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顺帝健在时李固上奏,要求限制外戚权力,防止梁家外戚夺权

汉顺帝健在时李固上奏,要求限制外戚权力,防止梁家外戚夺权

本文系作者枫枫学古筝独家原创,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东汉从138年汉质帝登基,至159年汉桓帝亲政,这十九年,是东汉最后一段外戚专权时期一大将军梁翼专权时期。这十九年里,梁翼权势滔天,三代皇帝都是由他一手扶持,文武百官在他的淫威下缄口不言。唯一一位敢对他说不的人,就是大司农李固。早在汉顺帝健在时,身为议郎的李固就曾上奏,要求限制外戚权力,防止梁家外戚夺权,反遭梁翼陷害罢官回家。晚年的汉顺帝,也深感外戚势力日益膨胀,在人生的最后一年,也曾再度召回李固等文臣,并升李固为大司农,意图限制外戚力量,可一切已经太晚。李固升迁后没多久,汉顺帝就英年早逝。

汉桓帝剧照

随后梁翼扶持的汉冲帝,仅在位不到一年也病逝。这之后,围绕着接班人问题,梁翼与李固曾展开一场争斗。李固曾经主张立清河王刘蒜为帝,但未曾想,当年和李固一起接受汉顺帝重托的文臣,如司空胡广等人,却在梁翼的威逼下改弦更张,纷纷附和梁翼。孤立无援的李固,也在这场争斗中失败了。汉质帝登基后,因深感梁翼专权,与之矛盾渐深,最终被梁翼派人在食物里下毒杀害。当时汉质帝在确信自己中毒后,第一件事就是召李固觐见,面度李固,汉质帝只说出了“我吃了饼,肚子有些疼”后,就然去逝了。

汉质帝剧照

亲眼目睹了汉质帝死亡的李固,抱着汉质帝的尸体号啕大哭,并联合众臣追查真相。然而他的同僚们却再次背叛了他,不但汉质帝之死不了了之,李固本人也遭梁翼嫉恨。即使如此,刚直的李固却依然天真,他甚至在事后还给梁翼写了一封信,希望梁翼能够匡扶朝局,做汉室的忠臣。然而这封信只带来一个后果——逼梁翼快点杀他。147年11月,李固以谋反罪被逮捕入狱。在他入狱后,那些当初背叛了他的同僚们,也有多人竭力营救他,有数十名官员主动戴上枷锁,到牢狱外为李固静坐鸣冤。他巨大的威信,也再次震动了梁翼如此人物非杀不可。

监狱绘图

结果,李固虽然在舆论的压力下一度得到释放,但回家没两天,又被重新抓入监狱,最终被含冤处死。李固在与梁翼的斗争中,一度倚重的最主要盟友,就是大司徒胡广。这位胡广也是东汉官场的一位奇人,他历仕汉安帝、汉顺帝、汉冲帝、汉质帝、汉桓帝、汉灵帝六代帝王,几乎在每一代政治斗争中都得以保全,高官厚禄终生。此人最大的本事就是见风使舵。汉顺帝在位时,他眼见梁家外戚专权,就很知趣地辞官回家,直到汉顺帝晚年,才和李固一起再次得到汉顺帝重用。汉顺帝死后,李固与梁翼争斗,他起初和李固一道,反对梁翼专权,后眼见梁翼势大,又很识趣地缄口不言。

见风使舵绘图

李固死后,他也因此得到好处,接任了李固当时担任的太尉职务。汉桓帝即位后,与梁翼之间矛盾日深,在看不清政治动向后,他又一次选择了退休,直到汉桓帝诛杀梁翼后,再次得到启用。之后的汉桓帝和汉灵帝两朝,在宦官专权、国家日衰的局面下他通常的把戏,也都是遇事不好就立刻躲闪。两场株连文官甚广的“党锢之祸”,他也都平安躲过。如此八面玲珑,在当时也得了个评价:天下中庸唯胡公(胡广)。从汉桓帝亲政开始,东汉由外戚专权,转入了另一个政治常态——宦官专权。士大夫阶层与宦官的争斗,成为此时东汉高层政治的主要争斗内容。

党锢之祸

这场争斗引发的重大政治事件,就是两次“党锢之祸”。而“党锢之祸”的爆发,却起于一场看似平常的治安案件。166年,东汉天灾不断,汉桓帝欲大赦天下来避祸。消息传出后,诸多宦官的亲信们趁机肆意妄为,企图借大赦来脱罪。然而士大夫阶层的报复也开始了:宦官徐横的侄子徐宣在东海犯法,被东海相黄浮羁押。宦官张成的儿子张泛也在河南犯法,被河南尹李膺逮捕。之后,这两个倒霉蛋并没有因为大赦而逃过惩罚,相反黄浮与李膺在大赦令下后,依然将二人处死。这一下子捅了马蜂窝。

东汉京城绘图

事情发生后,士大夫阶层领袖太尉陈蕃火速上书汉桓帝,要求汉桓帝宽容涉案官员,并以前朝诸多宠信宦官而亡国的例子,苦劝汉桓帝疏远宦官。但事与愿违,宦官张成等人,只用了一句话就说服了汉桓帝:“这些士大夫们在民间四处收徒,遍布党羽,更加相互呼应,诽谤朝政。”这些所谓的“党羽”,便是“党人”。结果汉桓帝果然大怒,下诏天下逮捕党人,太尉陈蕃拒绝执行诏令。之后,汉桓帝索性绕过正常行政程序,直接由宦官执行命令,逮捕涉案文官。牵涉入此事的李膺、陈寔、范谤等大臣不等宦官动手,就自己慨然走进监狱,并受尽酷刑。第一次党锢之祸爆发了。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