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炫耀才华背后的隐患

张居正炫耀才华背后的隐患

张居正安徽凤阳人,隆庆元年张居正入阁以后,为明王朝的振兴呕心沥血,立下了汗马功劳。

一、胸怀大志,上陈《六事疏》。隆庆四年八月,张居正上陈《六事疏》:省议论,振纪纲,重诏令,核名实,固邦本,饬武备。这《六事疏》应该说在朝纲政令上面没什么远大的政见,没有什么非凡的见地,没有什么高超的理论,纯属老生常谈。但是张居正不是一个夸夸其谈的政治家,而是一个脚踏实地的朝廷大臣。他的《六事疏》都是针对当时的需要。当时的明王朝政权被严嵩父子把持,政治黑暗,民不聊生,从地方到朝廷一片龌龊,肮脏不堪。像张居正这样的有识之士忧心如焚,吃不好睡不好。而明王朝初年到张居正时代,明王朝最大的外部敌人是北方的鞑靼。隆庆元年九月,首领俺答汗侵犯大同,攻陷交城、文水等城池,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那儿的百姓饱受外族的凌辱,战火燃遍了山西的中部。此时,土蛮又进犯蓟镇,劫掠昌黎、卢龙,直到滦河等地。整个北京城陷入战争的一片恐慌之中。所以张居正的《六事疏》中的饬武备尤为重要。

据朱东润《张居正大传》介绍,明朝的制度完全是一个战时体制,国家的政治中心完全放在第一道战线上,永远脱离不了战争的威胁。像张居正这样忧国的大臣当然也就抱定国防第一的方略。张居正上陈的《六事疏》也在当时确实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震动了一些有识之士。比如当时担任工科给事中的吴时来就上疏力荐谭纶、俞大猷和戚继光等人担任讨破倭寇的大将,练兵蓟州抵抗北方的敌人。戚继光镇守蓟州十六年,北方边地从此安静,再也没有遭到北方鞑靼的骚扰。这是戚继光的大功,也是张居正《六事疏》的大功。

二、将计就计,以人换人。在过去,边疆之地的文化经济都比中原落后,可是作战的能力却比中原强。而组织作战的能力呢?又赶不上中原人,所以鞑靼一直处于劣势。可是自从中原出了汉奸,这个局面就有所改观。据朱东润《张居正大传》记载,鞑靼从明代开国之初直到隆庆年间,始终和中原处在战争的地位。鞑靼的首领是小王子,可是世宗以后,领导权却落到了俺答汗的手里。明朝世宗的时候,汉人丘富、赵全等人投奔鞑靼,成为汉奸。丘富、赵全等人投靠了鞑靼以后,在北方筑城堡,开水田,替俺答汗谋划战争,外族一跃占了上风,率领外族侵略中原。比如俺答汗进攻大同就是在赵全的引导下得以进行的。明王朝对此很是恼火。如何除掉丘富赵全之类的汉奸呢?人们一直找不到好的对策。

后来,机会来了。俺答汗的孙子把汉那吉跑到了中原,投靠了明王朝。当时俺答汗和他的孙子同时爱上了一个女子,这个女子就是把汉那吉姑母的女儿——三娘子,即俺答汗姐姐的女儿。三娘子在俺答汗的威压之下不得不倒在俺答汗的怀里。把汉那吉忍受不了失恋的痛苦,带着十几个人离开了俺答汗,跑到了中原。张居正得到把汉那吉投奔中原的消息,认为除掉汉奸赵全等人的机会来了。张居正的对策是,只要俺答汗交还赵全等人,把汉那吉随时随地可以回去。俺答汗对把汉那吉感情深厚,非同一般。原来俺答汗的第三个儿子铁背台吉死了,遗下的一个孩子就是把汉那吉。俺答汗把把汉那吉交给自己的妻子来抚养。现在听说孙子没有了,俺答汗的妻子心急如焚,哭天抹泪,捶胸顿足,整天闹着丈夫俺答汗要孙子。俺答汗要想得到孙子,怎么办?只好答应明王朝张居正提出的交换赵全等人的条件。这个问题和平解决以后,俺答汗归顺明王朝。自此北方困扰得到解除。

三、探索创制,实行考成。张居正说:“法之不行也,人不为也,不议人而议法何益?”意思是说法容易制定,但是执行起来难。张居正创制的“考成法”,就是要求各衙门分置三本账簿,一本记载一切发文、收文、章程、计划。一本是送给各科做备注,实行一件就注销一件。一本是送给内阁查考的。考成法的实施,在整理赋税上产生的作用最大。据资料知,隆庆二三年的预算明王朝每年国家收入二百五十万余两,而支出的要在四百万余两。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已经威胁到明王朝的政治统治,已经动摇了明王朝的江山。再不想法子来增加国家的收入,后果就真的不堪设想了。而“考成法”的一个重要环节就是节流,就是精简机构。裁减那些闲散人员,取消一些不必要的开支。张居正是神宗的老师,神宗十岁时登基,按惯例张居正在给神宗进讲时,要设宴。张居正呢?就请求神宗不必设宴。由此可知,张居正的这个节流是从皇帝身边入手的。

