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午海战后,日本竟将中国舰艇的残骸做成了大门,就为侮辱中国人

甲午海战后,日本竟将中国舰艇的残骸做成了大门,就为侮辱中国人

1868年,日本通过明治维新,开始走上资本主义道路,国力日渐强盛。当时的日本,正交叉进行两次工业革命。到1888年,日本产业革命出现高潮,因此,急需对外的商品输出和资本输出。但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国内本身就资源匮乏市场狭小,加之国内封建残余势力的浓厚及社会转型期各种矛盾的尖锐,因此,以天皇为首的日本统治集团急于从对外扩张中寻求出路。

日本人心目中的“出路”,自然就是中国了。

1894年的甲午战争中,当时,亚洲排名第一的北洋水师,却“败北”了。这其中,三大主力舰—— “镇远”, “济远”和 “定远”, 其结局更是让人唏嘘不已:“镇远” 被日军收编,而“定远”却被日本人肢解,用来修建别墅。除此之外,“镇远”和“定远”二舰的部分遗物,却成了日本当地的纪念馆、博物馆、神社、甚至寺庙和学校的“展示品”。

北洋水师成立之初,李鸿章先后从英国造船公司购进小吨位炮艇和巡洋舰,但是,却很不满意。1880年,李鸿章又从德国伏尔铿(Vulcan)造船厂定制了两艘铁甲舰和一艘穹甲巡洋舰,并且,由李鸿章亲自拟定舰名—— “定远”, “镇远”和 “济远”。 中、法就越南战事达成停战协议后,德国才向中国交付了这三艘军舰。

三舰“亮相”惊四座:1885年10月,三舰抵达天津大沽港,在当时,它们在世界的排名为“第三”, 仅次于英国的“英弗来息白”和德国的“萨克森”。次年8月,三舰出访日本,停泊在了日本长崎港,更是引发了日本朝野的忌惮。

自此,这三舰成了他们的假想敌,一直想找个机会一决高下。

之后,“镇远”无奈落入它家。

8年后的7月25日,中日爆发甲午战争。鸭绿江口大东沟附近海域,双方激战正酣,“镇远” 舰和日本海军主力交战。为配合“定远” 舰,和日方的五舰相拼,最后,重创日舰“西京丸”。 “镇远” 舰也多处被击中,边救火边抗敌。

同年10月17日, “镇远”舰在返回旅顺港口时,不料触礁受损。而此时的旅顺船坞却被日军占领。“镇远”舰受伤达上千处,却是无处修理。管带林泰曾,曾带领全舰官兵宣誓“与舰共存亡,还受到过日本海军界高度赞誉,却因“战局方棘,损伤巨舰”引咎自杀。

之后,接任他的杨用霖,拒绝部下的投降建议,也以自杀殉国了。

第二年的2月17日, “镇远”舰被日方掳去,并被编入到他们的舰队,之后的“镇远”舰,竟成了日海军的第一艘铁甲战列舰,参加过神户海军大校阅。最终,在其服役17年后被拆解出售。让人所不耻的是,日本居然将其遗物铁锚、锚链陈列于东京上野公园,其用意可想而知。

1947年, “镇远”舰遗物终于回国,但是,当时的国民党内部腐败,居然,有人将它的“三百噚锚链” 以 “废铁”的价格卖了。海军名将曾国晟从铁匠铺那得知原委后,就此加入到了人民海军。

说完了“镇远”,再来说说“济远”舰的回归梦。

甲午战争爆发前2天,“济远”舰护送兵船去朝鲜的返航途中,在丰岛附近海域和日本巡洋舰“吉野”、“ 秋津洲”和“浪速” 相遇,双方一阵酣战。之后,大副、二副相继中弹身亡后,管带方伯谦带着“济远”舰西撤,“吉野”被尾炮击退。

同年 9月17日,黄海海域又是一场激战。旗舰“定远” 中炮起火,“致远” 为其掩护,多处中弹,同处左翼的方伯谦驾舰退离战场,返回旅顺。之后,提督丁汝昌向李鸿章报告:方伯谦此举,就是临阵脱逃,必须军法处置。到了9月25日,方伯谦就地被诛。

次年的2月17日,日军占领刘公岛,“济远”舰和其它九艘北洋水师军舰均落入日军手中,被收编。9年后,“济远” 舰于参加日俄战争之际,驶向了旅顺海域,然而,却于11月30日这一天,被俄水雷击中,沉于洋头洼海域。水深四十六米,而且,距旅顺西海岸仅有1.9浬。

1986年到1988年,国家旅游局出资,打捞出“济远”舰的三百余件文物,有:主锚、速射炮、前主炮和吊艇架等,现陈列于山东威海刘公岛“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

最后,就是“定远”被拆,永远成了“遗憾”

1894年8月18日,黄海海域的中日激战,管带刘步蟾指挥“定远”舰,重创日军旗舰“松岛”。次年1月11日,其被偷袭威海港的日军鱼雷艇击中,进水相当严重,搁浅于刘公岛东部浅滩。为了不让它落入敌手,1月16日被炸沉,刘步蟾心念“苟丧舰,必自裁”, 自杀殉国。

1896年,日本打捞“定远”舰。小野隆介,是一个狂热的好战分子,他从日海军军部购买其残骸,经拆解后,用这些材料建造了一所别墅,名曰“定远馆”,大门就是以厚达20厘米的舰体甲板制作的,上面还可见当年战争留下的弹痕。

那么,他做此举又是为了什么?

“定远”、“镇远”和“济远”三舰,虽然生命短暂,但是,却记载了北洋水师的光辉和败落,它们有太多的悲壮故事。北洋水师,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是中国第一支具有现代化意义的海军。但是,没有真正硬核实力的国家做背书,排名再靠前的军队一样会“不堪一击”。

如今,再去威海港,可以看到当地政府花重金,按照1:1比例原样复制的“定远”舰,和刘公岛隔海相望,让人不忘百年前的那场战争。再回首往事,我们不单单是凭吊这段历史,更多是感慨现今这来之不易的时光。

战争,虽然带来了“痛”,但是,却不能那被人“肆意”的“嘲弄”。国富军强,不是口号,国家只有真正壮大,军队才有了依赖的靠山。也只有更强大,才能让那些依旧流落于它乡的“遗物”不再被人“轻视”。这样,先人们的种种壮举,才会有他们的真正意义。

参考资料:

【《北洋舰队》、《甲午战争》】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