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庄公的一箭,射出了春秋和战国

郑庄公的一箭,射出了春秋和战国

春秋战国我们肯定都不陌生,这段血腥的岁月中有诸侯争霸,有百家争鸣,有阴谋算计、也有忠义热血,无数的君主、谋臣、武将和庶民们都在历史上留下了他们可歌可泣的记载(实际上我不知道为啥日本人能把他们的战国时代炒的热火朝天,而咱们中国却对自己这段更波澜壮阔的历史不闻不问),不过作为春秋战国的创造者者—周王朝,反而成了默默无闻的小配角。从我们印象中开始周王室好像仅仅在武王、成王几代雄起了一番之后就成了受气包,整个春秋时期周王朝可谓姥姥不亲,舅舅不爱,谁都能欺负一番,到了战国更是沦落到“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

这就很奇怪了,作为诸侯之首,武王当年分封功臣是何等的气派和威风,周王朝雄踞当中,四方的小诸侯们如同众星拱月辅助天子,这样的格局是如何被打破的?作为尊贵威严的天子(也就是老天的儿子,同时也是诸侯们的“爸爸”),强盛的周王朝是怎么沦落到比孙子都不如呢?

那还得从郑庄公那一箭开始说起。

首先咱们来介绍一下郑国:郑国是西周的最后一个封国,郑国的祖先是周厉王(对,就是那个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周厉王,国都百姓们发起了暴动)的小儿子姬友(额,是这个姬友,您可别看成了基友哈!),姬友作为最小的弟弟被周宣王封为诸侯。

要说周宣王也是个可怜孩子,老爸作死被百姓们给赶走了,老爹自己拍拍屁股走人了根本就没想起儿子,于是身为太子的姬静只能躲在了召公的府邸中,气疯了的百姓们把召公家团团围住,并且要他交出姬静,逼得召公用自己的儿子代替这才免于一死,所以继承王位后的姬静对兄弟们都很照顾,而把小弟弟封在陕西郑地,是为郑桓公。

周宣王是个颇为不错的帝王,他在位期间东征西讨很是重振了一番周王室的声威,所以历史上也把这段周王室短期中兴的局面称为“宣王中兴”。这一时期也属于郑国与周王室的蜜月期,周天子不但任命郑桓公为周王室的司徒(主要是掌管全国的土地和户籍)委以重任。并在地理方面把郑国分封在周王室的东面,由此郑国也成为了最为依靠的屏障给天子以支持,郑桓公不仅是周王室的重臣和血脉至亲,在非常时期甚至可以借用王命,动用王室的军队!

不过这势头没维持多久就被爱情至上的周幽王给搞砸了,郑桓公看着败家侄子天天和褒姒腻在一起不理朝政,对百姓们则加重剥削,搞得诸侯离心百姓怨恨,在忧虑周王室的同时也在思考着郑国的未来:这个蠢货侄子迟早有一天捅出大篓子来,所谓覆巢之下无完卵,我得为我的国家和亲属们找好退路啊!

于是郑桓公把国家和子民搬迁到了虢国(也就是现在的河南荥阳)和郐国(今河南新密东南),这块地方属于中原地区,人口稠密,于是郑国开始进入了第二个阶段:高速发展。

果然不出郑桓公所料,周幽王十一年申侯联合缯国、西夷犬戎攻打周幽王,不久后犬戎攻破了镐京,在骊山之下杀死周幽王,郑桓公同时殉国。

而周幽王的太子姬宜臼则在外公和鲁、许等诸侯的拥立下继承了天子之位,是为周平王。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犬戎霸占了西周老窝不肯走,周平王只能于公元前770年迁都洛邑,史称东周。

由于大量的故土丧失,周王室仅仅拥有中原一隅之地,东不过荥阳,西不跨潼关,南不越汝水,北只到沁水南岸,方圆只有六百余里,真可谓是地窄人寡,别说和齐国等方圆数千里的大国,就连中等规模的小诸侯国都比不上.......于是周天子,作为诸侯国们的总爸爸,虽然表面上还维持着尊贵气度,但实际上已经虚弱不堪了。

此时的郑国国君换成了郑武公,他同样担任了周王室的卿士,当年的郑国与周王室可谓手足情深哥俩好,但现在时过境迁,一个早已经落魄不堪,而一个却如同初升之日冉冉升起,东周已经不需要郑国作为屏障,但是给郑国的特权却很碍眼。

于是周平王趁着郑武公去世,继任者郑庄公和他老弟共叔段在撕的不亦乐乎时想要偷偷撤掉郑国的卿士的职务,并暗中将朝政分托给虢公,以此来削减郑国的权利。但平王这货又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借口,于是反而被郑庄公抓住了把柄,郑庄公也是彪悍,不但当众埋怨周平王,甚至还亲自来到洛邑给周平王施加压力,周平王再三解释并赔礼,郑庄公依然表示不依不饶,于是周平王脑子一抽抽竟然提出与郑庄公交换人质......周王朝的王子狐被送到了郑国,而郑国的公子忽则来到了周,史称周郑交质。

您可是天子啊!身为君臣竟然还得“互换质子”来消除隔阂,真是脸都不要了!不过同样可以看出自周王室东迁后,势力已经衰微,周王朝的尊严和体面已经开始动摇了,而周天子也得看诸侯们的脸色行事。

公元前720年,苦逼了将近五十年的周平王终于嗝屁,接任者是他的孙子周桓王,而此时天下已经出现了混乱的端倪,周公所制定的“父父子子、君君臣臣”的礼仪模式已经开始崩塌,很多诸侯们已经开始不把礼法当回事了。

公元前719年,卫桓公被弟弟所杀,公元前712年,鲁隐公被大臣所杀,公元前710年,宋殇公被华父督所杀......

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刚上台的周桓王打算效仿周宣王振兴周王室,为了彰显周天子的威仪神圣不可侵犯,周桓王废除了郑庄公的卿士职务.......

郑庄公表示???没事你找我麻烦干嘛!

于是被激怒的郑庄公派兵割走了周王朝田地里的麦子,而到了秋天,周王室地里的谷子也被郑国军队给割走了......

三番两次被“偷菜”的周桓王大怒,直接率领着联军讨伐无理的郑国!注意啦,这可是整个春秋时期唯一的一次天子御驾亲征,被压抑欺凌许久的周王室终于开始觉醒啦,周桓王率领着诸侯扫荡郑国,纵横天下,终于让周王室再度复兴,成为一代英主!

才怪......

公元前707年 的秋天,周桓王的诸侯联军与郑国开战,结果联军在郑国的进攻之下溃不成军,三军四散奔逃,这还不算啥,最惨的是周桓王自己被一箭射中了肩膀,得,这下王室彻底没面子了......

经此一役可以说周王室真是威风扫地,体面不存,作为天下共主的周天子不但吃了败仗,而且竟然还耻辱的中箭受伤,在他们看来你这个所谓的天子哪里还有资格来号令天下呢!不就是个弱鸡么,老子给你几个大嘴巴子你就怂了!

“王者父天母地曰天子。”这一箭可以说是彻底的打破了周天子尊贵的神话(这种情况就很像日本战败后裕仁天皇穿着燕尾服与麦克阿瑟拍照片,当时日本的百姓们多年建立起来的天皇是神之子的信念彻底崩塌),而郑国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射了周桓王那一箭也可以说是彻底的打开了潘多拉魔盒,诸侯国们称霸的欲望被大大的刺激,于是在这种刺激下,崭新的时代将要来临:春秋开始了!!

作者:胡羽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