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金一雪靖康耻,抗蒙延祚藩篱固 – 南宋柱石,孟珙

灭金一雪靖康耻,抗蒙延祚藩篱固 – 南宋柱石,孟珙

北宋遇靖康之变,社稷倾覆,汴京沦陷,徽钦二帝蒙尘,后妃、宗室、贵戚三千余人被俘北上,遂有亡国之恨、南渡之耻、牵羊之辱,并为宋金不共戴天之仇。所谓“麦秀之感,非独殷墟;黍离之悲,信哉周室!

靖康之耻

此仇此恨,深植宋人骨髓。靖康之后,南宋君臣上下,朝堂庙野,在兹念兹,欲报前仇,多次北伐,惟望恢复。前有岳飞绍兴北伐,再有张浚隆兴北伐,后有韩侂胄开禧北伐,但要么是有恢复之臣,无恢复之君,如岳飞之与高宗;或是有恢复之君,而无恢复之臣,如孝宗与张浚;或者君臣都不是恢复君臣,如宁宗、韩侂胄,都是无功而返。世仇不报,漫漫长夜,宋人也只能叹息流泪。

直到百年后,报仇雪恨的这天才到来。

1234年2月,宋端平元年,天空低垂,黑云压城,中原蔡州城下,一场生死之战正在展开。蔡州城南门,金字楼下,宋军架云梯、顶毡幕强行攻城。金军但见城下宋军鳞次栉比,密如城墙,蜂拥而至,阵中一面大旗,上书斗大孟字,暗叫不好,宋军主帅孟珙在此,今天可能就是我等忌日了,前次,这孟珙督战柴谭楼,宋人奋不顾死,夺去蔡州城外制高点,才有今日破城之祸…

蒙宋攻蔡

城下孟珙令诸将闻鼓则进,战鼓擂起,宋军马义、赵荣先后登城,直奔金字楼,宋军将士随后掩杀上城,一番麓战,城头金国守军将帅二百余人投降,宋军将旗帜胜利插上蔡州城,宋蒙联金随后入城。

蔡州城破当日,金哀宗自缢于幽兰轩,金末帝完颜承麟死于乱军之中,金丞相完颜仲德投汝水自杀,一日而殁二帝,金亡。

金哀宗尸骨后被宋蒙分割,孟珙将一半尸骨带回国内,南宋以金哀宗骨备礼告于太庙:金人被灭,国仇家恨得报,徽钦二帝魂兮归来吧。百年靖康之耻终于得雪。

此战孟珙作为主力,攻破城楼,首入蔡州,立功第一,称为破蔡灭金。

孟珙,字璞玉,随州枣阳人,原籍山西绛州,生于公元1195年,南宋宁宗庆元元年。孟珙乃是将门之后,曾祖、祖父都曾在岳飞帐下听令。作为将门之后,孟珙少年即随父从军。

故宋太师、吉国公 孟珙

先前在蒙古大军压迫之下,金宣宗于1214年,宣宗贞佑二年,宋宁宗嘉定七年,迁都汴京(今开封)。金人打不过蒙古,河北、燕云之地尽失,于是决计南侵以为补偿。

1217年,宁宗嘉定十年,金人分兵南侵,其中一路进犯襄阳。此役,孟珙乳莺初啼,崭露头角。先是献计其父孟宗政,临河布阵,当金人半渡之时出击,歼灭金军过半。后来孟宗政身陷敌阵,孟珙率兵杀入,将宗政救回。金人围枣阳时,孟珙登上城楼,挽强弓,射长箭,连毙城下数敌,宋军将士都感振奋,叹为惊服,孟珙当时可谓少年英雄,有勇有谋。

1223年,嘉定十六年,孟宗政过世,其麾下忠顺军,朝廷派员无法管理,只能以孟珙权领,“珙分其军为三,众乃帖然”,慑服忠顺军后,又命忠顺军屯田养马,竟然粮丰马足,可谓治军有方。

1232年,蒙金于三峰山爆发会战,金军大败,主力消亡殆尽。金恒山公武仙逃至南阳,收集溃兵,竟然得兵十万之众,妄想迎接金哀宗入蜀,仿效耶律大石建西辽故事,在四川延续金国政权。

南阳地近襄阳,武仙与孟珙不可避免迎头相撞。结果,孟珙先阵斩武仙大将武天锡,又在吕堰(今襄阳北)大败武仙军,逼降邓州守将移剌瑗,又连破武仙马蹬山九寨,最后攻石穴山大寨时,天雨未晴,孟珙效法李朔雪夜入蔡州,生擒吴元济故事,连夜进攻,石穴山遂破,武仙易服逃走,最后被蒙军杀死。

此时蒙军已将金哀宗围困在蔡州,但久攻不下,又粮草短缺,蒙军主帅塔察儿邀请南宋出兵,合围蔡州。孟珙率兵运粮与蒙古会师,联合攻城,这才有本文开头,登楼破城,一日而殁二帝,灭亡金国的故事。

之前,宋金有海上之盟,联合灭辽,结果灭辽后,金国马上南侵,两年灭亡北宋。现在眼看历史又要重演,1234年,宋蒙联合灭金后,结果转年,1235年,宋理宗端平二年,蒙古以宋军“端平入洛”为借口,蒙古大汗窝阔台派其子阔端、阔出兵分两路,分道入侵川蜀、荆襄,开启蒙宋之战。

