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恋爱节目落幕,制造者谈《恋梦空间2》:它不是童话

“非典型”恋爱节目落幕,制造者谈《恋梦空间2》:它不是童话

“非典型”恋爱节目今晚落幕,制造者谈《恋梦空间2》:它不是童话,是生活


文|攻主(珞思影视研究组)

长沙华谊小镇,夜色让建筑物上投射的灯光更显璀璨,曾经在这里遗憾错过并最终渐行渐远的“衣领CP”并肩站在人群中眺望美景,一起吃着手中的棉花糖。

这是《恋梦空间2》的最后一次单独约会,BGM里响起的正是郭采洁那首《该忘了》,“所以我们应该忘了,放手是好的,幸福,很远了……”



张领领和卓逸凡打开心结的一幕

戳中了许多观众泪点


豆瓣上,有人说这是本季节目里最戳心的场景,它是一个有关“错过”的命题——张领领选择在错过的地点,敞开心扉去面对错过的遗憾,纵使曾经意难平,那一刻她也得到了释怀。

戳心的场景不止这一个。

再往前数,朱云慧在恋梦小屋里按下退出键的那一刻,则是一个有关“失去”的命题。



朱云慧第10期的离开曾长时间霸榜热搜


这个带着公主梦来到节目里“找王子”,一路接受了最多质疑和不解的20岁女生在决定离开的那一刻已经读懂,爱情并不是靠自我幻想包装的童话,它需要同一个频道,需要融入、妥协和包容。

“错过”和“失去”的存在,让《恋梦空间2》看上去更像是一档“非典型”恋爱观察节目——它不太像同类节目偏爱梦幻甜蜜的偶像剧风格,而更愿意去客观还原那些爱情中本就存在的错过、纠结、失落、徘徊、反思……

“我希望我们的节目有生活质感,它是自带烟火气息的。”接受捕娱记(ID:ibuyuji)专访时,从《玫瑰之约》时代一路走到《恋梦空间》当下的湖南卫视制片人刘蕾如此总结,“我们当然会有‘甜’,但这个‘甜’不是齁甜、腻甜,不是今天好甜、明天好甜、后天也好甜,而是对爱情有过徘徊失意反思成长之后得到的那一丝甜。”

她说,也许这种“甜”伴随着一些苦涩的回忆,但它是有回甘和厚度的。而在这种“半糖”感的体验背后,嘉宾对于自我更准确的认知和集体的成长,以及让荧屏前的年轻人群通过投射心理收获到的东西,才是《恋梦空间》这档节目的最终指向。



不是童话,是生活

“半糖主义”的“真”让最后的“甜”更显可贵


《恋梦空间2》播出期间,执行制片人罗新星曾明显感受过一次不大不小的“危机”。

那是第六期节目播出的前后,按照同类节目的操作,日程过半,怎样也该出现一对“锁死”的CP了,但《恋梦空间2》却刚刚有两位嘉宾主动按下了退出键,而其前期普遍被观众看好的“衣领CP”和“星云CP”又因为频繁错过或步调不同,屡屡出现当事人“弃票”的选择。



第五期时,前期呼声颇高的“衣领CP”拆了


一部分观众显然不能接受这种结果,“已经在骂了!”罗新星还记得当时的压力,“有声音说这节目到底要我们看什么?!‘今天这一期锁掉的CP,下一期就拆了!’”

“可我们能怎么办呢?”坐在捕娱记面前的她无奈中又充满笃定,“嘉宾现实中的情感走向就是这个样子,这就是真人秀啊。”

真实,是《恋梦空间2》想要坚持的内核。采访中,不管是刘蕾还是罗新星都提到“去偶像剧化”的概念,“我们不是给你看童话,我们是给你看生活。”

“去偶像剧化”,从打破“一见钟情”“一眼万年”的梦幻开始。



爱撒娇的小女生&手足无措的直男

让“星云CP”一度被观众认定


节目中,张领领与卓逸凡,朱云慧和杨明鑫的情感走向之所以一直为人关注,很大程度上源于“初代CP”的先入为主——在恋梦小屋的第一次会面和随后的集体出行中,这两对CP明显生发了好感,那些带着“糖”的甜,自然让观众对“衣领CP”和“星云CP”的未来产生了憧憬。

但其实,爱情里永远存在“合适”与“心动”的矛盾,而且它是从来不讲求“先来后到”的。当宋湲、王瑛瑛出现在恋梦小屋,爱情中的徘徊、犹豫乃至转折果然上线,高冷傲娇的卓逸凡竟然会被擅长怼他的宋湲吃得死死的;面对一直找不到对话节奏的朱云慧和明显能聊到一起去的王瑛瑛,杨明鑫的情感天平也开始倾斜……



