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银行存款利率报告:定期存款利率创年内最大跌幅

9月银行存款利率报告:定期存款利率创年内最大跌幅

数据显示,2019年9月各期限定期存款利率继续下降,3个月期、6个月期、1年期、2年期、3年期、5年期利率均值分别下降0.5BP、0.3BP、0.7BP、1.1BP、2.1BP、1.5BP。与前几个月相比,9月份存款利率降幅加大。

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9月结构性存款发行量为750只,环比增加36.36%,平均预期收益率上限为3.91%,较上个月下跌8BP。

2019年9月,共有86家银行发行大额存单,较8月份减少了16家;发行量共626只,环比下降19.23%。从利率来看,9月份的大额存单1年期和3年期利率均值下降,其它期限利率均值则均上涨。

一、 定存利率创年内最大跌幅 3年期降幅最大

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9月,各期限定期存款利率继续下降,其中3个月期平均利率是1.444%,6个月期平均利率是1.703%,1年期平均利率是2.002%,2年期平均利率是2.642%,3年期平均利率是3.335%,5年期平均利率是3.275%,环比8月份分别下降了0.5BP、0.3BP、0.7BP、1.1BP、2.1BP、1.5BP,整体创今年最大跌幅,3年期存款利率降幅最大。目前3年期及以内期限存款利率已经跌至今年3、4月份的水平,5年期存款利率则跌至一年前水平。

9月6日,央行宣布自9月16日起全面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10月份将分两次对部分银行进行定向降准,分别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1000亿元;9月份1年期LPR利率下降5个基点至4.20%,连续第二次下降,5年期以上LPR利率维持在4.85%。在这种背景下,融360大数据研究院分析认为,虽然9月份为三季度最后一个月,但是银行的资金面整体宽松,存贷款息差在收窄,负债端成本偏高,银行调低存款利率在情理之中,未来有进一步走低趋势。

二、 城商行各期限存款利率大幅下调 国有银行略有上调

监测数据显示,9月份,城商行和农商行的各期限存款平均利率差别不大,均处于较高水平,大型国有银行的3年期以内存款平均利率也比较高,但是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要明显低于城商行和农商行,股份制银行的各期限存款利率则依旧处于垫底位置,与其它三类银行有较大差距,3年期和5年期利率与其它类型银行差距最大。

从各类银行的利率调整来看,9月份大型商业银行的存款利率整体是上调的,股份制银行和农商行的存款利率变动不大,但城商行各期限存款利率均明显下调,3个月期、6个月期、1年期、2年期、3年期、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环比分别下调了3BP、2BP、2BP、4BP、6BP、9BP,这也是9月份各大银行存款平均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一般来说,银行规模越大、网点布局越广、客户越多,拉存款的难度就越低,存款利率就低,反之亦然。所以城商行、农商行的存款利率往往要高于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不过近几年国有银行揽储竞争激烈,存款利率力压股份制银行,股份制银行则凭借良好的金融服务、多样化的存款及理财产品、庞大的对公及私人银行客户来吸揽资金。

三、 定存利率银行排名:上榜银行均为城商行、农商行

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9月,68家银行定期存款利率均值排名中,汉口银行、湖北银行、泉州银行、上海农商银行、天津农商银行、武汉农商银行这6家银行的1年及以内期限存款利率并列第一,3个月期、6个月期、1年期存款利率分别为1.65%、1.95%、2.25%;泉州银行、天津农商银行、武汉农商银行、西安银行、昆仑银行这5家银行的2年期存款利率并列第一,为3.15%;西安银行的3年期存款利率最高,为4.26%;泉州银行的5年期存款利率最高,为4.80%。各大银行的3年期、5年期存款利率分化明显。

从地区来看,湖北地区的银行存款利率普遍偏高,汉口银行、湖北银行、武汉农商银行的各期限存款利率均位列前茅。

从银行类型来看,各期限存款利率前十名的银行均为城商行或农商行,可见小型银行揽储竞争异常激烈。

四、 存款利率城市排名:武汉、天津、无锡、上海存款利率居前列

定期存款利率按照城市进行排名,9月份,3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武汉、无锡、哈尔滨;6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武汉、无锡、上海;1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武汉、上海、无锡;2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天津、无锡、武汉;3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天津、上海、无锡;5年期存款平均利率排在前三位的依次是天津、上海、无锡。

1年及以内期限存款利率,今年以来武汉一直位居先列,2年及以上期限存款利率,9月份天津则拔得头筹,此外,无锡、上海地区的各期限存款利率也都比较高。

3个月期存款平均利率最低的城市是西安,6个月和2年期平均利率最低的城市均是东莞,1年期平均利率最低的城市是长春,3年和5年期平均利率最低的城市均是珠海。

五、 结构性存款规模略增 收益率下行趋势明显

根据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8月中资全国性银行的结构性存款总规模为10.46万亿元,环比小幅增长0.19%。其中中资大型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为3.51万亿元,环比下降0.87%,占比33.54%;中资中小银行的结构性存款规模为6.95万亿元,环比增长0.87%,占比66.46%。

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18年初迎来快速增长,2019年2月达到11.23万亿元的峰值,此后逐渐下滑,不过下降幅度不大,各月发行规模仍在10万亿元以上。与此同时,中资全国性银行的各项存款总额一直在增长,结构性存款的规模占比由2月份的最高值6.74%降至8月份的6.02%。

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9月结构性存款发行量为750只,环比大幅增加36.36%,招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的发行量位居前三位;平均预期收益率上限为3.91%,环比下降8BP,自6月份以来,结构性存款收益率下行趋势非常明显。

