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通教育前三季度业绩暴降392%,又是并购的“锅”

全通教育前三季度业绩暴降392%,又是并购的“锅”

时代财经 王薇薇 摄

10月11日晚间,全通教育公布了今年第三季度报告,与此前的业绩预告相比,前三季度亏损扩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739.38万元,同比下滑392.28%。

三季报中,全通教育表示,“受宏观经济形势及产业政策变化的影响,相关并购子公司经营情况未达预期,若后续经营环境未能有效改善或进一步下滑,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

很多上市公司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并购史,但前几年“并购冲业绩”的状况已经出现反转,近年来依靠并购发展起来的诸多公司集体陷入并购“后遗症”,全通教育就是其中的典型。

全通教育与吴晓波旗下公司的并购案9月27日以失败告终,再加上全通教育此前披露三季度大幅亏损的业绩预告,时代财经于10月10日来到了全通教育总部,拟针对相关并购事宜进行采访。

从高铁中山站到全通教育的总部,车程不到20分钟。全通教育总部位于中山市东区中山四路88号尚峰金融商务中心5座,17层至20层均有其办公室。在当地人眼中,尚峰金融商务中心一带可算是中山市的“金融中心”,坐落了多个金融机构,街头的摩登感十足。

在第18层,我们与全通教育前台进行了沟通,希望能够拜访其董秘及证券事务代表,但是这个请求以“领导没有时间”被回绝了。这一层全层都是公司的“地盘”,装潢色彩缤纷,很贴合其K12的业务领域。从这一层看出窗外,视野开阔,楼层较高便有这样的好处。

时代财经 王薇薇 摄

三季度亏损扩大,应收账款高企不下

但,全通教育三季报就不太好看了。据三季报显示,虽然全通教育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录得806.9万元,与营业收入一起双增长,但受上半年业绩拖累,其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1739.38万元,同比大幅下降392.28%。而其在今年半年报中公布的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的是,预计2019年1月至9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300万元至-800万元,比上年同期下降-318.45%至-234.43%。实际亏损与之相比扩大不少。

全通教育应收账款占负债和股东权益合计的比例与行业平均值。制图:时代财经 何蕴虹

值得一提的是,全通教育在三季报中称,其信用减值损失较上年同期增长139.90%,主要是应收账款账龄增加所致。截至今年三季度,全通教育的应收账款为4.06亿元,较年初4.64亿元减少了12.5%。但是,与其今年二季报的4.03亿元相比,仍有所增加。根据其修正前的三季报预告来看,公司在解释亏损情况时,称“应收账款回款未达预期,坏账准备同比增长2000多万元;财务费用也有所增长。”

近年来,应收账款一直是全通教育“心头大石”,就在今年半年报时,公司还在风险提示中表示,“公司教育信息化项目类业务导致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速度较慢,应收账款余额较大……有可能出现个别客户付款不及时的情况,甚至存在应收账款发生坏账损失的风险,公司将面临流动资金短缺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造成一定的不利影响。”

重组屡受挫

就在13天前,全通教育宣布终止收购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的杭州巴九灵文化创意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巴九灵”)。这项收购案曾引起市场与深交所的高度关注。

今年3月17日晚间,全通教育抛出一份引起热议的重大资产重组方案,并且披露了具体标的公司——巴九灵。趁着吴晓波的热度,全通教育复牌后的首个交易日(4月1日)便获得一字涨停,并收获了两个涨停板。直到4月3日,全通教育股价“退烧”,在达到了年内最高点9.39元之后,开始了连绵的震荡下跌。

公开资料显示,吴晓波为巴九灵的创始人和实际控制人,其财经自媒体“吴晓波频道”由巴九灵运营。依靠吴晓波的个人IP影响力,巴九灵快速获得了用户流量,并推广各类培训服务和财经知识付费产品。

深交所在对此次重组的询问中,提出了巴九灵依赖吴晓波个人IP的问题。当时全通教育的回复是,“近些年,随着标的公司业务种类的不断扩展,泛财经知识传播、企投家学院、新匠人学院和知识付费等业务板块的形成,吴晓波个人IP对于标的公司经营层面的影响不断降低,后续影响主要体现为内部经营管理层面,标的公司业务具有独立性。”

9月21日,“吴晓波频道”App更名为“890新商学”,被外界视为巴九灵试图“去吴晓波化”。更名不到一个星期,全通教育宣布重组终止。理由是“受宏观经济环境、上市公司及标的资产经营情况、重组政策变化以及股票二级市场价格波动等因素影响,交易双方未能就本次重组方案所涉交易定价、业绩承诺与补偿安排等要素达成最终共识。”

重组筹备了6个月,市场对此次并购的看法也从积极转变为消极。就在宣布终止后的首个交易日(9月30日),全通教育收获了5.61元最高价,略跌了两日后,便开始连日上涨,走进了上升通道。直到10月11日收5.55元,该股价与9月30日收盘价5.40元相比,上涨1.85%。

这不是全通教育并购路上遭遇的第一个挫折。

2016年8月29日,全通教育发布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停牌一个多月后以失败告终。关于这次重组,全通教育只披露了标的资产属于教育信息服务业,预计交易金额在28亿元至40亿元区间。该次重组失败仅过去四个月,全通教育再度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而停牌,标的资产同样属于教育服务行业,预计交易金额为40亿元至45亿元区间。第二次重组在停牌一个月后同样宣布失败。

并购“后遗症”年底或加重

不过,全通教育仍是不折不扣的“并购大户”。

时代财经根据全通教育今年半年报告统计,截至今年6月30日,其旗下共有45家控股子公司,其中有16家为并购取得。尤其是在2015年,全通教育一年内就并购了9家公司,其中对北京继教网技术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全通继教集团”)的收购花费了10.5亿元。

并购将全通教育带入“快车道”。其并购最疯狂的2015年,其营业收入与归母净利润的同比增长率均超过100%,分别为127.97%、108.56%。但2016年便出现增长放缓,2017年归母净利润更是呈负增长态势。2018年更是因为计提商誉减值,净利润暴降1091.29%。

商誉减值便是并购带来的最大“后遗症”。据全通教育2018年年报显示,其当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高达6.86亿元,其中全通继教集团就占了6.09亿元。

全通继教集团的经营状况也在每况愈下。全通教育今年半年报显示,全通继教集团上半年亏损2074.37万元。照此状况下去,今年年底,全通教育又将面临一次“惨烈”的商誉减值。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