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管理架构生变 贾跃亭辞去CEO转任CPUO

FF管理架构生变 贾跃亭辞去CEO转任CPUO

文/梁锶明、赵毅

近日,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以下简称“FF”)官方声明提到,任命毕福康(Dr. Carsten Breitfeld)为全球CEO。同时,FF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出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hief Product & User Officer)。

官方声明提及毕福康加入的原因,“我决定加入FF主要是出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贾跃亭先生;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三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据了解,FF从去年底就已经着力推动公司顶层治理架构变革。作为此次组织架构变革中的重要一步,FF也正式宣布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贾跃亭则提到,“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FF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

2018年下半年,FF官方声明多次提及公司面临的现金流危机。而在4月30日,FF获得了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当中包含1.5亿美元的供应商信托。FF内部人士表示,“我们的股权融资一直在进行中的,目前还在努力融资。”

FF宣布“换帅”

关于FF治理架构调整以及贾跃亭卸任CEO的消息传出后,FF方面也发布了官方声明。

先是在8月29日,FF官方声明提到,FF从2018年底就已经着力推动公司顶层治理架构变革,并已经正式进入执行阶段。此外,官方声明提到,贾跃亭过去两年来通过多种方式已陆续偿还超过30亿美元的国内债务,还债信托基金的设立就是为了尽快彻底解决债务问题。

9月3日,FF正式宣布任命毕福康为全球CEO;FF创始人贾跃亭将辞去CEO职务,出任CPUO。贾跃亭将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

资料显示,毕福康在宝马公司工作了20年,担任集团副总裁兼i8项目负责人。2017年,毕福康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了新能源汽车品牌拜腾(BYTON),曾担任拜腾汽车CEO及董事长。2019年4月上海车展媒体日首日,毕福康现身艾康尼克展台,并宣布加盟艾康尼克出任CEO。

时隔仅5个月,毕福康又宣布加盟FF任CEO。

对此,官方声明提及毕福康加入的原因。毕福康表示与贾跃亭已经相识多年,并也在过去四年中曾多次讨论过其加盟。“我决定加入FF主要是出于以下三方面的原因:一是贾跃亭先生;二是FF行业领先的产品和技术;三则是全球合伙人制度。”

FF方面提到,创始人贾跃亭将与毕福康携手,构建一支更强大的产品技术和全球管理团队,并将继续深入推行顶层治理架构变革。“作为此次组织架构变革中非常重要的一步,FF今日也正式宣布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对此,汽车分析师任万付提到,FF组织架构变革力度比较大,但也是一种必然,FF需要改变原来带给大众一言堂的形象。电动汽车观察家邱锴俊则认为,FF招募全球董事长恐怕还是表态愿意接受贾跃亭不再主导的条件,换取融资支持。但贾跃亭对FF的影响力很大,除非能有股权的安排,新的投资方获得绝对掌控地位,否则这个新董事长可能还是不能充分自主。

此外,邱锴俊表示,贾跃亭辞去CEO可能是不得不做的选择。“此前,贾跃亭已经在国内的失信人名单上,恒大收购FF过程中,就提出贾跃亭个人征信问题,要求他避让。贾跃亭不做CEO,可能更方便融资。”

FF91仍未量产

FF方面提到,毕福康将带领FF持续打造行业领先的前瞻创新技术及产品,管理团队高效运作,并全方位推动公司正在进行的融资活动。短期内将领导团队全力冲刺FF 91电动车的量产准备工作,并完成FF 81智能电动汽车的最终研发。

早在2017年初,FF于拉斯维加斯上的CES展上就正式发布首款量产电动车FF91。FF官网介绍,FF 91的0~60英里/小时加速时间仅为2.39秒;每次充电可行驶超过300英里(EPA)。不过,2018年8月底,FF91首辆预量产车才在美国汉福德正式下线,随后一段时间FF官方微博披露了首辆FF91预量产车进行第二阶段测试的信息。

2018年下半年,FF官方声明多次提及公司面临的现金流危机。FF北美财务副总裁Michael Agosta曾在2018年11月发布的法庭文件中表示,FF至少需要1.16亿美元才能开始生产。2018年底,FF方面提到,签约了美国投行斯提夫尔(Stifel)作为财务顾问,与全球多方不同背景的投资人洽谈。