9月份到期的结构性存款共1335只,披露到期收益率的产品有789只,平均期限为105天,平均到期收益率为3.78%,环比增长2BP,要远高于同期限定期存款利率。其中汇丰银行的2款挂钩基金的结构性存款实际到期收益率最高,均为8.05%;民生银行的一款挂钩黄金的结构性存款,预期收益率上限和到期收益率差距最大,预期收益率上限是8.4%,到期收益率仅2%,相差6.4%。

9月份到期的结构性存款中,同时披露预期收益率上限和到期收益率的产品有217只,其中182只产品达到预期收益率上限,占比83.87%,35只产品未达到预期收益率上限,占比16.13%。

六、 大额存单多数期限利率上升 规模或进一步扩张

数据显示,2019年9月有86家银行新发行大额存单,与8月相比减少了16家;发行数量共626只,环比下降19.23%;发行量排在前三名的银行分别是招商银行、光大银行、曲靖银行,发行量分别为64只、37只、32只,发行量多意味着银行发行的大额存单在期限和门槛方面比较丰富。

从利率来看,9月份大额存单1个月期平均利率是1.641%,3个月期平均利率是1.671%,6个月期平均利率是1.975%,9个月期平均利率是2.175%,1年期平均利率是2.280%,2年期平均利率是3.182%,3年期平均利率是4.150%,5年期平均利率是4.541%。在各品种中,3年期数量最多,18个月期数量最少。

9月份大额存单1年期、3年期平均利率分别下降0.2BP、1.2BP,其它期限存款利率均上涨,1个月期、3个月期、6个月期、9个月期、2年期、5年期平均利率分别上涨1.5BP、0.7BP、0.4BP、0.6BP、0.7BP、5.4BP,5年期大额存单平均利率升至年内最高水平。

发行5年期大额存单的银行数量不多,大部分银行的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甚至要低于3年期,不过由于样本少,个别城商行5年期大额存单利率过高,拉高了整体利率水平。

今年以来,在宽松的资金面之下,各类稳健型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持续下降,大额存单长期品种的利率优势开始凸显,甚至要超过很多银行理财产品收益率。2015年6月大额存单刚面世时,由于门槛高、利率优势不明显、大多不能靠档计息,备受冷落,近两年因大额存单利率大幅上调,逐渐受到老百姓青睐,规模迎来爆发式增长。

近期,假结构性存款迎来新一轮整治潮,而真结构性存款却不符合保守型储户的心理预期,未来结构性存款规模或将有所下降,届时大额存单将成为银行的揽储利器,规模或将进一步扩张。不过大额存单的20万元门槛毕竟偏高,只能满足少部分储户的需求。

从不同银行类型来看,9月份大额存单利率均值整体上从高到低依次是农商行、城商行、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国有银行。农商行各期限大额存单利率均值上浮幅度在53%~55%之间,城商行上浮幅度在50%~53%之间,股份制银行上浮幅度在50%上下,外资银行和国有银行除了个别期限利率均值上浮幅度在51%左右,其它期限上浮幅度均在48%以下,其中国有银行3年期大额存单利率均值仅上浮43%。

从不同类型银行利率均值变化来看,9月份农商行、国有银行大额存单利率均值整体上涨,城商行、股份制银行、外资银行利率均值则整体下跌。

七、 假结构性存款迎来整治潮 规模和收益或双双下降

9月6日,北京银保监局印发《北京银保监局关于规范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京银保监发〔2019〕289号),提出了目前结构性存款业务的四大问题:(一)产品设计不合规,(二)风险计量不准确,(三)业务体量与风控能力不匹配(四)宣传销售不规范;同时提出四大监管要求:(一)把好产品设计关口,杜绝“假结构”问题,(二)完善业务风险计量,落实审慎监管规制要求,(三)强化衍生交易风险管理,控制业务总量增速,(四)规范宣传销售行为,普及理性投资观念。

10月10日,浙江银保监局称,近期未专门发过“叫停假结构性存款”的文件,但会认真贯彻落实银保监会有关结构性存款业务的监管要求,通过窗口指导、治理乱象等方式,督促辖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规范开展结构性存款业务。

10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开展银行保险机构侵害消费者权益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194号),假结构性存款被点名,要求银行不得发行假结构性存款,不得用以替代保本理财,不得按保本产品宣传销售结构性存款。

分析认为,从监管层的一系列动作来看,接下来结构性存款业务将迎来一波整治潮,重点整治银行违规发行假结构性存款及违规宣传销售问题。

根据资管新规要求,银行不得发行保本理财,非保本理财要打破刚性兑付,过渡期截止到2020年底。为了吸引并留住原来保本理财的客户,防止存款流失,规避监管,自2018年初开始,银行大力发行结构性存款,作为保本理财的替代品,结构性存款规模迎来爆发式增长。

根据央行数据,截至2017年底,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发行规模为6.95万亿元,此后快速增长,2018年8月结构性存款规模首次突破10万亿元大关,2018年四季度,结构性存款规模曾短暂降至10万亿元以下,但2019年以来,结构性存款规模稳居于10万亿元以上。

结构性存款监管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18年二季度,有效制止了不具备金融衍生产品交易业务资格的银行发行结构性存款的行为;第二个阶段是2019年9月起,对设计不合规的假结构性存款进行规范整治。在强监管之下,假结构性存款将显著减少,当市场上大部分都是真结构性存款,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将大幅减弱,届时结构性存款规模可能会随之下降。

此外,LPR机制改革之后,一年期LPR利率已经连续两次下调,央行全面和定向降准,分别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1000亿元,每年降低银行资金成本约150亿元,银行贷款利率将逐步下行,而经过连续一年多的上涨之后,银行负债端成本偏高,息差收窄,预计接下来各类存款利率都将进一步走低。(发布单位:融360 |简普科技大数据研究院 紫金财经https://www.aizijin.cn/梳理)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