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困局:遭遇高德和主机厂“双重围猎”?

滴滴困局:遭遇高德和主机厂“双重围猎”?

3年前无论是滴滴还是外界,普遍的看法是中国网约车市场的战争结束了,滴滴以数十亿美金烧出来的No.1的地位难以撼动。但如今,滴滴开始遭遇困局,不但顺风车业务关了“禁闭”,同时遭遇了来自高德地图商为首的“聚合平台”和转型中主机厂的“双重围猎”,对此,有业内人士指出,滴滴的困局或缘于程维的一项“战略性错误”认知。


01

第一重围猎:聚合平台的崛起

对大多数网约车使用者来说,滴滴客户端已经在自己的在手机“妥妥滴”运行了5-6年时间,当年补贴大战培养了一批忠实用户,换过手机也会安装上,要叫车就顺手打开滴滴,用得频繁的还会放在首页。但是事情正在起变化,越来越多的网约车客户正在养成新习惯,卸载越来越少用到的滴滴客户端,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呢?


促使网约车客户不断卸载滴滴客户端的原因,是因为“聚合平台”的问世。

高德是业内最早推出“聚合平台”的企业。美团也快速跟上。2017年7月,高德地图发布了一站式公共出行服务平台,已接入首汽约车、嘀嗒出行、滴滴出行、阳光出行、AA出行、曹操出行、神州专车等出行平台服务。美团打车于2019年4月26日在上海、南京上线“聚合模式”,其模式和高德类似,用户可以在美团一键呼叫多个不同平台的车辆。通过这个业务,高德和美团满足了用户需求,圈占了用户。

根据极光大数据今年二季度数据显示,高德地图市场渗透率为45.8%,美团市场渗透率为32.9%,滴滴出行市场渗透率为14.6%。高德地图在流量获取方面有明显优势。

网约车客户在高德地图这样的“聚合平台”上,可以选择多个服务商,可以进行比价,节约费用,而且潜意识里认为自己掌握了选择主动权,多选几个网约车品牌可能会更快乘车。

至此,滴滴遭遇了以高德地图为首的“聚合平台”的第一重“围猎”。

02

第二重围猎:来自转型中的主机厂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滴滴网约车平台被“聚合平台”撞了一下腰时,车市寒冬不期而至,主机厂在使尽了各种方法提振销量后,有些厂商终于下定决心,开始转型——“出行服务商”。

据媒体报道,10月16日,重庆的移动出行领域将迎来一位“超级玩家”。由中国一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发起,苏宁、腾讯、阿里巴巴等共同参与打造的智慧出行平台T3出行将正式在重庆上线。


据了解,T3出行在国庆期间刚刚登陆武汉,进入重庆是继南京、武汉开城的又一重要进展,短短几天再进一城,标志着T3出行进军全国市场的提速。

“来势汹汹”的T3出行是出行市场的新入局者,它成立于2019年。对外界而言,这家公司引人注目的原因在很大程度是由于它的豪华股东阵容——不仅包含了一汽、东风汽车、长安汽车三大汽车央企,腾讯、阿里、苏宁三家互联网巨头也合计持股超过40%。

T3出行并非第一家汽车有整车厂背景的出行公司,当然也不是最后一家。

2018年年底,上汽集团发布了旗下移动出行品牌“享道出行”,进军网约车市场。

上个月,一个名为“旗妙出行”的App在苹果和安卓的各大应用商店上线,“旗妙出行”是一汽旗下的出行平台。

目前,包括上汽、广汽、东风、长安、小鹏、威马等均已组建出行公司,整车厂在出行领域已经成了一股新型的势力。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预测,2022年出行市场交易规模可达5036亿元,而2018年约为2678亿元。

眼下主机厂们越来越倾向于自己做出行平台,目的只有两个,第一从短期看,鉴于车市寒冬,做出行项目,主机厂可以解决“去产能”问题,第二从长期看,苦于车市寒冬的主机厂在危机倒逼之下,对于汽车行业的形势、出行行业的机会有了新的看法。改变了看法的主机厂商的最终目的是及时转型,抢占市场先机。

另外,在安全方面,主机厂的出行平台也将在乘客安全方面给予较多的保障措施,比如,将来一旦乘客发出安全报警,主机厂的出行平台可以马上远程操作打开乘客的车门,并同时锁住司机的车门,这样可以有力地吓阻不法司机对乘客的侵犯。由于主机厂平台运营的车辆都是自己生产的,所以,运营车辆出厂时,已经配备了乘客安全保障设备和应急措施的预案。这与滴滴平台的社会运营车辆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于是,滴滴又遭遇了转型中的主机厂的第二重“围猎。”

03

困局或缘起一个错误的认知

2017年底,踌躇满志的程维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国内)网约车竞争在2016年就结束了,他当时认为,接下来会是滴滴与Uber的全球战役。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三年过去了,中国的网约车市场正在发生巨变,不同背景的新玩家正在从四面八方陆续踏入战场并搞出越来越大的声势。


对此,有业内专家指出,滴滴困局或许来自于一项战略性错误认知——“网约车行业是可以赢家通吃的”。

2017年底,程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认为,网约车行业是可以赢家通吃的,“市场在向头部集中,全世界都是这样。”

但业界的看法却和程维想的不太一样。“我们判断出行市场一定不是一家独大的”,嘀嗒出行联合创始人李金龙认为,在所有的行业中只有即时通讯行业出现了一家独大,因为微信符合完美的网络效应;但在出行领域,网络效应是失效的,用户用哪款打车软件不是因为朋友在用,而是相信用它能叫到车。

为了达到“赢家通吃”的目的,多年来滴滴一直烧钱抢占市场份额,但到头来,战略判断出了问题,不同背景的新玩家依然汹涌而入网约车市场。

如此看来,网约车市场并不存在滴滴原以为的通过烧钱就可以建立的“护城河”!

据媒体统计,截止2018年5月,滴滴6年已“烧钱”1500亿!时至今日,不禁有人要问,遭遇双重围猎并且运营仍在巨额亏损的滴滴,未来,路在何方?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