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开放提速,证监会提前松绑券商等外资持股

资本市场开放提速,证监会提前松绑券商等外资持股

希望金融行业包括资本市场更多地开放,通过引进竞争而促进金融业的快速发展,同时也要避免外资快进快出的风险。

《财经》记者 郭楠 张欣培丨文 陆玲丨编辑

10月11日,中国证监会在国庆之后的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了对外开放新举措,期货、基金、证券公司外资持股比例限制时点全部提前。

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表示,经统筹研究,证监会进一步明确以下安排:自2020年1月1日起,取消期货公司外资股比限制;自2020年4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取消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自2020年12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取消证券公司外资股比限制。

受此利好影响,当天下午非银板块表现亮眼,并带动沪指走高。

与此同时,根据新华社消息,当地时间10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双方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

“这是好事情,希望金融行业包括资本市场更多地开放,通过引进竞争而促进金融业的快速发展,赶上世界一流。”知名经济学家陈志武对《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竞争白热化的券商行业,一位合资券商人士表示,短期对于国内券商格局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良性竞争

“在特殊的国际环境下,外部倒逼的开放提速也有着积极的一面,但是在开放过程中也要把控好风险。”10月12日,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向《财经》记者表示。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认为,取消持股比例限制向全球的资本宣示了进一步开放的姿态,欢迎更多的境外资金可以来中国投资。

“中国资本市场大的方向是金融改革,包括两方面,一方面是通过沪深港通、取消QFII限制等方式吸引境外资金,另一方面为境外资金提供相应的配套设施。国际知名金融机构进来,也需要熟悉的合作伙伴提供服务。”一家合资券商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国际金融机构的相继涌入,对于本土的金融机构,无疑会带来更加激烈的竞争,但也会带来进步。国际业务上,海外机构有优势,而在本地业务上,本土的金融机构更有竞争力。业内人士认为,外资与本土的金融机构未来会形成良性竞争。

“现在我们有些金融中介机构依靠资源和牌照形成一定的垄断地位,在国内相对封闭缺乏有效竞争的环境下,不利于业务能力的提高和增强国际竞争力。外资在合规意识、业务能力和经营管理模式上有着长期而丰富的经验,值得国内金融机构学习。”韩乾表示。

“未来全球优秀的金融机构都要在中国同台竞技,国内金融机构肯定会感到压力。但是外资与本土机构有着不同的特点。外资更擅长于长期投资,而国内机构更加了解中国。我相信大家都会找到自己合适的客户。”邵宇向记者表示。

取消外资比例限制,无论是在证券行业,还是基金亦或期货,短期影响有限,但长期来看都可能会带来积极的改变。

“以券商行业来看,国内的券商竞争已经十分激烈,所以就算放开限制,短期对于国内券商格局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上述合资券商人士表示。

事实上,合资券商在中国发展已经有24年的历史,从整体上看合资券商发展并不成功。“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中外方之间理念上的冲突,所以外资控股与否影响还是比较大。再者外资的风控十分严格,很大程度上也限制了业务发展。”该合资券商人士表示。

韩乾把最先开放的期货公司比作资本市场进一步开放的第一方阵。“中国的期货市场发展规模一直有限,盈利单一,因此更需要借鉴和学习。引入境外的机构开展相关业务,我相信会进一步促进中国期货市场的发展。”武汉科技大学金融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将对中国资本市场产生深远影响。“可以从两个方面看,一方面外资的持续流入或将改变国内投资者机构,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促进中国资本市场制度的建设与改善。”南方一家合资券商人士向记者表示。

邵宇也认为,外资的大量涌入,有助于改善中国资本市场投资机构,长期会带来估值的稳定,使市场会更加注重基本面的追踪。

当然,随着资本开放力度的加大,也为监管层增加了新的挑战。监管难度大大增加,尤其在国际监管、跨境市场监管上都要进一步加强。

“在监管问题上需要权衡利弊,既兼顾到外资的投资习惯,使中国金融市场制度与国际制度进一步接轨。比如在账户管理、风险管理工具、交易规则等方面都需要不断完善;在风控方面,也要参考国际和历史经验,把握好资金快进快出是否会对金融市场造成冲击和形成系统性风险的问题。”韩乾表示。

开放加速

金融行业对外开放在近两年步伐加快,也成为资本市场改革的关键字。

过去一年,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成果显著。2018年12月24日,瑞银证券成为首家外资增持股份比例达到51%的合资券商,瑞信方正、摩根华鑫、高盛高华外资方都递交了将持股比例增加至51%的申请。截至目前,证监会已经批准摩根大通、野村证券两家新设合资控股券商。近期,日本大和证券的申报材料也被证监会接收。

在外资基金公司方面,除了已经快速扎根中国市场的外资私募巨头,贝莱德、领航、瑞银资管等多家海外资管巨头对内地公募牌照也觊觎已久,首家外资控股公募基金的脚步也越来越近。5月8日,根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信息,上海国际信托将转让其在上投摩根2%的股权,此前,外资股东摩根大通也曾公开宣布,有意增加至控股比例。

除此之外,资本市场的双向开放也取得突破。6月17日,英国脱欧影响下,沪伦通姗姗来迟,华泰证券发行的沪伦通下首只全球存托凭证(GDR)在伦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A股国际化的又一里程碑。

“证监会此次确定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具体时点并不算突然,7月份金融委已经确定提前至2020年。”厦门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韩乾对《财经》记者表示。

在今年6月13日的陆家嘴论坛上,除了刘鹤为科创板开板,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也在当天宣布了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九项具体措施,其中包括推动修订QFII/RQFII制度规则、允许合资证券和基金管理公司实现“一参一控”、加大期货市场开放力度等。9月10日,外管局公布取消QFII/RQFII额度限制,预期正在逐步兑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证监会已经正式确定今后一个时期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的十二项具体措施,其中包括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开放,抓紧落实已公布的对外开放举措,维护开放环境下的金融安全。

9月11日,易会满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开放也是改革,要加快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对外开放,不断提高我国资本市场的国际化水平和服务能力,同时强调,要坚持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切实增强开放条件下的风险防控和监管能力。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