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歌手腾格尔,一首歌保持一个风格,还把所有人都带成他的风格

宝藏歌手腾格尔,一首歌保持一个风格,还把所有人都带成他的风格

相信最近很多人的社交渠道都被周杰伦的新歌《说好不哭》霸占,作为华语乐坛最牛的偶像,周杰伦新歌未出就已经一呼百应。周杰伦作为两代人的偶像,自然是有着一定的流量基础的,所谓不胫而走。

很多人说:老牌流量的实力足以让蔡徐坤们在风中颤抖了。

时针拨回30年前,有一个人正带着他独特的嗓音和风格从西北草原一路刮向全国,成为当时的顶级流量。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今年60虚岁的腾格尔。

年轻人问:是唱《隐形的翅膀》的腾格尔吗?

老年人问:是唱《天堂》的腾格尔吗?

小歌回答你:都是!


在固有印象中,腾格尔永远都是长发、络腮胡,细细的眼睛一眯,就能唱出这个世上最大气磅礴的曲调。比如我们熟悉的《天堂》《蒙古人》,都是开口即见蓝天白云,苍茫草原,总有一种身临天边的舒畅感和痛快劲儿。

他用最大的力气唱最小声的歌,更唱最好的歌。


作为老艺术家,腾格尔本应该坐在家里聊聊天喝喝茶,偶尔出现在各种艺术会议指导一下工作,成为真正的“老干部”。或者低调的过艺术家的茶话生活,偶尔作为“宝藏级”歌手出来惊艳一下大家,让一众人陷入回忆中不能自拔。60岁的腾格尔作为老艺术家,完全可以倚仗现有的作品名垂千史。

但这都是一般配置艺术家干的事儿,腾格尔是顶配级艺术家,自然不走寻常路。他不断尝试,挑战不可能,成为了最叛逆的艺术家。

这股子劲儿要从腾格尔的翻唱生涯说起。

说起腾大爷翻唱的经典曲目,张韶涵《隐形的翅膀》首当其冲,当“烫嘴式”的隐形翅膀从腾格尔嘴里溢出来的时候,活生生把一双毛绒绒的小翅膀唱成钢筋混凝土大鹏展翅。有一种小天使瞬间变草原大雕的感觉。



翻唱蔡依林的《日不落》更是直接唱成日不落帝国,明明是甜甜的爱情味道,结果却唱成了草原兄弟推杯换盏的战友情。腾格尔唱完日不落,日是真落不下了。

再就是翻唱大张伟的《倍儿爽》,小歌怕是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个蒙式“feel”了。网友说得好,大张伟唱只有“爽”,腾格尔唱那是真的倍儿爽。

没能逃过腾大爷“魔嘴”的还有《可能否》,那句著名的“可能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可能我见了黄河才会死心吧!”在腾格尔这儿直接变成撞了南墙也不回头,见了黄河直接跳下去。

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当然不是,连火箭少女们都未能幸免,《燃烧我的卡路里》生生让腾大爷唱成了再来一条烤羊腿的感觉。

什么《卷珠帘》《一帘幽梦》,腾大爷全翻唱过,而且唱出了卷闸门的感觉。尤其听《一帘幽梦》的时候,小歌只剩下哈哈哈哈哈哈了,估计这个世界上能把“幽~~”唱的有食欲的人只有腾格尔了。

腾格尔翻唱的歌曲太多了,而且每一首都是洗脑神曲。说实话,很多曲子小歌都不记得原唱是什么感觉了。网友笑称:腾格尔血洗了华语乐坛。

腾格尔确实有这个本事,真·宝藏歌手·社会你腾哥不仅一首歌保持一个风格,还能把所有人都带成他的风格,无论和谁同台,最终都会变成他的主场!

比如和张碧晨合唱《桃花金曲串烧》、和霍尊合唱《野子》、和杨钰莹合唱《茶山情歌》。看看这些搭档,360度无论哪个度都是仙气飘飘、春风拂面的感觉,光和腾大爷站在一起就已经很违和了,合唱根本就是春风遇上龙卷风。反正小歌耳朵里只能听见腾大爷。没个十几二十年功力,真不建议跟大爷同台。

但是腾大爷合唱也有让人膜拜的,比如和迪玛希合唱的《鸿雁》,视听盛宴形容最恰当。唱的人神清气爽,感觉自己就像北归的鸿雁一样,急切的想要回到北方草原。

当然,翻唱还不能满足腾大爷萌动的心,他还跳舞,就是那种在最大的舞台上蹦最野的迪。

反正腾大爷的气场,不仅盖过同伴,更直接碾压舞美,一开口就好嗨哦,感觉人生到达了高潮,使人浑身通电爽炸天!

