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智慧的一次夺权,刘秀罢黜所有功臣派的军权,何以安然无恙

史上最智慧的一次夺权,刘秀罢黜所有功臣派的军权,何以安然无恙

《后汉书•贾复列传》记载:“朱祐等荐复宜为宰相,帝方以吏事责三公,故功臣并不用。”意思是说,朱祐等人向刘秀推荐贾复出任宰相(大司徒),刘秀把政务全部交给了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同时将所有的功臣排除在了朝政之外,包括贾复!

不光如此,就在这一年(建武十三年)前后,刘秀一口气罢黜了,所有尚在世的功臣们的军职(除了大司马吴汉)!

贾复

贾复位列云台二十八将第三位,左将军,与他同时罢免的还有云台二十八将之首,右将军邓禹,及云台二十八将第四位的建威大将军耿弇!

就在前一年,随着西蜀割据势力公孙述的被灭,历时十二年的全国统一战争大功告成,光武帝刘秀终于成了无以争锋的至尊者!第二年,刘秀就迫不及待地将一批刘氏远亲王爷,降格为侯爵,同时册封他的母族、妻族及恩宠人员四十五人。

再接着,跟随他征战十余年的功臣们,纷纷被剥夺了军权!“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似乎哪个王朝的建立,都离不开这个俗套!

不过,东汉政权的建立者们似乎很“窝囊”,面对刘秀赤裸裸的过河拆桥,竟然没有一个人奋起反击,风平浪静得连史书都懒得说这件事。若不是从个人传记里慢慢梳理分析,很少有人注意到这个事件的发生。

大伙儿提着脑袋跟刘秀闹革命,甚至拿着整个家族的命运做赌注,无非是为了博个高官厚禄,结果革命刚刚胜利,就被刘秀一脚踹了!

云台二十八将

皇权与功臣派的冲突,就是历朝历代解不开的死结。后有朱元璋的屠杀功臣,前有老祖宗刘邦的杀戮,即便处理得最好的赵匡胤和李世民,也多多少少留下过一点遗憾,为什么刘秀手下的骄兵悍将们就那么“怂”?

天助刘秀(天时):革命成功时,近一半功臣已经离世

后人都说刘秀是“位面之子”,给刘玄打工两年,就自主创业做了皇帝,太神速。其实不是那样,刘秀登基后,统一天下整整用了十二年,算上称帝前平定河北的两年,一共用了十四年时间,才换来一个完整的江山社稷!

十四年间,很多追随的刘秀的功臣们,都早早离世了!到建武十三年,云台二十八将中,有十二人先后离世,还有一位在床上长期养病的。

比如,对统一战争功劳最大的两位将军,冯异和岑彭,冯异于建武十年病逝于军中,岑彭于建武十一年被公孙述的间谍刺杀。

冯异

近一半将军的早逝,虽然是一件很不幸的事,但客观上又对刘秀解决功臣派的安置问题,大大减小了难度!

自觉转型(地利):大批功臣偃武修文,转型为地方官员

刘秀的队伍,跟朱元璋和刘邦不一样,他的团队以士族阶层为主体,只有少数农民领袖。也就是说,本质上,刘秀政权是豪门士族政权。这个政权有一大特点,大多数人都是读书人出身,至少有一定文化底蕴。

比如邓禹,他年轻的时候在长安求学,是刘秀的小学弟。比如贾复,是《尚书》学派的专家,典型的儒将,同样的情况还有祭尊等。又如耿弇、寇恂等,都是豪门士族大户出身,自幼研读儒家经典。

像吴汉、臧宫这样的贫苦农民出身,在刘秀阵营中寥寥无几。这个客观小环境,对天下统一后,军人的转型提供了更多可能性。

吴汉

以邓禹和贾复为例,他们被罢免左右将军职务后,重新做起了儒家学者,帮助新生政权从事教书育人的职业。既发挥余热,同时又回到读书怡乐中去,对士族阶层来说,真是一大幸事。

“复知帝欲偃干戈、修文德,不欲功臣拥众京师,乃与高密侯邓禹并削甲兵,敦儒学。”

还有很大一部分人,转型为文职官员,出任地方官员。尚在世的十五位云台二十八将,就有六七位,出任各地太守。

士族阶层宽阔的眼界,和豁达的生活态度,无疑让他们的选择更多样化,不像刘邦和朱元璋的功臣们,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彼此信任(人和):刘秀的宽容豁达,赢得功臣们的信赖