“一元CP”&“英明CP”的成功讲了一个道理

爱情不分先来后到


“其实这种情感上的摇摆,徘徊,不是‘非你不可’,才是生活。上来就一眼万年?这恐怕只能是偶像剧剧情或传说。”罗新星说。

“去偶像剧化”,也让《恋梦空间2》丝毫不回避爱情路上的错过、失落、痛苦。

节目播出期间,有两对CP之间的“错过”曾引发观众唏嘘——张领领与卓逸凡错过高尔夫球场约会,以致于让后者留守小屋遇上宋湲,最终领领成为失意者;



张领领&卓逸凡的最终错过


杨明鑫在三亚之旅的盲选中错过了王瑛瑛,当他确定心意并奔赴100多公里去往王瑛瑛所在的分界洲岛,竟然遭遇了擦肩而过的真实桥段!



这一段擦肩而过的真实剧情

让许多人忍不住拍大腿


错过有之,失落和痛苦有之。选择在第五期离开的褚臻,付出良多却始终得不到朱云慧的回应;在第七期鼓起勇气询问卓逸凡心意的张领领,得到的是“如果说你人不好,我可能会直接说,但是我又不想”的委婉回绝;明明喜欢着杨明鑫,却眼睁睁看着他与自己渐行渐远的朱云慧……这些感受,都不是“甜”的。

而正是这种“去童话”的“真”,也让《恋梦空间2》最后的“甜”才显得可贵。



今晚,张领领终于与陆政羽走到一起


张领领在这季节目的尾声收获了“Soulmate”陆政羽,卓逸凡找到了更适合自己的宋湲,王瑛瑛也突破了“后来者”的内心桎梏选择了杨明鑫,都是刘蕾眼中“回甘和有厚度的甜”,“我们的定位其实是‘半糖主义’,因为我们的甜不是齁甜,是在徘徊、失意、反思、成长之后才得到的甜。它带着烟火气,但特别真。”



不止恋爱,还是成长

爱情的小命题同样是对人与世界关系的探讨


不偶像剧,不一味追求撒糖的“甜”,只是《恋梦空间2》“非典型”的一角。接受采访时,刘蕾和罗新星也分别提到,节目组并不想“只就恋爱谈恋爱”,“素人节目还不像明星真人秀,追一趴能做谈资,既然不能成为‘社交货币’,那我们还是希望观众能通过这个节目认识自我,收获共鸣和成长。

统计数据显示,《恋梦空间》的主流收视人群为95后、00后,其在00后中的收视份额甚至破了10%,当下年轻人的恋爱观到底是怎样的?这种恋爱观在现实生活中到底是否可行?捕娱记认为,《恋梦空间》通过几位嘉宾的恋梦之旅做出了思考。



朱云慧出场时就提到

自己视为王子公主般的恋爱而来


第一位是这季节目引发最多讨论和关注的20岁女生朱云慧,作为一个把喜怒哀乐全都写在脸上的女孩,朱云慧从踏入恋梦小屋的那一刻起就提到自己向往“王子公主般的恋爱”,而在跟杨明鑫相处的过程里,20代女孩以自我为中心的特质在她的行为方式中被展示到淋漓尽致。



20岁的女孩生气

是因为“感觉不到我的特殊性”


公主是要被王子呵护的,王子是完美帅气高大幽默有才华的,王子公主式的相处应该是“我一个眼神你就能懂我,我一个转身你就能追过来,我一个嘟嘴你就要哄我开心”……但现实,真不是这样的。

当节目第8期朱云慧因杨明鑫的“变化”痛哭,第9期她彻底远离团队回到恋梦小屋并在第10期选择退出,这一路都是朱云慧对于爱情的新认知——原来所有人都没有“上帝视角”,“懂”的前提需要建立在沟通上,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被取悦位置”上的梦幻设定,最终的指向不是甜蜜而是失去。



一味追求梦幻,最终却迎来了失去


认识了爱情,也改变了自己。跟朱云慧最终选择放手,希望杨明鑫和王瑛瑛能够坦然相处一样。宝藏男孩王锦秋也在《恋梦空间2》里迎来了改变。

这是现实生活中不少“淡定男孩”的翻版,作为“男四号”出场的他虽然多项全能又极懂分寸,但就是因为“理性”和“淡定”,而在恋梦影像信环节几乎没有收到过一次告白。然而,当王锦秋确定了自己对于宋湲的心意,他竟然也会选择主动“出击”,与卓逸凡展开餐桌上的正面对决。