据朱东润《张居正大传》记载:“世宗末年,光禄寺采办的钱,每年用十七万,而节流以后,仅用十三四万。”张居正也说:“考成一事,行之数年,自可不加赋而上足用。”由此可知,张居正的考成法在财政方面成效最显著。经过嘉靖、隆庆两朝的折腾,明王朝的国库已没什么银两,出现了虚耗的严重现象。从神宗登基起,到万历十年,财政有余,国家富庶,边疆稳定,人民生活相对有了保障,这不能不说这是张居正的功劳。

其实,张居正自幼聪明,才华早见,两岁的时候,人们就看出他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有一天,他的同堂叔父龙湫在读《孟子》,张居正在旁边玩耍,人来疯似的引起大人的注意。龙湫不耐烦了,就对张居正说:“别夸聪明了,要认识‘王曰’二字才算本事。”张居正扑闪着一双小眼睛不调皮了。而是一会儿看看龙湫堂父,一会儿看看龙湫堂父手里的《孟子》。过了几天,龙湫又开始读《孟子》了。张居正又蹦蹦跳跳地来了。龙湫就把他抱在膝上,要张居正认“王曰”二字。张居正竟然一口说出来了。龙湫的一句无心话竟然在张居正幼小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张居正五岁上学读书,十岁就通六经大义。遇到问题爱打破沙锅问到底。

张居正爷爷张镇,有一次被张居正的一个问题问得哑口无言,只好说:“你这孩子,真是打破沙锅问到底,你还要问能装几升米吗?”张居正就用爷爷张镇的话进行反驳:“是呀,您老人家不是常对我说‘学问学问不懂就问’吗?”张镇顺水推舟说:“对对,学问学问,不懂就问,不学不问,就无学问。你千万不可不懂装懂。”祖孙两人的声音很大,惊得窗外树上的蝉虫呼地一声飞跑了。爷爷张镇借题发挥,告诫张居正:“孩子,知了知了,做学问不可能一知就了。”张居正点点头,就把爷爷张镇的这一番话编成一副对联,这对联是“学问学问,必须既学又问;知了知了,不可一知就了。”爷爷知道了,再一次地告诫张居正,就来了个上联:“莫做灯笼千只眼。”张居正灵机一动,吟出下联:“要当蜡烛一条心。”对得工整,天衣无缝。自此,“神童”“才子”等桂冠戴了不少,享誉荆州府。庄王致格的妾毛妃也对张居正赞不绝口。毛妃有个儿子叫宪火节。这个孩子跟张居正同年。张居正聪明好学,而宪火节呢?则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少年。一天,毛妃招咋张居正入府赐食,让张居正坐上席,吩咐宪火节坐在下面,列末席。毛妃对儿子宪火节说:“你这样不上进,终有一天给居正牵着鼻子走。”

当时,有不少人对张居正的才华早现不看好,湖广顾璘就认为张居正才华过早发达,会把他上进的志愿打消,应让他经受一些挫折才好。这样才能使他更能奋发。张居正十三岁的时候,从荆州到武昌参加举人考试。张居正考中了,但是没有被录取。顾璘对监试的冯御史说:“张居正是一个大才,早些发达,原没有什么不可,不过最好还是让他迟几年,等到才具老练了,将来的发展更是没有限量。”等到嘉靖十九年,张居正十六岁了,再次参加乡试,考中了,他才被录取为举人。后来,顾璘对张居正说:“古人都说大器晚成,那是中材说法罢了。当然,你不是一个中材。上次我对冯御史的嘱咐,竟耽误了你三年,这是我的错。但是我希望你要有远大的抱负,要做伊尹、做颜渊,不要只做一个年少成名的秀才。”

张居正还是对自己的才华不时流露出骄傲自满之情。据说张居正跟艾自修是好朋友。当年他们两人同时中举。艾自修名列榜尾,张居正呢?则名列前茅。张居正洋洋得意,出一上联来:“艾自修,自修没自修,白面书生背虎榜”。联中挖苦艾自修是“背榜”的书生。艾自修,号雪苍,明代邓川中所人。与其兄艾自新同为有名的学者,人称“二艾”。以县令升湖南辰州知州,所至均有惠政。所著《希圣录》,深得宋儒宗旨。艾自修羞愧万分,一时不能答复。但从此也埋下了“怀恨报复”之心。嘉靖二十六年张居正和艾自修又都中了进士,并在京城同时为官。张居正官运亨通,位极人臣,当了宰相。艾自修呢?仍居张居正之下。忽然有一天,艾自修发现张居正与太后有“私通嫌疑”,灵机一动,一下子续出了当年张居正挖苦他的下联。这下联是“ 张居正,居正不居正,黑心宰相卧龙床。”神宗皇帝大怒,就罢免了张居正的官职。自此张居正厄运不断,他死后,家被抄,儿自杀。

谦受益,满招损。骄傲炫耀才华的背后,常常隐藏着祸患。因为在这个世界里不那么光明磊落的人太多了,因一己之私,报一箭之仇的太多了。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