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刘邦、项羽的先驱,却壮志未酬,死于非命,他到底败在哪里?

他是刘邦、项羽的先驱,却壮志未酬,死于非命,他到底败在哪里?

鸿鹄之志,由来已久

那是公元前209年七月份的一天,秦二世登基的第一个年头,淮北地区正赶上恼人的雨季。

一个九百多人的队伍,迈着疲惫而麻木的步伐,由两位屯长陈胜、吴广带领着,在风雨中艰难地跋涉,前往渔阳担任守卫。他们本是大秦帝国下免除徭役的自由良民,却因为秦二世的昏庸无道,被强行征讨戍卫。

因为道路被雨阻断,他们只得临时驻扎在大泽乡这个地方。

望着瓢泼的大雨,众人皆十分惊惧。按照大秦律法,如果不能在截止时间前到达目的地,那就是砍头的死罪。

活着虽然很苦逼,可也没人想去死。大家都期盼着这场雨能够早点停下来,然而怕什么来什么,雨越下越大,道路被洪水淹没了,前路被彻底堵死。

与这群麻木而惊惧的面孔不同,屯长陈胜显得无比沉稳和淡定。

他是个有主意的人,这在他还是个小朋友的时候,就有所体现。因为家贫,他年幼时在一户人家里为人耕地。有一天,耕地耕到了一座菊花盛开的大山坡,也许眼前开阔的视野和美景令他陡然间开了窍,从没上过学的他,说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话:“苟富贵勿相忘!”

雇主听到了,讥笑他说:“一个为别人干活的奴仆,朝不保夕,还说什么有一天富贵!麻溜地干活儿才是正事儿!”

小屁孩陈胜长长地叹息一声,说了第二句很有水平的话:“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革命的号角吹起来

怀有鸿鹄之志的陈屯长,自然不想这么憋屈的死去,他找到了另一屯长吴广,开始了他的游说:“现在这个情况你也看到了,咱们逃是个死,不逃也是个死,既然都是死,不如干票大的,死个轰轰烈烈也算不枉此生了!”

吴广正琢磨这事儿,一听顿时眉开眼笑,知己啊!

两个人迅速达成了一致,开始筹划着造反这件大事儿。

俩个都是穷屌丝,身份是个大问题!陈胜绞尽脑汁地想办法,突然灵机一动,来了主意:“这群文盲还不知道公子扶苏和楚国名将项燕已经死了,咱俩就扮作他俩,名头这么响,肯定是一呼百应!”

吴广一听,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心想,他俩死了???啥时候的事儿?他也才知道……

不过这个主意倒是很不错,他当即表示了十万分的赞同。

为了造反顺利,二人决定先请个算命的大仙儿卜上一卦。大仙儿听完了二人的话,高深莫测地说:“你们会心想事成的,但是需要把性命托付给鬼神才行。”

说完这番话,大仙儿领了算命酬金,撒丫子跑了,这群造反分子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陈胜、吴广两位仁兄将这句话翻来覆去地琢磨了又琢磨,揣摩了又揣摩,顿悟了。

造反前的准备

第一步,俩人下河摸了一条鱼,又找了块丝绸,用红笔在上面写上“陈胜王”三个血淋淋的大字,然后把丝绸塞进了鱼肚子里。

第二步,让手下小罗喽去买鱼,并且“恰好”买到那条鱼。

小罗喽杀鱼的时候一看鱼肚子里有块布,抖开一瞧,就看到了那三个大字“陈胜王”,短暂的懵逼之后,惊为神迹,立刻广而告之。

一条鱼的宣传力度还不够大,于是他们开始了第三步计划。

晚上众人围在篝火前一起讨论那个鱼肚子里的布条时,躲在附近祠堂的吴广捏着嗓子怪腔怪调地开口了:“大楚兴,陈胜王!”

众人打了个寒噤,什么玩意儿在叫?叫的什么玩意儿?

有人哆哆嗦嗦地说,好像是狐狸在叫。

有人战战兢兢地说,好像叫的是“大楚兴,陈胜王!”

霎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向“一脸懵逼”的陈胜,眼神全都变了……这是真命天子啊!