不过到2019年3月,FF暂未迎来融资消息,而是决定出售内华达州北拉斯维加斯900英亩(约5463亩)优质土地,报价为4000万美元。FF方面在声明中提到,将在2019年内努力筹集足够的资金,尽快将变革性产品FF 91推向市场并为今后的大规模量产FF 81做准备。

时隔十几天后,FF宣布与第九城市 (Nasdaq: NCTY,以下简称“九城”)签署协议,成立专注于在华研发、生产和销售豪华智能互联网电动汽车的合资公司。双方约定,九城将向合资公司注资最高达6亿美元以满足制定的战略目标达成,FF将向合资公司注入中国相关生产基地资产,并将对合资公司授予指定车型的独家生产、营销及销售权。合资公司预期年产量可达致30万辆,分两期实现。

4月30日,FF获得了一笔2.25亿美元的债权及信托融资,当中包含1.5亿美元的供应商信托。FF方面提到,“供应商信托计划将为FF的主要供应商提供更大的信心,并获得他们支持FF 91按计划生产的承诺”。此外,FF将由Stifel Nicolaus&Co.作为财务顾问进行股权融资计划,FF目前和其他多个投资方进行了接洽,并预计将于今年第三季度初完成股权融资计划。

任万付提到,现在FF要做的就是改变、进步,才能有希望存活下来,FF要想进一步发展,还需要来自资本更多的支持。邱锴俊则认为,FF现有融资肯定不能撑到量产。“他们此前所谓的融资,都是融资计划,新的‘投资方’都是准备拿FF的项目再去融资的,不是真金白银投入。”

造车新势力难逃“钱关”

除了FF以外,国内不少造车新势力也“为钱所困”。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在2017年发文感慨:“以前看别人做车觉得100亿元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元都不够花。”蔚来汽车董事长李斌也曾在采访中表示,“知道造车烧钱,没想到这么烧钱。”

2019年3月,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公开提到,对于造车新势力,各方言论可能褒贬不一,但从阶段数据来看,唯一能统一的特点就是“烧钱”,即大规模的资本投入。此外,核心技术开发、整车制造基地和服务体系的设定,需要至少百亿级资金的持续投入,行业整体融资额可能已接近1000亿元规模。

据了解,作为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企业之一,蔚来2018年度总收入为49.512亿元,汽车销售总额为48.525亿元,占总收入的98%;全年经营性亏损为95.956亿元,同2017年相比增长了93.7%;净亏损为96.39亿元,同比增长92%。2016年~2018年累计亏损达172.3亿元。

近日,本报记者报道多名国金汽车员工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进行投诉的事情。国金汽车员工在人民网地方领导留言板反映,公司由于经营不善的关系,连续拖欠公司员工4~6月三个月的工资。

而国金汽车拖欠薪资的事,实际亦是部分造车新势力的缩影。为了更好地发展,不少造车新势力也开始思考资金与发展间的关系。

2019年5月,新特汽车正式完成B轮融资,由重庆市长寿区相关产业基金领投,多家机构跟投完成。尽管新特汽车获得新融资,新特汽车CEO先越接受媒体采访时仍提到,今年的融资形势一定不如去年,所有的新势力都是这样。新特汽车现阶段的目标是要“活下来”,为此2019年上半年新特汽车把重心放在了未来规划而非交付“砸量”上。

云度新能源方面此前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时也表示,目前在资本层面正在寻求多方面的突破。“一方面是吸引外来优质资本;另一方面是积极筹措推进科创板事项,但是这都需要一个过程,等到有阶段性结果的时候我们会及时向大家公开。”

对于目前国内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处境,任万付提到,资本已经彻底冷静下来,落后的企业想要获得新的融资比较困难。但对于已经量产交付并达成阶段性成果的企业来说,会继续获得资本的青睐。“资本热潮的退却,对造车新势力来说确实造成了一定影响,毕竟这些企业还没有一家能够实现盈利和自我输血。”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