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在金沙江上靠打鱼生活,有的年入10万

他们在金沙江上靠打鱼生活,有的年入10万

“靠山吃山,临江打鱼。”7月21日早上,佘家兵打鱼归来,将渔船划到岸边拴上,从船舱里捞出一条六七市斤大的岩鱼给记者看,说是当天打到的鱼,已经有人以每市斤60价格订购了。

生活在金沙江边的人,大多从小就会游泳和钓鱼。佘家兵的家就在永善县黄华镇朝阳社区的江边,平时以种庄稼为生,但从小就与江为伴,经常在江里游玩和摸鱼钓鱼。

佘家兵的家所在的朝阳坝,离集镇只有两三公里远,原来离江边有两百米远,溪洛渡水电站水位淹没至600米高程后,正好淹没了朝阳坝下的山崖,朝阳坝就“浮”在了水面上。所以,这里就成为溪洛渡水电站库区移民安置最理想的场所。当地的1000多亩坡地和乱石滩,被建成了永善县最大的移民安置点,佘家兵和黄华镇江边的1503户5342人一道,搬迁进了朝阳新集镇,做起了居民。

溪洛渡水电站蓄水以前,金沙江江面只有100多米宽,经常是水急浪大的,行船十分困难,几乎没有渔船,当地人大多以种庄稼为生,偶而到江边钓鱼。当时,也没有以钓鱼为生的人,村民们大多是有空就到江边钓钓鱼,有的是为了改善伙食,有的是为了卖钱购点物资,有的纯属休闲娱乐。

搬迁后,很多人失去了耕地,如何谋生,成了当务之急。

2013年5月,溪洛渡水电站库区蓄水后,江面变成了从几百米到两公里左右的宽阔湖面,水缓浪小,人们发现,打鱼很方便,就有人开始购进渔船,并以打鱼谋生了。

佘家兵就是他们中的一员,他自己以近5万元的价格订制了一条渔船,开始了渔夫的生活。

据当地人介绍,目前在黄华镇境内的江面上,就有40多户50多只渔船,他们都是经过专业的安全培训,持证上岗打鱼的。他们中,有父子同行、夫妻同船的,都是为了生存,大家风吹日晒地在江面上奔波。

现在,溪洛渡库区云南岸江面上已有渔船200多只。

每年2月银鱼丰产期间,江面上可热闹了。一般是由两只船拖一张密网,简称“拖网”,一网“拖”一两公里下来,会有几十斤到几百斤不等的银鱼。一天一般可以打捞两三网,按每市斤10元单价计划,少的一天收入上千元,多的超万元。为此,黄华当地有两个老板,建起了两个大型冻库,方便储存银鱼。

过了2月繁华的日子,就是3月1日至6月30日的4个月禁渔期了,渔夫们,就只有把渔船靠岸,等待开渔季了。

除了禁渔期,其他的8个月时间里,渔夫们都是自由打鱼的。

张兴银、张飞父子,是渔夫中的佼佼者,他们有两只渔船,长期活跃在江里。一年下来,运气好点,能有10万元以上的收入。记者采访他们的前两天,张兴银、张飞父子打捞起一条30多市斤的大鱼,以每市斤6元的价格卖出,挣得180元。

当然,不是所有渔民都有张兴银、张飞父子幸运,他们一家一般经营着一只渔船,一年一般会有3-5万元的收入,基本能够养家糊口吧。

随着金沙江生态环境的改善,江里的各种鱼类越来越多,加入渔夫行业的人也在增加……

陈忠华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