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亏230亿,蔚来之路在何方?

4年亏230亿,蔚来之路在何方?



包下整个五棵松篮球馆和周围的部分场地,请来当红乐队 Imagine Dragons,包下8架飞机、60节高铁、150辆大巴,上海机场设置专门的蔚来登记口,附近19家五星级酒店一房难求,一万人的五棵松体育馆座无虚席……

两年前,耗资8000万的蔚来ES8发布会之奢华,在汽车发布会历史上绝无仅有。正是这个晚上,“蔚来汽车”品牌一炮打响,势头凶猛的在科技资本圈抢下了一席之地。

但是随后的时间里,蔚来却一直艰难负重,再也没能续写这拨辉煌。

4年亏损230亿

毫无悬念,在数家新造车公司中,蔚来是收获关注度和期待最多的一家。

2017年12月16日,蔚来汽车发布量产车ES8,这一举动,打消了外界一部分人对蔚来“PPT造车”的怀疑。紧随其后,蔚来在2018年9月12日正式登陆纽交所上市,成为“新造车势力第一股”。在这之前,蔚来汽车已经拿到56家投资人不少于150亿元的融资。

然而,在中国车市整体步入“凛冬”的大趋势下,造车新势力的蔚来也面对着日益严峻的市场环境。

9月24日,蔚来公布了其2019年的二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蔚来第二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15.08亿元,环比下降7.5%;净亏损为32.85亿元,环比增长25.2%,同比增长83.1%。

在这次的财报中,蔚来汽车的亏损数额仍然是财报里的最大“污点”。从数据来看,2016年到2018年,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亿元、50.21亿、96.38亿元,再加上今年上半年亏损的26.23亿元、32.85亿元,三年半时间,蔚来累计亏损231.4亿元。

更严峻的是,蔚来亏损的金额在连年增加。2017年是2016年亏损金额的一倍,而2018年的亏损金额再次增加,到了2019年第一季度,单单一个季度的亏损额已经超过了2016年全年的亏损额。

蔚来的钱究竟亏到哪里去了?这是来自各路市场的集体困惑。

回头看蔚来汽车,已经在圣何塞、慕尼黑、伦敦、上海等13地设立了研发、设计、生产和商务机构,并汇集了数千名世界顶级的汽车、软件和用户体验人才。无疑这是笔巨大的花销。

按照创始人李斌在投资者电话会议上的说法,蔚来亏损的230亿元人民币中,有100多亿元用于正向研发。李斌认为,研发是蔚来的核心投资方向,目前公司已经在全球提交和获得了4200多项专利,并覆盖全国270多个城市的服务网络。

此外,蔚来标榜自己高端形象,也让其付出了巨额的成本代价。以建设体验中心来说,蔚来选择的都是市内最黄金、最繁闹地段,单单一个城市的体验中心就花了上亿元,如果算上其他城市一共26家的话,在这个方面,每年也要消耗接近20亿的资金。

还有巨额的品牌营销推广费、销售及管理费用等也不容忽视。并且蔚来在此前还宣布在2020年将会建设超过1100座的换电站,而这方面的建设保守估计也要支出40亿元左右。

截止今年6月底,蔚来的总资产为182亿元,但总负债达到了177.5亿元,离资不抵债仅一步之遥。如此的现状之下,无论从那个角度看蔚来,都难看到明朗的未来,蔚来已经失去了未来。

资本遇冷,现金流储备告急

不仅仅是“流血”还在持续。从创立四年亏损230亿,到上市一年多来,市值也蒸发了一个广汽。

由于二季度财报亏损超出预期,资本市场闻声暴跌。蔚来当日盘后跌幅超20%,报收2.17美元。随后几日,蔚来汽车的股价连续5个交易日下跌,10月1日报收1.32美元,创下上市一年以来最低的收盘价。

相比上市之初股价最高13.8美元、市值一度超130亿美元的辉煌,如今蔚来的市值已缩水超2/3。

持续的亏损和连日的股价暴跌,多家投资机构也降低了对蔚来汽车的预期。值得注意的是,投资机构伯恩斯坦(Bernstein)更是将蔚来的目标股价从1.70美元下调至0.9美元,这是蔚来的目标价首次跌破1美元。

