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大唐龙飞

玄武门之变,大唐龙飞

玄武门地理优越。处在是长安城太极宫的北门,整座皇城的制高点,紧贴那神圣的皇权,跟日渐年迈的老皇帝,属于咽喉要道。早在几年前,李世民就在此安插一位叫常何的城头官,一位不折不扣的心腹,赐官赐银维护着。

常何负责开门关门,静静地值守,安守本分,地雷一样,只有在关键时刻才能爆发出大效应。不得不说,经历过战场大场面,大生死的李世民早已经悄悄地占得先手。敌不动我不动,敌欲动我先动,料敌于先,胜败渐明朗。

生有一颗帝王心,敢于胜利。秦王出身贵族,祖上五代都是朝堂上的柱臣,十八岁出道,先是果断杀死隋炀帝亲信,太原副留守,揭起反隋大旗。之后便是迫降陇右薛举,薛仁杲父子;又是大败北方雁门,定襄附近的刘武周,唐军收复并州。

再就是负隅顽抗的王世充,跟前来救援的窦建德。一个被彻底大败投降,一个被生擒活捉。东西南北中,全胜。隋末唐初,偌大一个烂摊子被迅速收拾得妥妥得,十全武功,秦王能独得八分,内外归心,秦王威武震天下。

比起一场场的胜利,更懂得收复人心,每一次胜利都多有所获,武将文臣多铁心跟随,哪怕此后受太多委屈也无怨无悔。得了天下,爵位也是越封越大,越封越多,已经到了无官可封的地步,再朝上封就只差李渊脱袍让位了。

功高震父皇,此刻李渊还不算太老,刚当过上皇位才几年,留恋很留恋,还想多暖一会,于是就封了个天策上将军,人臣之极。一部江山是我打出来的,这部江山须我来坐,就凭我晚生了几年就得为他人做嫁衣。那个喜欢打猎,饮酒贪色,性情宽缓的太子。秦王心中极不悦。

举大事者当有一颗忍耻之心。当这位战场上叱咤风云,虎牢关前临危不惧的少年将军,回到朝堂上时候确是处处被挟持。老是游离在父皇跟他的几个嫔妃间,还经常受气被训,活得多小心总还有许多多人白道你不对,有罪。

老父皇又比先前老上了不少,似乎天底下的大事小事都多听身边的枕头风,朝令夕改,说过的话可以不算,又不算。真想不到,宫闱比战场勾斗得更厉害,自己恰是一步步被逼到墙角。见惯了大场面,赢下遍地枭雄的李世民,却在这里眼看要败下阵来。谣诼謑诟,出自屏帏。忍耻之心,却想多说些。

《红楼梦》中,一把大年纪的刘姥姥,因为女婿家狗儿没口饭吃,端着那张厚脸去贾府讨生活,受多少冷眼冷鼻子,再如女皇一样的凤姐跟前,人瞧都不多瞧上一眼。可,后头贾家事败,亏得人刘姥姥卖田卖房将巧姐救出,能忍耻,能报恩。反观现实中有些个,也有为也有位的一小撮人,伸手五个令,握拳想打人,搅坏了世风。

治国者信,治军者诈。秦王长年在外领军,深谙此道。谋定而后动,讲究先发制人,眼中只有胜利,对面就只有对人,做事绝不拖泥带水。先是利用老父皇引诱出太子跟元吉,在玄武门跟前又将随从截在门外。此时已经没有兄弟情深,而是两军阵前,不是你死便是我亡。剩下的事,便是影视剧中的那一迭子,演了又演,说了又说。

日月所照,无思不服。秦王能打天下,更懂得治天下。举贤任能,善于纳谏,轻徭薄赋,减轻刑罚珍爱生命,移风易俗,善于与功臣相始终。历史上诸多皇帝中,又能有几能做到其中的一半子,怕也能成个明君了。

国富国强,一举打败突厥,擒获颉利可汗,西边击败吐谷浑,和亲吐蕃,又用他们自己人管理好自己人跟他们那片土地,相当于现在的自治,再在整体上服从中央,最后大家都是自己人。汉强唐盛,这应该就是强盛二字的来源吧。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跟唐纪中的这句:日月所照,无思不服。而今念来,满口是刚,强盛至极,又不知在多少中华儿女心中生根。

从后来看,太宗治天下比打天下更厉害。这比那只不过早生几年,无能便靠仁孝想博图皇位,真要是侥幸坐上了,估计也会很块湮没在红尘中,一位扶不起的阿斗哥,哪有这个能力开拓一片盛世。其实秦王也是人,并非人如铁石,心肠蛇蝎。

贞观十八年,亲征高丽,路过洛阳,写了篇《感旧赋》,很是动人。流盼城阙之间,睹弱龄游观之所,风云如故,卉木维新,少壮不留,忽焉白首,追思囊日,缅成异世,感时怀旧,抚辔忘归……简直就是个多愁善感的情种,哪是那位翻云覆雨的帝王。

一门,一世界。玄武门之变,还不到百年,傻货唐中宗李显的儿子,太子李重俊也是被韦后,武三思,逼到死墙角中。小伙也学着按照曾祖的套路,也想玩了一回。这一次,铁铸的玄武门却绝情地关得铁紧,决绝地关住了通往皇权的路,不像上一趟,轻开个小缝,开出个盛唐来。

站在高高玄武门城头上的中宗韦后一干人,一个劲地吆喝,父子叫阵。无奈,几个叫嚷后,手下人便倒戈了。太子太嫩了,逃又没逃远,也被手人倒戈反杀。这点跟汉武帝的太子刘据的结局差不多。仰望住高站城头上的父皇,光凭一腔热血,攻又攻不进去,真难想象太子重俊当时有何感想。

一门,一世界,倘若攻得进去,便是龙头,攻不进去败了,便是猪头。太子重俊的人头最终被当猪头一样,被自己的父亲唐中宗李显摆在武三思的灵位前,大祭。杀掉武三思一门,也算是为大唐除害,可是昏庸的父皇又哪能看到,太子重俊也只能算个够本。

玄武门之变三天后,高祖李渊便脱袍让位。死了两个耀眼的儿子,十个皇孙,一颗颗鲜活的人头滚球落地,李渊一口老血能喷多远,自己也被人利用受尽冤屈,打击太大,整日躲在深宫中,跟自己那一大帮爱渣渣的妃子们,继续造人,有生下十几个儿子。

后来也只有个滕王李元婴的出名些,至今还有篇滕王阁序,满流传。人老心未老的李渊也识趣,躲儿子,躲这个曾是自己的一片江山,独自一人悄悄舔伤口。

史料记载,老太上皇闻擒颉利,高兴得一汪老泪止不住,叹道:“汉高祖困白登,不能报;今我子能灭突厥,吾托付得人,复何忧哉!”

上皇跟上与贵臣,诸王,妃,主置酒凌烟楼,酒酣,上皇自弹琵琶,上起舞,公卿迭起为寿,逮夜而罢。多高兴的一小老头。

《资治通鉴》小小的一句,道出父子间,终于相逢一笑泯恩仇。多少难咽不下的隐隐作痛的往事旧情怀,就让它都过去吧。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