躲鳄鱼、避大象、过洪流,为了上学,他们每天都要面对死亡威胁

躲鳄鱼、避大象、过洪流,为了上学,他们每天都要面对死亡威胁

交通越来越便捷的今天,我们似乎不需要思考上学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

渡河有船,远行有车。再远一点的有高铁、飞机……

当有些孩子为太多作业而烦恼时,却不知道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有群孩子为了能够上学,却不得不赌上性命。

翻越高山丛林、忍受饥饿、随时会遇到毒蛇猛兽……对,这并不是在原始社会,而是切切实实地发生在21世纪的今天。

一位德国导演拍摄过一部纪录片:《翻山涉水去上学》,就讲述了这样一群孩子的故事:

为了上学,他们必须以命相搏。

01

你喜爱的动物

在这里就是野兽

位于肯尼亚南部的马塞族村,这里的家长们都害怕把孩子送到学校去,因为去学校需要穿越十几公里的大草原。

肯尼亚大草原是野生动物的乐园,花豹、长颈鹿、大象……对到这里旅行的游客而言,它们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但对那些上学的孩子们而言,它们却是夺人性命的野兽。

12岁的科坦卡第一个从家里出发,却总是最后一个到学校。

因为她家离学校有20公里。

这段距离如果坐公交需要两个小时,如果乘坐地铁需要50分钟。

并不是一段很长的路程,但是在肯尼亚南部,科坦卡只能步行。因为这里没有任何可用的交通工具。

横跨草原、翻越山谷、躲避野兽……这就是12岁的科坦卡需要经历的一条日常的上学路。

生活在这的孩子,从小就学会了一套独特的生存法则:

比如通过大象粪便的新鲜度来判断大象的远近、为了防止大象闻到身上的气味学会逆风而行等等。

在肯尼亚,大象伤人的事情,时常发生。

科坦卡的母亲每次送孩子出门都很担心,但她家没有电话,所以要在很多天后才能知道孩子是否安全到校。

在这期间,她需要四处打听有没有人见过她的女儿。只有这样,她才能确定孩子没有在路上被野兽吃掉。

这可能是世界上最远的一条上学路,科坦卡在母亲担忧的眼神中走向上学路,每一次归来都像是劫后余生。

而这只是她要去完成上学这件对很多人来说都很容易的事。

除了危险,孩子们还要忍受饥饿。

8岁的小男孩莫斯卡,为了防止家里的牲畜被野兽叼走,每天要守12个小时的夜。

等到天亮之后,他就准备去学校。

家里没有食物,他只能现挤几口牛奶作为早餐,以维持接下来徒步10公里的体力。

学校的食物只供给住宿生,尽管学校规定一个月生活费7.5美元,莫斯卡家依旧负担不起。

肯尼亚天气炎热,在路上也很难找到食物,运气好才能找到水喝。

上学路危险重重,但他们并不想就此放弃,

“如果我不上学,那么再过一两年我就要嫁人了,我不想这样,我要接受教育。

他们渴望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正如学校的老师所说:

“他们必须认识到上学的重要性,他们应该努力让孩子们上学,否则孩子们只能一辈子放牛,失去过上另一种生活的机会。”

02

走钢索、推铁筐

他们命悬一线

每到雨季,尼泊尔坎普村附近的特耳苏里河河面将宽达60多米。

对于村子里渴望上学的孩子们来说,这段日子是煎熬。

要想去往学校必须跨越特耳苏里河,通行的唯一途径就是利用那条摇摇欲坠的钢索。

然而,钢索的惯性只能让铁筐到达河中间,要想过河,孩子们必须走在钢索上推着铁筐。

铁筐的容量有限,大家便定了一个规矩:六年级以下的孩子,可以坐在铁筐里面。

六年级以上的孩子,需要悬空站在钢索上面,用双手推动铁筐。他们穿着塑料拖鞋走在钢索上,身体上没有任何保护措施。

“今天是我读五年级的最后一天,明天开始,我就要推铁筐了。但我并没有因为要推铁筐而感到高兴,我只觉得害怕。

绳下的河流惊心动魄,一旦失足落水,就会被湍急的水流吞噬。

曾有小孩在推铁筐时跌入河中,幸运的是他拼尽全力,游到了岸边。

绳索因为常年使用,早已锈迹斑斑。

生锈的绳索上还有小刺,如果被扎伤,会感染破伤风,而在当地并没有破伤风疫苗。

小男孩阿吉特想要好好学习,长大后当一名飞行员,但他和导演说:

“如果能有一座桥,我愿意放弃自己当飞行员的梦想。”