跟一般的开国皇帝不一样,刘秀的出身是读书人,儒家士族,这个身份决定了刘秀宽和的处事态度,更与暴虐不沾边。

刘秀

刘秀一生杀人不多,即便对敌人,他都尽量以收拢感化为主。比如隗嚣、卢芳等,都是对他反复背叛。又比如邓奉叛乱被俘后,刘秀很体谅他的不得已,在岑彭和耿弇坚决反对下,才被迫处死了邓奉。

刘秀的云台三十二将(包括篇末四将),没有一位遭到政治迫害,这在任何一朝都不可思议。

正是这种长期以来形成的信任,刘秀与功臣们很少发生龃龉,即便出现危机,也能以心照不宣的方式,圆满地解决。

最典型的就是邓禹西征危机,和冯异四年远征期间,受到同僚诬陷。这种事放在刘邦和朱元璋身上,大概率会酿成君臣反目,但对刘秀和他的大臣们来说,就是一段小波澜,丝毫不会动摇双方彼此信任的根基。

这个信任基础,让功臣们不会担心丢掉兵权后,会遭到皇帝的清洗,也不相信刘秀会过河拆桥。

邓禹

安置得当(得法):授爵不授官,以爵禄换“股权”

有了上述的天时、地利、人和,再加上刘秀得法的安置措施,最终确保了功臣们在被夺权时,能做到心静如水。

刘秀的队伍里很多将领有私人部曲,他们是带着私人武装来投靠刘秀的,也就是说,他们不是普通的打工仔,而是带着股本的“股东”!

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回报不仅仅是“工资”,还要有分红!显然,皇权是不可能实行股份制的。刘秀的智慧表现出来了,皇权虽然不能实行股份制,利益是可以按股份制分红的。

这就是刘秀独创的“授爵不授官”,以爵禄换“股权”的架构。

这个问题,不是等到革命胜利才去执行,事实上,在东汉政权建立之初,刘秀就已经潜移默化地,将这个模式传达给了“股东们”。

宋弘与刘秀

建武二年,大司空王梁被免职,由宋弘接任。建武三年,邓禹西征失败,被免去大司徒,刘秀立刻任命伏湛接任。伏湛被免职后,又由侯霸接任大司徒,侯霸之后是韩歆。

宋弘、伏湛、侯霸、韩歆跟功臣派不一样,他们是纯粹的“打工仔”,不是东汉政权的“股东”,是一群靠治国才能,从帝国领工资的高级白领。

这等于早早地向功臣们释放了一个信号:未来治理国家没你们的份!

是不是很像现代企业管理体制——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现代企业经营模式!也就是说,在刘秀的阵营里,其实一直就有两条并行的线,一条是由功臣派构成的军事团队,他们的身份是“股东”,责任是统一天下。另一条线是由儒家学者构成的文职官员,他们的身份是打工仔,责任是治理国家。

十余年的运行,早已经让功臣派们对自己有了准确的定位——天下统一使命结束,静等公司分红!因而,当他们被免职的那一天到来时,他们其实早就有充足的心理准备了!

贾复

刘秀的分红是相当的康概,建武十三年四月,他一口气给三百六十五位大大小小的功臣们增加了食邑,万户侯比比皆是!

比如邓禹,食邑四个县,方圆三百里,贾复更牛,食邑六个县!这是什么概念,几乎等同于一个郡!汉代封侯分亭侯(村级,食邑几户到几十户),乡侯(乡级,食邑几十户到几百户),县侯(县级,食邑从几百户到几千户)。

再往上就是一个郡,那就相当于一个王国,一般用于王爷的封邑,而不是侯爷。也就是说,刘秀的功臣们,有很多人名义上是侯爵,实际上享受着王爷的待遇!

窥管见豹,刘秀对功臣们的“股权赎买”,是大大溢价的!哪个股东不偷着乐,还闹什么闹?

这就是一段隐藏在平淡的史书中的故事,因为天时地利人和,加上刘秀个人的政治智慧,将这个非常棘手,甚至可能带来矛盾激化,引起政权动荡的夺权事件,竟然波澜不惊地解决了,而且做到了皆大欢喜,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