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就是桩生意,萧华是不合格的总裁

NBA就是桩生意,萧华是不合格的总裁

莫雷事件发生到今天,看不到一个解决的方案,反而渐渐走向死局。

NBA中国赛本来是中国球迷盛大的节日,今年来的又是热门的洛杉矶湖人队和布鲁克林篮网队,万众瞩目。但因为莫雷,上海梅赛德斯中心外的布置都被撤了,一片狼藉。赛前一系列活动、比赛直播、赛后采访取消了,中国赛变成了闭门赛。

NBA总裁萧华眼看走到了进退维谷的地步:已经公开支持了莫雷,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但在触怒中国的路上越走越远,价值40亿美元的中国市场怎么好轻易放弃?

更深层的矛盾则是:萧华公开支持言论自由,捍卫美国和NBA的价值观,但美国人的言论自由已经踏出国界,踩到了中国的雷区。

萧华如今进退两难,夹在两个国家、两股民意、两种价值观中间受尽了气,心里估计也是几万匹草泥马奔腾,恨透了莫雷这个死胖子。但萧华沦落至今,完全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

萧华上任后,不止一次鼓励NBA球员发出自已的政治意见,在社会问题上能够大胆发声、畅所欲言。政治是相当复杂的事物,球员、教练们是打球的专家,但面对政治问题,他们的水平远远不够。

在讨论美国国内的事务上,特别是在接近非黑即白的问题上(如反对种族歧视、反对白人警察滥用职权),NBA球员有时候或许能发表一点真知灼见。但面对较为复杂的问题,他们就力有不逮了。

2016年的“NFL下跪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NFL的四分卫科林-卡佩尼克因为抗议黑人被警方击杀事件,在NFL比赛赛前的国旗仪式中用单膝跪地的方式来抗议,他说:“我不会为一个压迫黑人的国家的国歌和国旗行礼”。

卡佩尼克的做法引起了巨大的争议,勒布朗-詹姆斯力挺他;但包括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人强烈不满,认为是对用生命来捍卫美国的军人的侮辱。这种争议性很强的案件,很难说得清对错。

美国政治,由于党派、立场、利益团体的不同,折射出强烈的双重标准、虚伪、歪曲的特征。

就拿2016年NFL科林-卡佩尼克的言论来说,当时以美国总统特朗普为首的“爱国人士”非但不谈所谓的言论自由,反而强烈谴责他,认为他侮辱国旗;但如今的莫雷事件,这些人却又突然强烈支持莫雷的自由表达言论想要干涉中国的内政和主权。

莫雷事件后,虽然萧华承认莫雷的言论已经引起了很大的愤怒和不满,但尊重NBA人员有发声的权利。但美国的议员和官员们抓住不放的,是中国用经济压力侵犯美国宪法规定的自由言论权利。

特朗普在说到这个事情时拿金州勇士队主教练科尔和圣安东尼奥马刺队主教练波波维奇开刀,说看到科尔在接受采访时就像一个“被吓坏的小男孩”,他们“迎合中国”,看上去并不尊重自已的国家。

这就是NBA和萧华的悲哀,以赚钱为目的的NBA被放在火炉上烤,NBA被特朗普和政客们当成政治的工具,记者们用政治话题来提问球员和教练,球员和教练们不敢发声。本来应该是纯粹的打球、娱乐和比赛,却被政治力量、生意力量和汹涌的舆论浪潮猛推到中间,不知所措。当NBA和政治扯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输的结局。

说到最后,NBA只是一桩生意,根本目的是用各种办法赚钱、赚更多的钱;萧华只是NBA30个球队老板们选出来的总裁,他身在其位,就应该代表老板们的利益为老板们赚钱,让球员们拿更多的钱。

当莫雷的事情发生之后,他要做的应该像NFL当年做的一样,果断地给火箭队施压,让莫雷自我了断,不谈政治,不是因为言论自由,而是因为莫雷用不负责任、没有职业道德的态度让NBA付出了不该付出的经济代价。

从大卫-斯特恩时代到现在,历时30年,NBA全球化浪潮涌向了世界每一个角落,中国成为了NBA最重要的海外市场。但看起来NBA没有做好成为一个全球化联盟的准备,一方面要迎合美国官场的主流价值观,一方面要在全世界赚钱。他们没有设置NBA和政治之间的防火墙,反而用傲慢的美式标准和价值观来丈量世界,当这些美式的政治正确遇到复杂的各种问题时,爆雷是迟早的事情。

特朗普的悲哀在于,身为政治家,却要用商人的手段来治国;萧华的悲哀在于原本是商人,却要用政治家的手段来周旋。

最后,在莫雷事件中,不少人说了不少金句。用火箭队名宿老猫莫布利的话说,你发表了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可能引发别人的不满。所以,远离那些,别碰那些。人家伸手喂你,你不要咬他们的手。

达拉斯独行侠老板库班的话或许更有代表性,我这一辈子从来没有对其他国家的政治发表看法,现在也不打算发表。

萧华,好好学学吧。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