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为300元全勤带病赶公交:若是家里有矿,谁愿意以命换钱

​女子为300元全勤带病赶公交:若是家里有矿,谁愿意以命换钱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个新闻,觉得非常心酸。

江西南昌一个女子带病赶公交,一路上跌跌撞撞。

头脑发昏摔倒在地又立马爬起来继续赶车,满脸通红,一坐到座位上,累得头都抬不起来了,还流着泪。

公交司机担心女子出状况,让家人来接她回家,可女子怎么也不答应,坚持要去上班。

为什么?因为一请假,就要扣掉300元的全勤奖。


评论区底下有不少网友说:

看病的钱都不止300了,怎么想的;

要钱不要命啊,这都拎不清;

钱没了还能挣,命没了啥都没了。

很多人冷嘲热讽,说这姐姐要钱不要命,我看着这些评论挺难过的,因为这世界上大概是有一群人永远不会理解另一群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了。

骆驼祥子里曾有一句非常真实而又扎心的话:“贫穷最悲哀的地方,是什么都值钱,就自己的命不值钱。”

若是家里有矿,谁愿意用命换钱。

女子的境况,像极了两年前的我。

记得那时在广州实习,月底最后几天得了重感冒,引起发烧低血糖,整个人烧得迷迷糊糊的,同事看我不舒服,问我要不要请假。

我想着一个月都过来了,300块全勤砸在了最后这几天,实在是划不来啊,加上最近房租又涨价了,被扣全勤就觉得肉疼。

于是靠着最后一丝理智硬挺,把一天的工作迅速做完,当时针指向六点的时候,我整个人的神经都要崩掉了,赶紧打车去医院。

一下车,腿软得直接瘫坐在医院门口的台阶上,一身冷汗缩成一团,半天没缓过劲来。

后来还是值班护士把我扶进去,一摸我额头烫得不行,训斥我说:“赚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再烧下去脑子都得坏了。”

在打吊针的时候,我妈打电话过来,一开口就是噼里啪啦地问我过得好不好,同事好不好相处,钱够不够用。

我顿时鼻子发酸,特意提高音量说:“没事,都挺好。”

可挂了电话,眼泪唰地就流了下来,我拿起桌上的水杯拼命喝,想压抑心中的酸楚,然后用假装呛到来掩饰忍不住流下的泪水。

不敢和父母说在广州过得一点也不好;不敢和父母说钱真的不够花;也不敢和父母说我今天生病了,很难受。

只是默默地坐在位子上哭,把哭声压到最低最低,悄无声息地崩溃。

200元很多吗?

对一些人来说不多,不过就是一顿宵夜、一次主播打赏、一次游戏充值,但对另一些人来说,200元真的很多,因为那是半个月的饭菜钱。

前段时间和我们家小区的保安聊天,他说最近猪肉涨价得厉害,家里已经连着两个多月没吃猪肉了。

保安今年50多岁,儿子儿媳去了深圳打工,留下他和老伴带着孙子三个人过,家里最主要的生活来源就是他一个月2600元的工资,还有老伴几百块的政府补贴。

房租去了将近一半,剩下的钱也就刚刚够三个人的日常开销。只要家里有人生病,这个家立马就支撑不住了。

那每月200元全勤奖,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可以给孙子买多点肉吃,可以在疾病袭来的时候,有多那么一点点的抗争的权利。

所以他有一次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伤了腿,第二天依然拄着拐杖去上班,不顾身体,挣扎着也要把钱赚到。

这不是小气或抠,是确实有难处,一个月固定的死工资,已经被计划得死死的。

每一分钱都有它的规划,房租、伙食、孩子上学的费用,要是某个月份突然少了几百块,生活的重担一下子就把家给压垮了。

“我没事”,大概是现在成年人说得最多的了。

从刚毕业时,有点什么小事就和家里人抱怨哭诉,到“我没事,我很好”,然后一个人默默地流完泪继续工作。

也许真的到毕业以后才能深刻体会到,“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哪怕你看起来光鲜亮丽的职业,剖开华丽的表象,里面全是血肉模糊的辛酸。

想到公司里一个技术员,月薪三万,傍晚的时候坐在楼梯间里一直抹眼泪,抓着已经秃了大半的头发使劲地挠。

那时公司一直在给他施压,挑刺,接连加班一个多月,但是他没办法,只能在空闲时偷偷点一支烟发会呆。

一想到身上背着的房贷、车贷、大宝的教育、二宝的奶粉,还有各种朋友结婚的份子钱,通通让他不敢辞职,只能吸两口烟继续加班。

成年人工作的时候,请收好喜好,藏好情绪,忘记爱不爱、恨不恨,虽然生活一天比一天难,却是一年比一年好。

好好保重身体,只要生命还在继续,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生活不易,但也不难。

所以,再坚持一下。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