如果公司股价延续接连的暴跌走势,不能制止投资者抛售,更无法吸引投资者入场,那么退市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会一直悬于公司之上。

资本市场如临大敌,但是蔚来眼前更重要的问题,是其账面的现金储备已经告急。

自2018年3季度IPO以来,蔚来账面短期可支配现金储备(包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理财)数量就在急剧下降,从2018年三季度末的91.5亿元人民币,下降到本季度末的34.5亿元人民币。其中,受召回等负面事件影响,今年第二季度蔚来单季可支配现金就减少了40.8亿元。

伯恩斯坦的分析师甚至在一份报告中指出,蔚来汽车的现金恐怕将在数周之内耗尽。

事实上,对于造车这样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而言,不仅需要花大量的资金,回报周期也较长。尽管目前还不能单纯依靠蔚来汽车成长期所产生的巨额亏损来判断其长期的投资价值,但如果没有健康的现金流,恐怕很难支撑一家初创企业活下去。

现在看来,亏损已经超过230亿的蔚来依然处于一个初期过一点的阶段,明面上看还需要很多资金来做研发和建设。但蔚来还能像之前一样,顺利拿到雄厚的资金储备吗?

深陷负面,风波不断难自救

如果说巨额亏损、资本市场质疑和现金流危机是外部资本的游戏,那么来自蔚来内部的问题则让蔚来避无可避。

自2019年以来,关于蔚来的负面消息就不断传来。质量问题、裁员、高管离职等问题都让它面临着不小的压力。

因为电池原因,蔚来先后发生了3起汽车自燃事件。6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公告,蔚来汽车召回部分搭载了2018年4月2日到2018年10月19日期间生产的动力电池包的蔚来 ES8电动汽车,共计4803辆,此次召回的汽车占其售出总数的20%以上。

汽车自燃事件和产品召回让蔚来汽车在市场不断受挫,裁员风波又让蔚来“内震”不断。

8月22日,李斌发布内部信提到,蔚来计划在今年9月底之前裁员1200人,相当于员工总数的14%,调整后公司的人员保持在7500人左右。这是继今年3月提出裁员计划后,蔚来在不到半年时间里发布的第二波裁员通知。与此同时,一批高管的相继离职也使蔚来的局势动荡不安。

当寒冬来临,作为国内头部企业,蔚来显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显然,这家国内新势力造车的领军者,正在遭遇成立以来的至暗时刻。而目前来看,在困境中找到出路也并不容易。

内外夹击,生存空间受限

对一家汽车制造商而言,成功的关键还是产品能否得到市场认可。

公开数据显示,今年1-8月,蔚来汽车累计销量为10322辆。尽管蔚来汽车的年度销量已经超过万辆,但是,汽车行业是规模经济,只有达到一定数量的销量,才能够分摊研发、生产、销售等巨额成本。

为了提振销量,蔚来汽车不惜降低利润空间,而开展了一系列举措。今年8月,蔚来汽车表示,自2019年8月24日起,所有蔚来ES8和ES6的首任车主在享受不设期限、不限里程的终身免费质保的基础上,还能享受终身免费换电服务。9月30日,蔚来汽车又宣布,为在10月1日-10月31日期间提车的用户,提供“3年0息金融方案”、“5年低息金融方案”、“电池租用”、“分期贷”等优惠购车方式。

作为中国造车新势力的代表,蔚来在短短几年内脱颖而出,其强大的融资和营销能力、以及用户思维和服务能力有目共睹。

但即便如此,蔚来还是将直面愈来愈残酷的市场生存挑战。

由于2019年国内车市整体持续下行,中汽协此前下调了销量预期,预计新能源汽车全年销量将由160万辆下降至150万辆。在业内看来,留给造车新势力的时间窗口期正在缩短,造车新势力的生存空间也在遭受挤压。

而蔚来即将面临的另外一个外部挑战,则来自同行特斯拉的施压。目前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已经通过量产前第二次验收,将于今年年底前全面投产,预计将实现每周3000辆的量产目标,项目规划年产能将达到50万辆。

待特斯拉在中国正式量产以后,蔚来的压力就更大了。

这一场造车新势力的淘汰赛,才刚刚开始。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