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的夕阳之战——极简中法战争史

帝国的夕阳之战——极简中法战争史

发生在19世纪80年代的中法战争,是一场起因、过程和结局都有些扑朔迷离的战争。用一句话说,这是中国与法国在越南北部及中国西南、东南沿海等地展开的一场海陆大战。

刚从普法战争惨败中恢复过来的法兰西共和国,将目光投向远东,企图完全控制越南为中心的印度支那殖民地。

经历了“同治中兴”的清帝国,通过“洋务运动”恢复了一点天朝上国的信心,力图维护中越传统藩属关系,想让法人知难而退。

越南王国不甘心被法国吞并,多次向清廷求援并利用黑旗军抗法,但自身抵抗意志并不坚决。中法就在这种复杂态势下一步步走向战争。

法军侵越,战争爆发

尽管在欧洲完败于德国,但法国全球殖民扩张的势头不减。19世纪下半叶,以探险队开路,以传教为手段侵入越南,逐步扩张商业殖民利益。

1862 年,法军大举入侵越南,占领西贡(今胡志明市)及其附近大片地区。1873 年,法军海军上尉、探险家安邺以百余法军击溃越军数千人,侵占河内等地,越南国王请求黑旗军帮助抗法。

黑旗军统领刘永福是中国广西钦州人,出身草莽,先后投奔广西太平军、天地会起义军,自己拉了一支名为“黑旗军”队伍,在清军进剿下被迫跑到了越南保胜(今老街),并打出“助越平叛”的旗号,接受越南官职。

12 月 21日,刘永福率黑旗军在河内近郊纸桥打死法军头目安邺,把法国人赶出了河内。这场小规模战斗让刘永福和黑旗军声名鹊起。


1882 年,法军再次入侵越南北圻,先后占领河内、南定等地。战力薄弱的越南只好再次求助刘永福。

1883年 5 月 19 日,黑旗军将数百法军诱出河内,在纸桥一举击毙北圻法军司令、海军上校李维业等数十人。法军两败于黑旗军,被彻底激怒。

8 月,法军攻占越南都城顺化,强迫越南政府签订《顺化条约》,变越南为法国的保护国。清廷对此不予承认,并应越南要求出动广西边军进驻北圻。

12 月中旬,法国为战争拨款并大举增兵,以为李维业复仇为借口,向北圻清军发动进攻,战争爆发。

中法开战于越北

战争爆发前,清政府内部战和不定。李鸿章掌握外交实权,一意主和,左宗棠、曾纪泽、张之洞等力促朝廷采取抗法方针。

清政府虽然应越南要求增强了驻北圻清军兵力,并派人联合刘永福抗法;但又自缚手脚,再三训令清军不得主动向法军出击。

法军则采取积极进攻的战略。1883 年 12 月 14 日,由河内出发的法军 6 000 余人在孤拔海军少将率领下,分水陆两路,向红河中游战略要地山西发动进攻。

驻守该城的黑旗军和清军共约5 000人抵抗了三天,伤亡惨重,被迫撤退。1884 年3 月 8 日起,法军约 1.2 万余人,水陆协同大举进攻北宁城。

这是清军 40 余营及黑旗军重点守备的要地。在法军进攻下,清军诸将不和,指挥不灵,北宁很快失守。法军又接连攻下谅江、太原等地,迅速控制了整个红河三角洲。

战事不利,慈禧太后震怒,将以恭亲王奕䜣为首的军机处大臣全班罢免。

1884 年 5 月 11 日,北洋大臣李鸿章在天津与法国代表福禄诺签订《中法会议简明条款》,承认法国完全占领越南,同意撤回全部驻越清军。

战火烧至中国东南沿海

中、法对条约中的撤军时间有不同解读。6 月下旬,法军向谅山推进,炮击不肯撤退的驻观音桥清军,遭到还击死伤百余人。

法国以“观音桥事件”为借口,要求清政府立即撤军,并赔款 2.5 亿法郎。

清廷同意撤军,但拒绝赔款,下令将清军撤退到中越边界。中法于上海举行谈判。

与此同时,孤拔率远东舰队驶入中国东南沿海,威胁中国本土。清廷启用赋闲在家的淮军名将刘铭传督办台湾军务。

法国远东舰队进犯台湾基隆被击退,驶入福州马尾军港,与福建水师军舰陷入奇怪的对峙。

会办福建海防大臣张佩纶(后为李鸿章女婿,作家张爱玲的祖父)只知空谈不知兵,面对危机一筹莫展。8 月23日,远东舰队对福建水师发起突袭。

福建水师仓促应战,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近距离火炮对射,被法海军击沉军舰 9 艘,阵亡 700 余人,几乎全军覆没,马尾船厂也被摧毁。

马江惨败,中国朝野震惊,于 8 月26 日正式对法宣战。清廷自知海上不敌法国,制定了沿海防御,陆上反攻的方针。

中法海、陆大战

10 月初,法国远东舰队扑向台湾北部的基隆、沪尾,刘铭传从基隆撤退,在沪尾设伏击败登陆法军,此后台湾战事胶着,双方都无大的进展。

1885 年 1 月,为打破法舰队对台湾海峡的封锁,南洋海军派出“开济”等 5 舰援台,孤拔亲率 7 舰进行拦击。

2 月底 3 月初,法舰为追歼中国援台舰只,侵入镇海。守军防御严密,利用炮台顽强抗击,击退入侵之敌。孤拔随后占据澎湖。

越南北圻战场方面,东线清军再次出关,一度打下郎甲,很快遭到法军反攻,连战失利,只得退入广西境内。

1884 年 12 月,再度入越的西线清军以主力围攻宣光,久战不下,法援军又至,不得已撤围。这是整个战争中最为惨烈的一战,黑旗军于此役损失惨重。

与此同时,清廷决定启用原广西提督冯子材帮办广西关外军务。冯子材是出身天地会的老将,熟悉边务,尤善守城。他到任后指挥东线清军,在镇南关附近利用地形修筑长墙。

3月 23 日,法军大举来犯,清军凭险拒守。激战中,冯子材不顾七旬高龄,亲自持矛冲锋,击退法军,取得扭转陆上战局的镇南关大捷。

同日,滇军和黑旗军也于临洮附近击败法军。之后,东线清军乘胜克复谅山,并向南挺进。

众说纷纭的战争结局

法军在镇南关败退并丢失谅山,直接导致法国茹费理内阁倒台。清军虽在陆上略占上风,但法军掌握在海上的自由行动权,朝鲜又发生甲申政变,清政府采纳李鸿章等人“乘胜即收”的主张,与法国停战。

6 月 9 日,李鸿章与法国公使巴德诺于天津签订《中法新约》,承认越南为法国的保护国,法军撤出台、澎,战争结束。

此战通常被称为“中国不败而败,法国不胜而胜”,事实上中法互有攻守,谁都不可能击败对方,停战是最好的选择。

此前清廷对外战争全部完败,对法一役能够不赔款不割地,虽有缺憾,实属不易。战后清廷在台湾设省,大治水师,似乎在吸取教训。

中国在家门口对劳师远征的法国未能取胜,究竟是何原因?是器不如人,还是技不如人?从具体过程看,这二者都有。

但主因终归是制不如人。从政治到军事,以落后对先进,腐朽对新兴,僵化被动对随机应变,焉有胜算?

这一切,都应验到十年后的甲午惨败,大清朝的国运,也终于走到了尽头。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