翻唱也好,独唱也好。除非大爷给你机会,不然谁都是他的配角。



但你以为这个“不正经”的大爷就只会卖萌搞笑吗?那你一定不了解腾大爷作为“草原王子”有多牛X。

先给你列举一下国宝级老艺术家的头衔:

中央民族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批的政府特殊津贴;中央国家机关颁发的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中国演艺界十大孝子 ;国家民委突出贡献专家奖……

不仅头衔身份过硬,唱过的歌曲更是每一首都是经典中的经典。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谁不会哼哼两句“蓝蓝的天空……”。

说腾格尔血洗乐坛是完全有这个资历的,毕竟科班出身的腾大爷在30年前已经是全国流行歌曲选拔赛的冠军。30岁就已经享誉世界,名满全国了。


腾格尔1960年1月15日出生于内蒙古鄂尔多斯鄂托克旗额尔和图苏木,父母是当地有名的民歌手。

1975年夏天,对学习没兴趣的腾格尔顺利考上内蒙古艺术学校,并学习了舞蹈 。但舞蹈学习的也不顺利,就改学三弦,最后还当了指挥。总之,腾格尔在艺校时期学的很杂。

直到1979年下半年,学校派腾格尔到中国音乐学院进修指挥。进修后,腾格尔才意识到自己应该继续学习 。1980年,腾格尔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才真正走上艺术家的道路。

那个年代,正是华语音乐崛起的时候,无论是音乐作品还是音乐人才都是最优秀的。但腾格尔作为民族歌手,就像一只怪脚一样,踏进了华语乐坛。在情呀爱呀的甜腻中吹进一股凉飕飕的草原风,让人神清气爽。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这位萌大爷还在1992年应邀赴台北举行个人演唱会,不仅在海峡两岸引起轰动,更成为建国以来内地到台湾举行个人演唱会的第一位歌手。

你以为现在腾格尔上综艺是幸运,但你不知道人家30年前就已经是台湾综艺里的“咖”了。

最近几年,腾格尔除了翻唱、上综艺,还拍电影。虽然这确实是老艺术家寻找出路,找转型的最好方式。但对于腾格尔来说意义不仅仅如此,他更多地是寻找与新时代的对话。毕竟像拍电影这种事,老爷子30年前就已经凭借《黑骏马》拿过奖了,还是国际级的。

当然,腾格尔还玩儿过摇滚,组建的“苍狼乐队”不仅让世界听见了蒙古摇滚的呐喊,也让腾格尔成为了蒙古摇滚第一人。

腾大爷有叛逆的一面,也有柔情的一面。他为家乡兴建佛塔,出资资助贫困学生,更耗费大量精力去为家乡内蒙古的风沙治理做贡献。

他像很多草原汉子一样,耿直又憨实,总是拆解着这个社会的套路;但也像很多西北爷们儿一样,在醉酒的时候,将内心的脆弱全部溢出眼眶。有血有肉有情有义,他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一样,让人着迷。

要不怎么说,你大爷永远是你大爷呢!

2018年,腾格尔作为补位歌手登上《我是歌手》舞台,很多人觉得不可思议,笑洪涛没人可找了吧!觉得腾格尔一个唱草原歌曲的,除了资历老,拿什么跟别人拼。

不好意思,那只是你以为的腾格尔。先不说其他让人惊艳的改编,就那首《天堂》,唱哭了多少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听着听着就哭了,哪怕这首歌熟悉到麻木。就连同期其他歌手都是各种膜拜、震惊。

在《我是歌手》舞台,其他人都是参赛者,只有腾格尔是传承者,他不在乎名次,不讨好观众,只是把自己对音乐的热爱、对时代的纪念以及对舞台的热爱大声地唱出来。

不管如何,现在的腾格尔我们很喜欢。

当然他自己也很开心,一次采访中他表示:“其实这些年,除了出神曲,演喜剧。今天又扮演葫芦娃,其实这都是我的尝试。就是希望朋友们不要停留在我只会唱内蒙古歌。因为唱了这么多年之后,我觉得人生换一种活法,也是很有意义的。”


你以为他唱歌有点用力,其实他玩的毫不费力。他唱歌只有两种结果:要么把你笑死,要么把你哭死。

在整个华语乐坛能做到这点的,只有60岁的腾格尔。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