03

漏水独木舟

她们边划船边舀水

在尼加拉瓜圣尼古拉斯,有一片与世隔绝的丛林。

这里没有水,没有电,一个破旧的小窝棚里,生活着一户人家,他们家的三个小姐妹需要划船去上学。

每天早晨,三姐妹要在5点钟起床,一番洗漱后,开始做家务,洗衣服、砍椰子、喂牲畜。

早餐永远是水、玉米和糖混着煮成的稀饭,再加上一小块面包。

大概6点半,她们开始准备划船上学。

每次出发前,都要先到船上把水舀出来。

而独木舟长约5米,重达200公斤,三姐妹一起推也很难挪动它。

到达河面后依旧不轻松,她们要穿过枝叶繁杂的浅滩,为了避免碰到垂在河里的树枝,她们必须小心翼翼。如果树枝上面的蛇或毒蜘蛛掉下来了,那会是大灾难。

因为当地并没有蛇毒抗生素,最近的医生也得花两个小时才能赶过来。

独木舟不断漏水,三姐妹必须共同合作。

9岁的大姐肯尼娅在船头划桨,7岁的胡利娅则在船尾划桨,最小的妹妹朱丽莎则负责向外舀水。

区有长达10个月的雨季,经常出现强降雨天气。

如果下雨,独木舟将很难前进。这条河流里,还有着各种危险,短嘴鳄、水蛇……

她们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如果有一个人生病,其他两个也没法上学。

04

完成梦想的唯一途径

就是不断学习

你可能认为这些故事全都发生在国外,离我们较远,实际上它存在于每一个偏远而贫穷的地方。

在越南西北部海村,每到雨季时,河水水位猛涨。渡河用的木筏在洪水的冲击下会断裂,有时甚至会被河流直接冲走。

为了让孩子们安全过河,村里的家长便想了个主意:

把孩子们装进大塑料袋里,再由强壮的成年人拽着塑料袋过河。

这样的负重前行当然充满着危险,成年人必须牢牢拽住塑料袋,稍不注意,自己和孩子都会被河水冲走。

在四川凉山海拔1600米的山顶上,有一个名为阿土列尔村的“悬崖村”。

这里的人们进出大山靠的是17段用藤条和木棍编织的藤梯,一路上的草都被打成结,孩子们抓着草慢慢爬。

2017年,国家耗资为他们修建了一条钢梯,孩子们爬钢梯上学时还能坐在上面歇一会。

在贵州威宁大石头组,这儿每天有12个小学生上学。

他们需要凌晨4点多起床,打着手电筒爬山,通常需要花费3到4个小时才能到达山顶的花果小学。

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大石头组全部搬迁。

还记得那个满头白霜的“冰花男孩”吗?

在云南省鲁甸县,冬天气温会低至零下9度,为了上学,他必须冒着风雪步行4.5公里去学校。

当到达学校后,他早已冻得满脸通红,头发、眉毛、睫毛全是冰霜。

路面结冰,山路崎岖,面对这些困难,小男孩并没有哭,他说:“我喜欢学习,长大后,我想当警察。”

在云南鲁甸县教育局和公益机构的共同努力下,“冰花男孩”王福满所在的小学完成宿舍改造,他住上学校的新宿舍,再也不需要每天走路去上学。

尽管随着希望工程和扶贫工程的推进,越来越多孩子拥有了上学机会,全国85%的地区普及了9年义务教育。

但据中国儿童少年基金会2017年的报道显示,我国还有近300万儿童因为贫困失学。

有人一出生就在罗马,有人拼其一生才能到达罗马。

生活从来就是不公平的,而达到公平的唯一途径就是不断学习。

为了求学,这群孩子可以每天翻山涉水。

面对饥饿、洪水、毒虫、猛兽,他们也从未后退,反而更加坚定的向前走。

他们有无数理由可以离开课堂,但却以行动表达对学习的渴望。

他们咧嘴大笑,他们坚定前行,哪怕每一次上学路都是生死考验,哪怕饥肠辘辘每天都吃不饱饭,哪怕……

他们只是大胆地、义无反顾地走上那条路。

他们只是向前走而已。

因为他们明白,想要改变现状,获得更好的生存环境,唯一的办法就是读书。

当我们为生活的不公而抱怨,为繁重的工作而愤懑,为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而哀怨时,不防想想这群堵上性命去上学的孩子们,

没有车没有船时,至少我们还有脚;没有钱没有食物时,至少我们还有梦想。

上学的路也是人生的路,咧嘴大笑、坚定前行,或许这是通过一切道路的法宝。

只要我们一直在路上,就会一定会有到达的那一天。

- End -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