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九湖:风雨飘摇半世纪 终在“绿水青山”中找到“金山银山”

大九湖:风雨飘摇半世纪 终在“绿水青山”中找到“金山银山”

近年来,号称“湖北小丽江”的神农架大九湖逐渐成为游客们出行“打卡地”,一泓清水,四围青山,云间湿地,世外桃源……游客们徜徉神农架大九湖畔,为其诗意、恬静之美震撼,惊呼“湖北的呼伦贝尔、梦中的香格里拉”。

大九湖晨雾 摄影:薛扬

游人沿着湿地栈道蜿蜒前行,心旷神怡。他们可能不知道,这个风光绝美的湿地曾经伤痕累累,一度徘徊在生死边缘。

盲目发展经济 大九湖生态遭到重创

上世纪60年代,正是我国经济恢复与发展的重要时期,全国各地都使出浑身解数发展经济以寻求经济增长。然而那时的经济增长,往往是以牺牲绿水青山为代价的,神农架也不例外。神农架作为华中地区重要的林木采伐区,而大九湖林木资源丰富,首当其冲地被轰鸣的伐木机器惊醒,众多参天大树轰然倒下。大自然上千百年积蓄的森林,遭到破坏。

而后,大九湖变身高山牧场。1986年至1992年间,通过开挖深沟大渠,大面积开垦人工草场,兴建了梅花鹿场、细毛羊场。但畜牧业未能像当时人们所预期的那样,支撑起大九湖的经济发展。2001年,迫于生存,当地喊出“让湖泊腾地,让湖水让路”,开始进军湿地。通过围湖造田,引水出山,大九湖建起万亩高山反季节蔬菜基地。几经风雨,人们发现大九湖仅适宜种植萝卜白菜,碍于交通,往往丰年也难卖出好价钱,而面源污染与日俱增。

痛定思痛:恢复大九湖生态 走科学可持续发展之路

“一次次的开发活动在当时虽然起到了一定的增产增收的作用,但同时重创了大九湖的湿地生态。作为汉江一级支流堵河的发源地、三峡库区的生态屏障、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水源涵养地,大九湖湿地水面一度消失殆尽,各类珍稀植物生存环境遭到严重破坏,湿地功能退化,生物多样性锐减。”神农架林区政府副区长、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王文华说。

痛定思痛。湖北省将大九湖湿地保护与利用纳入重要日程,确立了“生态优先、科学修复、适度开发、合理利用”的方针。神农架林区党委政府加大了对大九湖湿地的保护力度。2006年9月,大九湖成为全国第四个、华中地区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2010年6月,晋升为省级自然保护区;2013年10月,跻身国际重要湿地名录。

打造生态文明建设样板区:生态移民搬迁 发展旅游新业态

恢复性保护后,大九湖7万亩湿地、草甸及灌木丛重现天地间,迅速成为全国游客的“打卡地”。

慕名而来的游客越来越多,“夜宿大九湖”成为神农架旅游新时尚,更带火了当地农民自办的农家乐。仅此一项,即使不擅长烹饪的农户,年收入几万元甚至10多万元都不稀奇。

但污染也随之而来。大九湖地处盆地,湿地生态的自净能力有限。为排除人为活动带来的污染和干扰,2012年,省委、省政府在神农架召开现场办公会,提出“继续支持大九湖实施湿地生态移民搬迁”。 2013年,大规模的生态移民搬迁开始实施。按规划,1400多名大九湖村民将整体搬迁到20公里外的坪阡村一组,政府在这里集中建设一个旅游小镇。但是,搬迁计划遭遇前所未有阻力。

为解决居民的后顾之忧,让居民搬迁得放心、安心,在2015年,大九湖镇启动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工作,将大九湖村和坪阡村一组符合条件的移民搬迁对象全部纳入被征地农民养老保险范围,及时为移民搬迁户办理入保手续。镇里还争取保障性住房、危旧房改造及生态移民建设资金政策,将争取到的建设资金用于统规统建房,以此降低成本,减轻移民搬迁户负担。

把大九湖还给自然植物、野生动物,人类生产、生活对生态的破坏全部停止;游客亲近自然、对生态的扰动也控制在国家公园限定的标准以内,人与自然的关系不断和谐、进化。

如今的大九湖,景区20公里外,是大九湖生态移民搬迁而建的坪阡小镇,街道“三纵两横”,宽阔明亮;吊廊、翘檐、清一色土家风格的楼房鳞次栉比,旅拍、酒吧、画廊、茶社一应俱全。穿镇而过的盐溪河缓淌轻歌,街面停满全国各地牌照的车辆,这个集旅游度假、避暑养生、文化创意、商业购物于一体的特色小镇,被游客誉为“小丽江”。置身其中,仿佛走入历史画廊,“盐道”“水街”文化贯穿其中,让游客们流连忘返。(阳子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