做完了这些后,陈胜和吴广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因为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需要解决,杀掉顶头上司——负责此次押送任务的两名都尉。于是他们接着进行了第四步计划。

因为大雨导致行程受阻,不能如期到达渔阳,两名都尉也十分苦闷,一苦闷就爱喝两口酒,一喝就容易喝多,喝多了就容易找事儿。

吴广故意上前挑衅,声称要逃跑,以此激怒已经断片儿了的一名都尉。该都尉果然如期地中了招,拔出剑就要教训吴广。吴广一把夺了剑,麻利地刺死了都尉。

另一都尉还没从眼前的变故中清醒过来,就被陈胜一刀解决了。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都吓懵了。

陈胜扫视一圈,大声说:“这场天杀的大雨耽误了咱们的行程,已经无法按时到达渔阳。况且,就算到了那儿侥幸被饶恕,守卫边境这么个苦差事,死者十之六七,咱们无论如何都是凶多吉少。大丈夫不死就算了,要死,就要死他个轰轰烈烈!“

接着,他说出了生平第三句很有水平的话:“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这场洗脑大会很成功,众人的豪情被点燃了,纷纷响应:就是就是,死就死他个轰轰烈烈!

这个时候,陈胜又说了:“其实,我不叫陈胜,我叫扶苏。“

吴广咳嗽一声,也说了:“其实我不叫吴广,我叫项燕。“

众人恍然大悟:不得了啊,怪不得两位被上天选中,原来是贤公子扶苏和名将项燕啊!必须誓死追随!

打铁要趁热,陈胜吴广赶紧命人搭建祭坛,祭拜上天。祭坛很快搭好了,却发现没有拿得出手的祭品,于是就把两个都尉还冒着热气的人头摆了上去,充当了祭品。

陈胜万丈豪情地向天宣布,我要开始履行我的使命了!

壮大队伍,自立为王

这支九百人的队伍,在陈胜、吴广的指挥下,顺利攻下了大泽乡,并在此处大肆招募士兵,队伍迅速发展壮大。

大泽乡的星星之火,片刻间已成燎原之势。

他们凭着昂扬的斗志和激越的热情,势如破竹,战无不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先后攻下安徽、河南的大片地方。当他们向陈县进攻时,已是一支拥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千余人、步兵数万人的大队伍。

陈县的郡守和县令见陈胜义军气势如虹,吓得逃之夭夭,只有郡丞还在顽强抵抗。

陈县是南北交通要塞,向来是兵家必争之处,陈胜下定决心一定要攻下这里。通过一番艰苦的浴血奋战,他们终于攻克了陈县,杀死了郡丞和顽守的秦军,彻底占领了这座城池。

陈胜决定将它作为自己的大本营。

这时,有人提议了:“将军应天而生,诛灭暴秦,是为了重振楚国的社稷,应该顺应民意自立为王!”

“万万不可啊!”前来投奔的魏国名士张耳和陈馀立刻劝阻道:“只有拥立六国王室后裔,才能最大限度地争取六国贵族的支持。况且枪打出头鸟,现在自立为王,会成为秦军的活靶子!”

陈胜听了很不乐意,自己辛苦打下的基业,让给别人当王?不干!

他一票否决了张耳和陈馀的建议。

虽然他不同意立他人为王,但他深知在楚国的地盘上,只有打着楚国的旗帜才能赢得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戴。于是,他选了个黄道吉日,麻利地自立为楚王。国号定为“张楚“,意思是张大楚国。

如他所料,各地农民果然纷纷前来投奔,加入了这支义军,队伍得到了空前的壮大。

推翻暴秦的两条战线

当了楚王的陈胜,立志要推翻暴秦,为此他对秦朝展开了大规模的征讨。

第一条战线:

他封吴广为假王,命他领兵攻打西边的荥阳。荥阳此时由秦朝丞相李斯的儿子李由镇守。李由算得上一个出色的将领,他带领秦军对吴广军进行了顽强的抵抗。

吴广数攻不下,只得对荥阳采取了包围战术,而李由始终坚守不出。

吴广帐下一个叫田臧的将领认为战况如今停滞,皆因吴广缺乏军事才能,指挥不利,故而对他十分不满,于是私下里与其他几个将领密谋,要想攻克荥阳,必须得先杀了这个无能的顶头上司。

吴广就这么死在了他们手里,首级很快送到了陈胜的面前。

陈胜心中十分生气,且不说共同筹划大泽乡起义的革命友谊,但就吴广是他亲命的假王,竟然被这群人这么光明正大地谋杀了,这置他于何地!压根就没把他这个楚王放在眼里啊!

