效益不好总监也自愿去开网约车 上汽大众变相削减员工数量 | 经观汽车

效益不好总监也自愿去开网约车 上汽大众变相削减员工数量 | 经观汽车

摘要:令人意外的是,销量处于行业前三的上汽大众也会“沦落”到采用这样的方式削减员工人数。

文 | 干群芳

“是真的。但抓阄夸张了。”9月20日,对于日前媒体报道的因为效益差,上汽大众员工抓阄被调去开网约车一事,一位上汽大众的内部人士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确有员工被调往集团旗下出行公司,但事实细节有所出入。

“上汽集团需要人开车,大众需要分流人员。”上述内部人士称。这里提到的网约车,是指已于2018年12月上线的上汽集团享道出行网约车平台。

而享道出行内部人士也向经济观察网记者肯定了这一现象,其表示在拓宽驾驶员招募渠道的过程中,上汽集团内部各企业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从今年5月1日第一批企业内部员工进入享道出行至今,在享道出行平台服务的上汽集团内部企业员工数量为146人,此外还有20多名内部企业员工因个人原因已经返回原岗位工作。

由于车市进入转型调整期继而销量下滑,国内车企关闭工厂、降薪、裁员的消息频频传来,不少车企开始缩减员工数量,并以出行公司的方式来安置员工。此前,神龙汽车公司等也将部分员工安置到旗下的出行公司,这也曾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但令人意外的是,销量处于行业前三的上汽大众也会“沦落”到采用这样的方式削减员工人数。

上汽大众正面临着20年来最大市场压力。乘联会数据显示,上汽大众8月份销量为151000辆,同比下滑3.2%;1-8月份累计销量为1215206辆,同比下降8.5%。销量下滑迫使车企减少产能,1-8月份,上汽大众累计产量同比下滑14.6%。

销量的下滑直接导致了上汽大众盈利的下滑。根据上汽集团财报,今年上半年,上汽大众营业总收入为1127.9亿元,去年上半年为1395亿元,同比下滑19.1%;归属母公司净利润为98.8亿元,去年上半年为155亿元,同比下滑36.2%。

另外,上汽大众单车利润也在下滑。2018年,其单车利润为15188元,但是2019年单车利润为10662元,降低了4526元。今年1-7月份累计销量为106.42万辆,同比下滑9.25%,目前,上汽大众已经被一汽大众拉下冠军宝座。

上汽大众的市场压力在2019年就已经显现。今年1月16日,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发布了一条对上汽大众的声讨。“上汽大众为争销冠逼迫经销商压库,各地上汽大众4S店陷入泥潭”,江苏省汽车流通协会在声讨题目中甚至使用了“逼迫”、“泥潭”等词语。

2018年,上汽大众销量出现14年来的首次下滑。而从今年前8个月的市场表现来看,其压力并没有缓解。有媒体报道,在开网约车之前,上汽大众开会称,工厂可能一个月开工两个星期,休息两个星期,员工的工资将随工期调整进行减半。

但有上汽大众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选择当司机的员工原单位职位依然会保留,合同期为一年,一年之后员工自行决定是否回到原岗位继续工作。“别(说)变相裁员,某部门总监不也过去了。”上述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去开网约车的员工上汽大众继续为其交社保,而开网约车的收入与其他网约车司机一样。

经济观察报记者致电享道出行官方客服了解到,目前享道出行仍处于加速布局阶段,在上海、郑州和苏州三个城市招聘司机,与郑州和苏州“持有当地户籍或居住证”的招募条件不同,在上海地区,享道出行只支持上汽品牌车辆,只招募拥有上海户籍且持有网络预约出租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车驾驶证的司机加盟。

业内认为,较高的门槛致使上汽集团享道出行司机招聘较为困难,而共享出行平台需要大规模的铺量才能保障较好的用户体验,这也是上汽大众实行该策略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据上述媒体报道,员工分流不仅是在上汽大众,上汽集团给出了7500个享道司机名额,分配至集团旗下各子公司。不过,上汽享道官方对此给予了否定,“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数据,集团也没有给各企业派指标,我们的招募都是以自愿为前提的。而且他们都可以随时退出返回原单位。”

此外,经济观察报记者就此询问了上汽集团旗下主要的子公司,上汽通用、上汽大通和上汽通用五菱三大企业内部公关人士,三家公司均表示没有听过相关消息,而上汽乘用车截至发稿前则未给予回复。

上汽集团公告显示,今年1-8月份,除了上汽大通和上海申沃客车之外,上汽集团旗下其他国内子公司产量和销量均出现了不同程度下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