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知秋日色新 繁华落尽见真淳

一叶知秋日色新 繁华落尽见真淳

秋这个字,在多少文人骚客笔下与悲、凄、愁、孤等字眼如影随形。

秋风秋雨愁煞人,看到花木凋零,眼里尽是萧条之景,正是,秋来无处不生悲。

在诗人眼里,秋天是一幅“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荒凉而充满寒意的图景。

可独有一人,竟为秋日叫好: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这样的诗,洋溢在心头的,绝非什么悲凉的气息,却另有一番滋味。

秋高气爽,一排仙鹤翱翔晴空,扶摇直上,带着我的诗情冲破云霄,遨游天际。一种宁静致远跃然纸上,哪有什么悲凉之气。

秋天的意境是深远博大的,与春天的浓妆艳抹相比,秋天是肃穆静寂的,与夏天的繁杂茂密相比,秋天是简洁透明的,秋天用它的浑厚消解着春的轻浮与夏的草率。

我独爱,秋天的端庄静美。它不留恋春的蓬勃,也不羡慕夏的热闹。秋天的韵味里蕴含着宁静、淡定与深沉。

秋的安闲明澈,正如林语堂在《秋天的况味》中写的那样:

“秋确有另一意味,没有春天的阳气勃勃,没有夏天的炎烈迫人,也不像冬天之全入于枯槁凋零。在四时中,我于秋是有偏爱的。秋代表成熟,所以其色淡,叶多黄,有古色苍笼之慨,不单以葱翠争荣了,这是我所谓秋天的意味”。

秋就是这样的,在悲伤的象征、没落的表象下,蕴藏着的是世间万物从最初地激越走向最终的安详,从摇曳的梦想落实到现实地脉搏。

从林木连绵的蓊郁苍苍到田间阡陌的穗实累累,从澄明青兰的天空到芦花飞扬的山野,在风的衣襟、雨的洗礼中,生命找到了最后的归宿。

一如人到中年逐渐的沉稳,从最初的浮躁喧腾走向最终的平淡成熟,在老去的路上,在澄明的智慧下,最终领悟到真正的豁达与超然。

秋天是成熟的,它用宁静终结了春的张扬,夏的任性,一切情绪上的激荡都成过往,一切色彩的喧哗终会消亡。

秋天是含蓄的,不再追逐浮华与赞美,而是静静地、悄悄地融入这一片淡淡的秋光之中。

黄菊、红叶、芦花,染上了含蓄淡雅的秋的颜色;

枯黄的叶、氤氲的雨、寂寞的蝉,拨动了刻着忧伤的秋的音符;

南飞的雁,低吟的秋虫、在天地间奏响秋的乐章。

秋林落日、暮色浸染、空濛山色、天高云淡,是一泓宁静的秋图;

盈盈秋水、朗朗秋月、金风乍起、白露清凉,无不渲染着秋天梦幻般的神韵。

收获是秋天永恒的温情,田间村畔饱满地金黄色是秋天最充实的颜色。

梧桐枫树,美不在那经霜的金黄与素红,而在于那临风的飒爽。

萧疏的秋林,美在一份秀逸,那是一份不在意俗世繁华的洒脱与孤傲。

闲云野鹤是秋的本色,天空清澈悠远、蓝静清爽。白云浅浅悠闲,怎一个闲逸了得,这是独属于秋的淡泊之美。

正如李白的这首诗“我觉秋兴逸,谁言秋兴悲,山将落日去,水与晴空宜”。

秋天在李白的笔下不是寂寥清冷,而是一种逸兴飞扬的宜人景色。

喜欢这淡泊平静的秋色,钟情这温柔壮美的秋韵。在季节老去的路上,秋光渐入人心,渗进心底,驱散了每一寸的荒芜。

秋天的意境,是繁华落尽见真淳的写照,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深沉,是去留无意、云卷云舒的宁静淡然。是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豁达。

愿生命也能如此,没有太多欲望的挣扎,没有太多浮躁的喧闹,只有一片安宁纯净的秋色,一份生命的成熟与深沉,让心灵妥帖安放。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