但此时不是耍脾气的时候,前方战事要紧。陈胜生生压下了心头的怒火和杀意,亲命杀人主谋田臧为张楚国的令尹,并封为上将军,继续包围荥阳。

李由始终缩在城中拒不迎战,田臧心急如焚,于是任命部下李归为将军,带领部分将士继续围攻荥阳,而他则亲自率一支精兵前去敖仓攻打那里的秦军。然而出师不利,被秦军打得狼狈大败,他本人也战死在乱军之中。

得胜的秦军顺势来到荥阳城下,攻打正包围荥阳的李归军队。李归军很快溃败,全军覆没。

第一条战线就这么失败了。

第二条战线:

陈胜命周文为将,带领帐下精锐之师,西进关中,攻打秦国主力。

周文是原陈国人,曾在春申君门下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门客,称得上是一位贤明之士。因为曾在楚国名将项燕帐下任职,耳濡目染,对军事也颇为精通。

陈胜对他抱有极大的期望,故而命他带领精锐前去灭秦。

而起初,他也的确没有让陈胜失望。西进关中的过程中,他不断收罗各地的义军,快速发展壮大了军队的阵仗,待他杀到函谷关城下时,这已经是一支拥有士兵几十万,战车数千辆的大军。

函谷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绝不能有失,秦朝廷立刻采取了应对措施。

他们释放了为秦始皇修陵墓,以及建造阿房宫的囚徒,把他们悉数编入军队。并命少府章邯为平叛将军,带领这支军队抵御周文军的进攻。

面对着这支训练有素的秦军,周文带领的这帮乌合之众实在不堪一击,很快被打得溃败而散。

秦军紧追不舍,周文军被逼到函谷关外。

周文军一路退到曹阳,在此暂时驻扎,他打算在这里重整旗鼓,但苦苦撑了三个月后,章邯军再次前来攻击。

周文在逃跑中自杀身亡,周文军彻底溃败瓦解。

败局已定

章邯军团没有停下平叛的脚步,他们乘胜追击,直打到陈胜义军的大本营——陈。

兵临城下,义军首脑便不再听命于陈胜,纷纷割据一方,各自为政。

守城的上柱国蔡赐不幸战死。陈胜亲自督战义军抵御秦军攻击,终因寡不敌众而失败,将军张贺战死。

陈胜只好带领仅剩的义军坚守城池,然而外无援军,内无粮草,艰难地撑了月余,终于还是无奈决定放弃。

陈胜率军匆忙逃往汝阴,不久又转赴下城父,打算在那里重整旗鼓,继续与秦朝暴政斗争下去。然而,却在路途之中,被叛变的车夫庄贾残忍地杀害了。

可怜陈胜壮志未酬身先死,陨落在一个阴险的小人手中。

值得一提的是,庄贾杀死陈胜后投降了秦朝,后来一直住在陈地。陈胜的侍从吕臣,组织了一支苍头军攻克了陈地,抓获了庄贾,将他毫不犹豫地处死了,这也算是为陈胜报了杀身之仇。

大仙说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仅仅燃烧了六个月,就这么惨淡地落幕了。

关于这场轰轰烈烈的起义,到底为何失败得如此之快呢?

归结起来,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

队伍中旧贵族的侵蚀

陈胜这支义军,起初是一支地道的农民起义军,然而随着队伍的壮大,不断有六国旧贵族和知识分子前来投奔,这里便成为了他们的避难所。

如魏国名士张耳、陈馀,魏国贵族魏昝;周文、周市、蔡赐等所谓的“贤人”和“豪杰”。孔鲋是孔子的八世孙,也在这场反秦的大潮中,涌到了陈胜的队伍之中。

知识分子之投到陈胜的旗下,原因比较简单,是为了反对秦政权的“焚书坑儒”。司马迁在《史记.儒林列传》中曰:

“陈涉之王也,而鲁诸儒持孔氏之礼器,往归陈王,于是孔甲为陈涉博士,卒与涉俱死。陈涉起匹夫,驱瓦合适戍,旬月以王楚,不满半岁竟灭亡,其事至微浅,然而缙绅先生之徒,负孔子礼器往委质为臣者,何也?以秦焚其业,积怨而发愤于陈王也。”

