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钻”凿穿铜墙铁壁之外,是阿根廷的狂热

“真钻”凿穿铜墙铁壁之外,是阿根廷的狂热

一场篮球比赛,能看出足球的体验,恐怕也只有在阿根廷人覆盖全场的歌声中对阵法国才有这种氛围——看到姆巴耶这个名字,我就总想说,你倒是来几个反击球啊,长途奔袭洞穿阿根廷老迈的后防线啊,要么畏畏缩缩不敢射,要么怒射偏出,看来还是不“配”啊。

阿根廷,法国,那边还有个西班牙,这些国家足篮两开花还真是厉害,美国队独自一档,东欧球队们第二档的时代已经是很遥远的故事,在美国队大佬们不来的世界杯上,就跟足球西甲强一样,篮球世界杯竟然也是西甲球星闪耀,西班牙语系在大球上到底有什么魔力,实在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当然了,最闪耀的那颗钻石终归还是咱们CBA的——对于斯科拉只有尊敬,了不起,太了不起了。




阿根廷人又交出了一场...恩,这场没那么艺术,但让人感慨万千的比赛。

你们可能想不到,我在观赛时,脑子里先想到的不是吉诺比利,而是足球场上熟悉的几个后腰球员——奔跑,不停的奔跑,大面积扫荡,拦截球,反击过渡推进,体能几乎无限,永不知疲惫。

如果说阿根廷对法国占了些什么便宜,那就是他们打塞尔维亚的比赛比法国队打美国队的比赛早一天,也就多休息了一天,但他们比赛中所展现出的退防速度、围抢积极性、防守阵型的伸缩性和轮换速度,依然不是多休息一天就能解释得了的——这就是一支体能过硬的球队,球员们斗志昂扬,精力饱满,上场就开跑,单防给足对抗,防挡拆双人夹击侵略性满满,这跟他们防塞尔维亚的思路差不多,区别是,那一场他们用传球和跑位拆解塞尔维亚的防守给人留下了太美妙的印象,以至于人们对他们防守端表现给予的赞美只是一带而过,而这一场,你不得不用最热情洋溢的语言称赞阿根廷人在这一端的顽强,法国人就像被胶水黏在了原地动弹不得,这是理论天赋更高,身体素质更好的美国队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阿根廷人的防线不会再被反击奔袭洞穿了。

所以坎帕佐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我喜欢用“比赛能量”这个词形容一名球员的活力,它大概涵盖了积极性和体能两方面的评价,坎帕佐应该属于比赛能量满满这个类型。一支球队的后场核心,在防守端被赋予更轻的任务,被队友们保护起来是更常见的现象,但坎帕佐看起来在防守端也是阿根廷不可缺少的核心环节,他甚至在一段时间里被拿去盯防法国队的箭头人物富尼耶,他的横移,他的小碎步,他的身体对抗,他连滚带爬的挤过掩护,如牛皮糖般缠斗的身影令人震惊——在NBA,你会把类似的评价赋予斯马特、贝弗利这些真工兵型球员,在所有极具创造力的天才身上,纵然他们也有顽强的防守,通常也只会跟强硬和机智联系到一块,比如保罗,你会称赞保罗精准的预判,吐槽他的小动作,但你不会把那些形容小角色打不死精神的形容词放在炮主席身上,那跟他的身价和地位并不相称,但坎帕佐可以把自己摆在那个位置,他每一个防守回合的拼搏态度都像对待“生命中最高光时刻”那样不肯让步,展示出179身长体内用不完的比赛能量。






富尼耶会是怎样的体验呢?就像一个白净的英俊少年,场边女朋友一脸花痴的等待自己展示球技,偏偏野球场上一哥们不穿上衣,一身油腻的死皮赖脸跟你玩贴胸舞,弄得你一脸嫌弃又不好发作,除了躲着这厮之外,也别无他法。




坎帕佐的凶恶并不止于单防,他对球的机警和协防围抢能力在与塞尔维亚的比赛中就展示的淋漓尽致,这场球还要更加夸张,虽然阿根廷全场比赛只有2次抢断,数据上远不如打塞尔维亚时那样吓人,但一定程度是因为法国队遭遇夹击压根也不传球,单干的风格相对不容易被断球,以及阿根廷造成法国失误的方式有很多是出界球。





阿根廷打定主意,就是要把兵力压在持球人侧,相信法国队不传或者传不过去,不管是内线防挡拆的夹击,还是坎帕佐为首的小个球员大胆放掉对位者去强侧的围抢,都能看出这样的思想。






阿根廷的获胜之匙,最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的防守侵略性——不惜体能的给足对抗,局部增加人数对球施加压力,以及良好的阵型伸缩性不至于因为过分的侵略性导致弱侧被爆。如果塞尔维亚这样的强弱侧转移球能力尚不能把他们打死,那么法国队就更加不用提——这个悬念就只能留在拥有卢比奥和小加的西班牙身上了。

那么,美国队完全奈何不了的戈贝尔,阿根廷人是怎么拆掉这个碉堡的呢?