端平入洛

只是这次南宋军民舍命,又有孟珙等名将主持,蒙宋战争打打停停,持续了40余年。

南宋抗蒙有三大战场,蜀川,京湖及两淮;蜀川就是四川、重庆;京湖为京西南、北路及湖北(此京为汴京),以襄阳为军事关键;两淮则是淮河、江西、苏北地区。

孟珙曾与蒙军在蔡州城下并肩作战,对蒙军自然了解,知道蒙军战力强悍,对蒙古入侵倍加重视。其时,孟珙驻扎黄州(今湖北黄冈),节制黄州、蕲州、光州、信阳四郡军马。蒙军中路猛攻蕲州(今湖北蕲春),孟珙由黄州来救,蒙军遂解围而去,转攻襄阳。襄阳宋军有南北两军,北军为原金国降军,南军为南宋军队,京湖安抚制置使兼知襄阳府赵范统御不力,两军内讧,北军投敌,襄阳陷落。

窝阔台侵宋

襄阳失,则江陵(今湖北荆州)危;江陵危,则长江之险不足恃。长江天险一旦被破,门户洞开之下便是大片无险可守之地,蒙古可长驱南下,直接威胁临安。

果然,蒙军陷襄阳后,又占随州、荆门、郢州等地,然后围攻江陵,宋朝急忙征诏沿江、淮西军队前往援救。这时蒙军正在枝江监利一带造筏准备渡江,孟珙军先到,但兵少军弱,力量悬殊。于是先封锁江面,又行疑兵之计,让军士不断变换旗帜和军服颜色,循环往来;晚上点燃火把,沿江排开数十里,造成一副大军来援的样子。蒙军不知虚实,踌躇不前。孟珙趁势出击,连破二十四座营寨,救回数万百姓,并将蒙军的渡江器械船具一并焚毁,蒙军无奈,加上阔出病死,只好撤军,江陵之围遂解。

1237年,嘉熙之后,孟珙先是击败进犯黄州之敌,后又与蒙军三战,连续收复信阳军及樊城、襄阳,并建言加强襄阳防备,“襄、樊为朝廷根本,今百战而得之,当加经理,如护元气…”,之后经过理宗朝大力经营,襄阳成为城高池深、兵精粮足的重镇,才有度宗朝10年襄阳抗蒙基础。

此后,孟珙升授枢密都承旨、京湖安抚制置使,成为抗蒙中路战场主帅。

中路既安,朝廷调遣孟珙西援四川。前期蒙军南下已经占领秦、巩之地,也就是今天甘肃、陕西一带。然后出大散关,攻取武休关,又占兴元府(今汉中),并于仙人关击溃宋军主力,曹友闻部,长驱入蜀。益州成都、利州、潼川三路的二十余州都被蒙古军攻下,惟余夔州重庆一路。此时蒙军又连克开、万二州,从万州渡江,延长江两岸进占夔州,企图出三峡入两湖,孟珙预料蒙军必然假道施、黔(今湖北恩施,重庆彭水),在归州(今湖北秭归),峡州(今湖北宜昌)一线布防,环环相扣,首尾相顾,后于归州(今湖北秭归)大垭寨(今秭归西)大败蒙军,收复夔州。

此后孟珙整顿四川防务,“厘蜀政之弊,为条班诸郡县”,军民气象为之一新,之后四川军民坚持抗蒙,尤以钓鱼城最为著名。

1240年,嘉熙四年,孟珙侦知蒙军在邓州顺阳(今河南淅川县),积蓄木材,造船作筏,准备再次南侵。孟珙主动出击,派遣王坚潜入造船场所,付之一炬,又将蒙军囤积在蔡州的粮草烧掉。

之后孟珙制拜宁武军节度使、四川宣抚使兼知夔州,一人负责南宋抗蒙三分之二的战线。两年后,朝廷以余玠为四川制置使,孟珙专注京湖战场,1241年,蒙古窝阔台汗死去,新帝未立,乃马真后称制,朝政紊乱,当此之际,孟珙主动出击,多次大败蒙军,将中部战线稳固,南宋国祚得以延续。

乃马真后

1246年,孟珙卒,特赠少师,其后累赠至太师、吉国公,谥号“忠襄”。

孟珙一生,戎马空偬,为宋朝可谓鞠躬尽瘁,他:

老成持国,深谋远虑:孟珙重视屯田,兵民相依,保障军事行动;在督办蜀川军务时,梳理之前弊症,颁行新的条例,这些已经近乎出将入相之举;又建言加强襄阳防守,为未来扼制蒙古南下打下基础。

特别是献藩篱三层之策,将蜀川、京湖战场防御划分为三层:“乞创制副司及移关外都统一军于夔,任涪南以下江面之责,为第一层;备鼎、澧为第二层;备辰、沅、靖、桂为第三层”,构建起抗蒙的完备理论体系。

善于用人,团结上下:四川制置使陈隆之与副使彭大雅有嫌隙,二人上书朝廷互相攻讦。孟珙书信二人,责以大义,又举廉颇蔺相如故事,后二人同心抗蒙;余玠接替孟珙为四川制置使,赴任途中路过孟珙军营,孟珙担心重庆存粮太少,赠粮十万石;顺阳潜兵烧船的王坚,后来主持名震天下的合川钓鱼城保卫战,轰死蒙古大汗蒙哥。

轻财重义,军纪严明:黄州战后,孟珙以御赐金碗另加自己白金五十两,分赐部下;四川抗蒙时,孟珙严令主将不许失弃寸土,而权知开州梁栋,以缺粮为擅自退兵,孟珙以弃城之罪将其械送夔州,当众斩首,以严军令。

宋理宗

宋理宗曾评价孟珙,“忠勤体国,破蔡灭金,功绩昭著”,我们加上抗蒙延祚,为“忠勤体国,破蔡灭金,抗蒙延祚,功绩昭著”,应该可以概括孟珙对大宋的功绩。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 邮箱: joy611@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