女儿册封为王后,不久便生下了儿子名建。

但是太史敫是一个很传统的人,他自始至终认为,没有媒妁之言的婚嫁,是有违封建礼教的,他女儿的行为,已经玷污了他的一世声名,便决定终生不再见女儿一面。

襄王的王后是很贤惠的,不因为父亲和自己断绝了关系,就失去了父女应有的礼节。

太史敫曰:“女无媒而嫁者,非吾种也,污吾世矣。”终身不睹。君王后贤,不以不睹之故,失人子之礼也。

当齐襄王去世以后,他的儿子建继位立为齐王。

王后对国事的把持,极有分寸,而且权衡的也很到位。她并没有被至高无上的权力,所侵蚀。而是兢兢业业地为齐国做事。

她侍奉秦国十分的小心谨慎,与诸侯相交也十分的守诚信。

由于这个缘故,在王后活着时,齐王建统治齐国的四十多年,齐国都没有经受兵祸战乱。

君王后事秦谨,与诸侯信,以故建立四十有余年不受兵。

当秦始皇派使者送给王后一个玉连环,想为难一下齐国,问:齐国人很聪明,此玉连环是否可解?

当王后将玉连环拿给群臣看,群臣都是手足无措,想不出合适的方法,来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

但是,王后并没有惊慌失措,而是显得稳操胜券,只见她拿起一把锤子,直接将玉连环敲碎了,告诉秦王的使者说,已经解开了。

秦始皇尝使使者遗君王后玉连环,曰:“齐多知,而解此环不?”君王后以示群臣,群臣不知解。君王后引椎椎破之,谢秦使曰:“谨以解矣。”

王后这种超越常人的思维,是需要大魄力做支撑的。

王后这种想常人之不敢想,做常人之不敢做的行为,足以让那些凡夫俗子汗颜了。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