答案就是——他们压根没把戈贝尔当碉堡。现在回想美国队与法国队的比赛,在如何拆戈贝尔问题上,美国队有点过于执着了,每个回合挡拆找戈贝尔,试图让中锋参与战术,让戈贝尔处于被调度中,避免他的协防干扰——这虽然是正常思路,但持球投表现不佳,攻筐完全吃瘪,最终葬送比赛也属于死的毫无新意。




阿根廷比赛初期的套路能看出,他们不打算用单挡掩护针对戈贝尔的方式来拆法国队的护筐,即使他们也有不错的持球投能力——阿根廷的重点在左侧低位,第一节就打了茫茫多的左侧低位单挑。





打低位的风险在于,如果你要吃到篮下,还是会进入戈贝尔的防区,如果不吃到篮下,翻身跳投的稳定性不见得高于挡拆持球投。但实际情况是,阿根廷在低位长时间没有遭遇法国队的篮下协防,大量一对一强吃打成,这里有法国队整体蒙圈,特别是戈贝尔状态不佳,形同梦游的原因,但如果法国队认真看了阿根廷与塞尔维亚的比赛,他们也应该知道——阿根廷每个位置的传导球能力和跑位能力是极为可怕的,一旦协防的时机把握不好,代价很大。



这也许是法国队忌惮的东西


这可能让法国队在协防还是不协防问题上犯了嘀咕,第一节以谨慎态度先看看一防一效果如何就成为了合理解释。

事实也证明,只要法国队盯人防守稍有疏忽,阿根廷的传球就到了。




这种不知道要怎么防的状态持续了很久,以至于法国队对持球人毫无压迫性,可以用这样的方式目送对手扣篮。




在慌乱逐渐归于平静,法国队逐渐找到协防感觉后,你发现阿根廷人还是不怕——戈贝尔可怕吗?可怕,但只要不正面挑战他就好了,持球人相信自己的牵制力,相信自己的传球,相信队友会出现在正确的位置接应,那么就会出现这样赏心悦目的回合:




挡拆走篮下带走协防球员,再回敲跟进队友扣篮的画面,在NBA最容易在哪对组合身上看到?答案应该是卢比奥和画面中被戏耍的戈贝尔——又是一个西班牙语系的控卫——你也可以回忆一下,西班牙与澳大利亚的比赛中,卢比奥挡拆带走博古特,给小加的那个回敲碾压米尔斯的上篮。




当法国队也开始对持球人施加压力的时候,再看看阿根廷的大范围转移球能力——这不是坎帕佐,也不是拉普罗维托拉,这是贝尔多萨的传球,阿根廷能传球的人太多了。




对于要不要上提改变防守阵型,法国队是迷乱的,错误时不时就得犯几个——压出去就被传球调动,不出去更不行,你真的不能直接给阿根廷队投篮机会,他们把握机会的能力很强。



戈贝尔没出去,其他人也没抢上去




法国队全场比赛几乎不夹击低位,但这个球错位太大了,戈贝尔去夹击,斯卡拉自己运球出去,戈贝尔没跟出去,于是老将手起刀落


阿根廷人给法国队钉入棺材的武器来自外拆三分球——对付戈贝尔的球队,这是最好的针对武器之一,洛佩斯和特纳有这本事没拿出来,结果老斯科拉拿出来了。





比赛全程都能感觉到,阿根廷始终处于游刃有余的状态,一切仿佛尽在掌握——他们远比法国队知道如何防守对手,而法国队既不能适应阿根廷的侵略性防守、合理利用犯规和快速退防,也找不到防守端一劳永逸的策略,全场处于被动调整的局面。

不得不感慨,这届世界杯,让人又一次认识了阿根廷篮球,又一次认识了斯科拉——39岁的斯科拉,黄金一代最后的战士,一个展示了完美团队属性,具备单点针对能力,依然拥有卓越技术和聪明才智的FIBA赛场T0内线——但是,好吧,篮球世界是个神奇的地方,为何在CBA...



斯科拉面对戈贝尔防守依然不惧,低手上篮造犯规——反过来,法国队没能找到一次轻松的低位机会,因为阿根廷不让法国队在低位接球,一旦接球必有夹击


最后再说两个有关“比赛能量”的印象:

一是阿根廷的冲抢篮板的意识,这是“比赛能量”的一种体现,到目前为止,美洲球队这点都给人深刻印象,并且阿根廷冲抢篮板并不耽误退防;





二是坎帕佐展示出的不同寻常的狂热——一次全力的防守或者大胆的传球并不足以形容这种狂热,你需要从他的技术动作细节上发现这种特质,比如:

面对戈贝尔的举火烧天挑篮,这是一个游戏动作,比赛中极难看到,更别提这个身高的球员。坎帕佐这个行为在灵性之外,更像是激情到位了,就想来这么一下展示胆大妄为;




快攻中这次单手假传运球,让坎帕佐的推进显得虎虎生风,大开大合;



扭曲身体甩出去的三分球,除了展示出极强的核心力量,这个动作幅度之大也太过夸张。




攻也好,防也好,每一个球都全力以赴,每一个球都灌注了狂热,这样的坎帕佐,以及跟他有一样热情的阿根廷,实在让人看不够啊。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