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娘在家秋收真的很辛苦,一组镜头再现父母真实的忙季

爹娘在家秋收真的很辛苦,一组镜头再现父母真实的忙季

图文:红艳

秋收的季节,走进乡村,你会看到一副至美的画卷,稻田泛黄、田野铺金,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美丽画卷徐徐展开。


一株楝树的枝丫,从空中探下头来,远处,一排排的白杨树已经陆续褪去了它们的芳华。


金色的稻田,在我的眼里是一幅美轮美奂的秋收画卷。似乎,秋天里一切都是通透的,澄澈的。人在这样的季节里,也会变得神清气朗。


老家的柿子已经开始泛黄,它们是父母结婚二十周年时栽下的,那时我还读初中,还是懵懂无知的年纪。时光流逝,苍狗白云。如今父母业已年近70,我也离开家有些年头了,可唯有那棵老柿子树还生长在故乡,在我童年美好的记忆中。

大前天我再回老家,父母的年迈和小村的嬗变让我颇有一番感触……


确切的说,我这次不是回乡,而是在秋收的日子,回家帮帮父母干点农活。多年的辗转生活,令一个背负生活重担的我对故乡的情怀淡去了许多。

母亲说,目前家里的庄稼收的已经差不多了,就还剩下9分地的黄豆要割。一大早,母亲就开始磨镰刀。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我们一行向田间走去,看着周围熟悉的一切。我忽然想起小时候在农村的生活,那时的秋忙,不仅与大人们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还帮着大人们干些力所能及的农活儿,那份秋收的收获感和成就感,让我喜乐满怀。





而父亲,因着腿部的关节炎,躬身割豆子的活计,他已经吃不消干了。他在门前稍作休息,因为,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干。





他的任务,是把院里堆积的黄豆用叉子叉出来,在太阳下晾晒。





一个小时后,父亲就要开始开着手扶车在上面碾压。过后,再用叉子翻过来晾晒,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几次下来,就基本可以碾出所有的黄豆来。





在田间,我们的忙碌也宣告开始,大概是今夏雨水较大的缘故,今年黄豆的收成明显偏差。





姐姐住在县城,也难得回老家一次,但干起农活来,依然是不减当年。





嫂子把裤管扎了起来,她最担心的是跳蚤。





爷爷奶奶的坟,就是这块田里,他们安静的长眠在这里,已经很多年,我们干活时不怎么喧嚷,生怕惊动他们。





哥哥脱离农村一家20多年了,但在老家帮忙的时候,干活依然是有板有眼。





在城市长大的侄子,对农村的一切都感非常好奇,和他刚混熟的小黄狗,紧紧的跟着他,在田野里疯跑。





父亲压好了黄豆,就开摩托三轮车去田间装我们已经割好的黄豆。





如今,用平板车和柴油三轮车拉庄稼的越来越少了,每次拉庄稼,基本都是母亲在车上,父亲在下面用叉子挑上去,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





父亲回到家,把黄豆卸在大叔家的院子里(大叔一家已经去连云港安家,房子由父母打理。)





农忙时节,家里的年轻人屈指可数,基本都是60以上的老人家。像这样还帮大人干活的懂事少年太少见了。





清理好的土地上,已经有一些人家开始种大蒜了。今天大蒜的价格不错,估计在乡村种植的面积还会加大。





收回家的玉米,父母还是沿袭先前的方式,晾晒在家门口搭建的木架上。





忙碌告一段落的父亲,回到家后,把堆在一起豆秸,用耙子搂到闲置的屋角。




按照往常,父母的午饭基本是简单的打发了事,但因着我们回家,母亲也变得不厌其烦。母亲说,他种在大叔院里的小菜长势很旺,于是,她来到那里,拔了一大把青菜。


接着,母亲又开始择芹菜。


杀鸡,是我们每次回家的必备课题。但平时,她和父亲基本是舍不得吃的。


母亲说,今天的主菜是北瓜炒鸡。在烧饭的过程中,满院子都是香喷喷的味道。带着柴火味的土鸡肉,是最最可口的,我和姐姐、哥哥在一旁耐心的等待,我知道,大家都很期待寻回儿时的那份感觉。


我们用餐是在院子里,小时候一家人在秋收时吃饭也是如此。对年迈的父母来说,还有什么能比一家亲人围坐在一起更让他们高兴的事情吗?母亲说,今年的秋收,真是非同寻常!

哥哥说,回家几天,一季的庄稼还不及他两天的收入。但对子女而言,父母想要的,并不是给他们多少钱,给他们买多少衣物和营养品,最关键的是:当父母一天天老去的时候,我们有多少和他们相伴的时间。


相关推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