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上市银行爆雷40亿!你的钱还好吗?

罕见!上市银行爆雷40亿!你的钱还好吗?

8月20日,在港交所上市的锦州银行(00416)发布业绩预警,让市场大惊失色。

锦州银行预计2018年净亏损40亿元至-50亿元;同时预计2019年上半年亏损5-10亿元。

而就在2017年,锦州银行录得净利润约90亿元,基本上可以说日赚2400多万元。次年便沦为日亏近1000万元。

今年以来,锦州银行大消息不断。先是两次发布年报延迟公告并因此停牌,后又引入工行等三家战略投资者,随之而来的是高管大换血和增资扩股计划。如今,姗姗来迟的年报披露在即却已提前预亏。

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均预亏

锦州银行今日在港股发布的盈利警告称,预计2018年度将录得净亏损约人民币40亿元至50亿元,2019年上半年将录得净亏损约人民币5亿元至10亿元。这是近年来锦州银行首次出现业绩亏损。

对比来看,2017年度锦州银行录得净利润约人民币90.9亿元,2018年上半年录得净利润约人民币43.4亿元。

锦州银行称,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的预亏,主要是其为应对资产质量下行、不良资产未结清余额的增加以及执行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第9号,采用预期损失模型,增加计提金融资产减值准备,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所致。

锦州银行还表示,其正在落实2018年年度业绩及2019年中期业绩,业绩公告预期将于2019年8月底或之前刊发。

同日发布一份董事会会议召开日期公告也显示,锦州银行的2018年年报及2019年中报,大概率将于月底发布。公告称,董事会会议将于2019年8月30日举行,审议事项即是2018年全年业绩、2019年中期业绩及其刊发。

两次延迟披露2018年业绩

锦州银行首次广泛进入媒体视野,是由于今年其两次延迟发布2018年年报。

今年4月1日,锦州银行公告称,由于需要额外时间提供核数师所需资料,其2018年业绩将迟延刊发,同时推迟董事会会议,该行H股和境外优先股也自当日起停牌。

5月14日,锦州银行再度发布延迟披露年报的公告,称根据可得资料,难以合理准确地给出审核工作的预计完成日期,以及董事会会议、刊发2018年业绩和年报的估计日期。股票也继续停牌。

半个月后的5月31日,锦州银行公告称,董事会及其审计委员会接获安永辞任函,提出即时辞任该行核数师。

安永在辞任函中表示,在进行锦州银行2018年度综合财务报表审计期间,注意到有迹象显示银行向其机构客户发放的某些贷款实际用途与其信贷文件中所述的用途不一致。对此,安永要求其提供额外证明文件以证明客户偿还贷款的能力(尤其是可被强制执行的抵押物)及该等贷款的实际用途,旨在评估该等贷款的可收回性。

然而截至当时,安永未能与锦州银行就处理未完成事项所需的文件范围达成一致,也未就上述未完成事项及完成审计的拟定时间表达成一致。

6月28日,锦州银行宣布董事会已决定委任国富浩华(香港)会计师事务所为该银行新任核数师,并称国富浩华已开始对其2018年的审计工作,预计将于2019年8月底前发布2018年年度业绩。

曾是辽宁最大的上市公司,总资产超7000亿

公开资料显示,锦州银行总部位于辽宁省锦州市,2015年完成赴港上市,是当地规模最大的上市公司。截止2018年6月30日,总资产规模超7483亿元。

上市后,锦州银行业绩一路狂飙,保持极好的成长性。

2013年至2017年期间,锦州银行的营收规模累计增长近380%;归母净利润从13.55亿元增至89.77亿元,增幅高达560%。一直到2018年中报,该行上半年实现归母净利润规模也仍微增至42.30亿元。

其中,2017年年报显示,锦州银行的营收,75.2%来自锦州地区,12.9%来自除锦州外的其他东北地区,也就是说,其营收来源9成出自东北地区。

锦州银行如此强劲的赚钱能力,在经济不景气的东北地区太过于抢眼。

更为值得一提的是,锦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不良贷款率往往是衡量金融机构信贷资产安全状况的最主要指标之一。

2014年至2017年,锦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99%、1.03%、1.14%、1.04%。丝毫不逊色于国有四大行(工农中建)。

仅从2017年来看,上述四大行中这一项最低的为中国银行,为1.45%,仍高于锦州银行0.41%。若分地区来看,四大行在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均高于其自身综合不良率。

同样以工商银行(601398)为例,2017年在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达到2.67%,这一数字位列所有地区之首,同时也超过工行当年总行的不良贷款率。

从其他三大行的数据来看,其东北地区的不良贷款率同样高于其自身综合不良贷款率。

如此来看,2017年之前的锦州银行不仅赚钱能力、成长性异常突出,风控能力亦异常强悍。

然而,这样的异常“风光”在2018年4月,戛然而止。

“爆雷”前夕,锦州银行迎来”白马骑士”

◆◆市场化受让股权

◆◆

7月28日,锦州银行发布公告称,在地方政府和金融管理部门的支持及指导下,锦州银行部分股东向工银金融资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工银投资”)、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信达投资”)及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了其持有的部分该行内资股。

有接近该交易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由于锦州银行和其中两家战投均是上市公司,因此在重组过程中,严格按照市场化法治化的方式进行。比如为了兼顾战投和原股东的利益,协议转让也采用了簿记建档的公平方式进行收购,定价上采取的是可比公司的定价机制并设置价格调整条款。

据介绍,锦州银行此前有内资股东109家,为了不触发上市公司全面邀约收购的条款,三家战投拟受让的存量股份为20-25%。知情人士称,“前期监管部门先约谈违规占款的股东,要求其尽快归还贷款,如果不能在限定的期限内归还贷款则以股抵债。不过,为了保证收购的公平性,最终的受让方案是把出卖股份的机会向所有的锦州银行内资股股东开放。”

具体的措施是让锦州银行的原股东,通过簿记建档的方式申报拟出售的份额和价格。

据前述人士透露,截至7月27日,簿记建档收到27份卖出报价回复,涉及股份17.25亿股,占股份总数的22.16%。截至7月28日,合计有24户股东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涉及股份数量16.84亿股,占比为21.64%。

7月28日,工行和中国信达分别发布公告:

工行拟通过全资子公司工银投资出资不超过30亿元受让锦州银行的内资股股份,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0.82%;

中国信达全资附属公司信达投资拟受让锦州银行内资股股份,占锦州银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比例为6.49%。

此外,中国长城也将受让4.33%的股份。

根据工行和信达的公告,也有人初步计算了锦州银行的受让价格,认为转让价格与停牌前的最新收盘价和账面价值相比有较高折价。为此,前述人士表示,由于受让的是非流通股,因不能上市流通,流动性差,转让时通常较流通股存在明显流动性折价,将采用通行的可比公司价值法,确定三家战投的最终受让价格,预计平均市净率不超过0.5倍。

对此,分析人士认为,在中小银行出现阶段性的流动性困难的情况下,由一些政策性的大行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接管相对实力较弱的银行,有助于改善市场信用不均衡的状况。

在风险集中处置之后,锦州银行的存续危机或暂时得到化解,但在分析人士看来,若要摆脱困局,迎来由衰转盛转折点,锦州银行还需要更多努力。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