而六国贵族投入到陈胜队伍的动机则深得多,他们本质上是想借助这支农民队伍的力量,恢复他们的六国政权,这是一场隐秘的政治阴谋。

当陈胜攻下陈地,农民们一致认为陈胜应该称王。《史记·陈涉世家》中有所记载:

“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之社稷,功宜为王。”

而魏国名士张耳和陈馀却打着争取六国贵族支持的幌子,建议他立六国王族后裔为王。《史记·张耳陈馀列传》中载有:

“夫秦为无道,破人国家,灭人社稷,绝人后世,罢百之力,尽百姓之财。将军瞋目张胆,出万死不顾一生之计,为天下除残也。今始至陈而王之,示天下私。愿将毋王,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也。敌多则力分,与众则兵强。如此,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诛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人。如此,则帝业成矣。今独王陈,恐天下解也。”

说得再怎么冠冕堂皇,目的其实都是“立六国后”,恢复秦始皇统一六国前的战国旧局面。

陈胜拒绝了他们的提议,导致他们这一政治阴谋落空,但是他们却并没有放弃。

如陈胜曾命陈国人武臣为将,张耳、陈馀为左右校尉,让他们领兵三千人北伐赵,但是张耳、陈馀刚渡过黄河,就背叛了陈胜农民起义军。他们立武臣为赵王,张耳为右丞相,陈馀为大将军,在赵地建立了新的政权。

六国旧贵族从来不曾忠诚于这支农民起义军,一旦找到机会,自然就会纷纷脱离。

陈胜本人的腐化

陈胜自立为王后,昔日一同做雇工的小伙伴前来拜访。在皇宫里参观了一圈后,十分羡慕又惊奇,将过往的苦日子翻出来说了一遍又一遍。这让已经称王的陈胜十分难堪。因为深知自己出身低微,陈胜前面已经做了很多努力,比如鱼腹取书,比如冒充公子扶苏。他竭力给自己戴上的神秘面纱,被旧日同伴这么一搅和,轻易地就揭了下来。

当年口口声声说着“苟富贵勿相忘”的陈胜,已经忘记了初心,将屠刀利落地挥向了这些给他造成困扰的同伴。

六国贵族对陈胜的影响是潜移默化且深远的,在他们的包围之中,导致他对农民阶层的信任逐渐减少,并最终脱离他们。这样造成的结果自然是农民阶层离他而去,各地农民军逐渐开始瓦解,割据一方,各自为政。

陈胜的弱点

司马迁在写陈胜时,用的是世家而非列传,并把他放在了《孔子世家》后面,可见司马迁对陈胜的评价是非常高的。

贾谊在《过秦论》中说:

“始皇既没,余威震于殊俗。然陈涉瓮牖绳枢之子,氓隶之人,而迁徙之徒也;才能不及中人,非有仲尼、墨翟之贤,陶朱、猗顿之富;蹑足行伍之间,而倔起阡陌之中,率疲弊之卒,将数百之众,转而攻秦;斩木为兵,揭竿为旗,天下云集响应,赢粮而景从。山东豪俊遂并起而亡秦族矣。”

他的意思是说,陈胜出身贫贱,被征收戍边,能力甚至还不如平常的普通人。他既无孔、墨的贤明,也无陶朱公和猗顿的富有,但是他能发动戍卒起来反抗暴秦,联合广大农民阶层向秦政权进行猛烈的进攻,天下响应,各处义军揭竿而起,大大加速了秦帝国的灭亡。

贾谊对陈胜所起到的历史作用,也给予了肯定的评价。

但遗憾的是,这场起义没有因为它重要的历史意义而取得胜利。

同样是出身低微,刘邦却能在历史的洪流中击败一众竞争对手拔得头筹,这绝不仅仅是机遇和命运眷顾这般浅显的理由。

对比之下不难发现,作为农民义军领袖的陈胜,虽然有着坚定的反秦信念,有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但他不具备出色的政治才能和军事才能,最终导致义军的一败涂地。而反观刘邦,他文不如萧何,武不如韩信,谋不如张良,却能开创汉帝国的宏图霸业,与他知人善任,驾驭人才为我所用的能力密不可分。

陈胜吴广的起义虽然失败了,但它依然是伟大的,这是农民阶级首次向专制的皇权宣战,告诉天下:想要推翻压迫,唯一的法子就是:行动起来!革命!

参考文献:《史记·陈涉世家》、《史记·张耳陈馀列传》、《汉书》、《过秦论》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