这场餐桌对决让很多人会心一笑


本文开篇提到的张领领,则是一个在爱情里可以一往无前的勇敢女孩,不确定卓逸凡的心,她敢于直接询问;一旦知晓对方的心意,她选择立即远离独自面对伤口;而当她遇到与之契合、但到表白关头会担心害怕的陆政羽,她会主动向前一步,抓住爱情。



张领领勇敢询问卓逸凡这一幕

让许多人感受到了勇敢


如何在情感中变得成熟,学会了解自己了解感情,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命题。刘蕾希望看完《恋梦空间2》的观众能够学会认知自己,完善自己,而这种认知与完善她觉得不仅是爱情中需要,“妥协、宽容、勇敢、直接……这些东西其实工作中何尝不需要?跟家人、跟世界的相处中又何尝不需要呢?”




从爱情的小命题出发,思考的角度远远辐射至每个人该如何与自己相处,与家人相处,与工作相处,与世界相处的大范畴……这样的《恋梦空间2》其实是带了一点点深刻的。罗新星说,节目组的这些思索,她并不期待所有人都能看到,“但哪怕只有10%的观众读懂了我们的心意,看得到他们能够吸收帮助自我的东西,我就认为节目有了意义。”



是综艺制造者,更是社会记录者

zgsg做节目,zqsg面对每一代中国年轻人


从1998年首开中国内地婚恋节目先河的《玫瑰之约》,到2010年勇敢说出“我不要”的交友互动真人秀《我们约会吧》,再到2018年、2019年两季精彩的《恋梦空间》。20年来,刘蕾团队在一档又一档的节目中记录下了中国年轻人婚恋观的变迁。

采访中她就提到,相比“玫瑰”时代“迎合性的心态”多,嘉宾喜欢哪个男孩女孩就会把自己包装成对方喜欢、希望看到的样子,“恋梦”中嘉宾代表的中国当代年轻人,则“越来越清楚自己要成为什么样子”,他们不会刻意去迎合别人,“心态基本上是,‘我就是这个样子,至于你喜不喜欢,那是你的事情。’”



淡定、理性的王锦秋是节目里宝藏般的存在

最终他也为爱开始改变


在一个更加自我的时代里,“相处”可能更难,但充满心动的“相爱”却依然在每时每刻发生,《恋梦空间2》在记录那些或心动或心酸的爱情细节时,导演组众人也zqsg地跟着嘉宾们一起,体验着他们在恋梦小屋里15天的旅程。

比如卓逸凡和宋湲的第一次见面。据说,当导演组看到典型商务男、有点小傲娇的卓逸凡在恋梦小屋里被初来乍到的宋湲一直狂怼一直爽时,“所有人是拍着桌子大笑尖叫”。



卓逸凡竟然会调皮也让导演组始料未及


而当看到朱云慧在离开前给小屋留下医药箱、还含泪给其他人写下小纸条的场景,导演组也会伤心,对于朱云慧的更多了解,还让他们在节目播出期间zqsg地为朱云慧遭遇的恶评生气。



朱云慧在任性自我的外壳下其实有着柔软的内心


罗新星提到这一季节目里让自己最遗憾的就是傅舒卉的离开,这个心怀大格局的女孩是真心想在节目里结束“母胎单身”的状态,但最终选择落寞离开,“你能说她不优秀吗?她真的太优秀了。但可能节目里或她生活中就是还没有遇到那个对的、能懂自己的人。”

回到最初选择嘉宾的时刻,刘蕾提到,他们曾刻意回避了那些带着偶像剧色彩与光环的“完美嘉宾”,“他一定不是单一面的,而是有AB面的。”

就比如朱云慧,有些人觉得她矫情做作词不达意,但她又很善良细腻坚定;又好比傅舒卉,她独立坚定有见识有事业,但每次跟有好感的人相处时就会一句“你平时工作压力大不大”。



傅舒卉的离开是本季让导演组最感遗憾的


刘蕾说,只有嘉宾的个性是丰富立体的,观众才能在他们身上找到自己或多或少的影子,“才能最终收获共情和投射。”

而站在《恋梦空间2》完结的当下,刘蕾团队也在设想新一季节目的构成。采访中她提到,自己希望《恋梦空间》的每一季都能拥有不同的调性和色彩,比如在恋梦这个大的IP下面选一季在秋天上档,主打成熟调性,去观察27岁、28岁熟龄男女对于爱情的看法,“但不管节目色彩怎么变,我们观察爱情、观察人、观察成长的角度不会变。”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