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旭:三视角看破土叙混战——突然爆发戛然而止

戴旭:三视角看破土叙混战——突然爆发戛然而止


埃尔多安与彭斯

(本文刚写完不到五个小时,土耳其突然宣布暂时停火120小时。算是嘎然而止吧。埃尔多安昨天还说不见彭斯,今天就见了。形势比人强。后续,土耳其也没什么更大的动能了。本文结论不变。)

目前全世界最乱的地方非中东莫属。土耳其突然在叙利亚北部扬了一把沙子,一下子把全世界的眼睛都迷“眨巴”了:

先是美国“全不顾江湖中义字当先”,不仅对昨天还在打击IS和反对叙利亚政府的战争中并肩战斗的忠实战友库尔德人见死不救,还突然在土军的炮火下仓皇后撤;

库尔德人面对这种举世罕见、美国常见的背叛和出卖,以变本加厉的出卖方式予以报复——立即改旗易帜,投靠昔日的敌人叙利亚政府;

然后是美军“一鼓作气”把叙利亚北部的阵地全部移交给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看着“忽如一夜春风来”的大好局面,凯旋般地踏上访问沙特和阿联酋。

世界大变局,变得真是快。看破这变局,需要好几眼:

一、政治视角:中东是世界财富聚集地,也是世界战争多发地

中东这地方自古就乱,进入现代格外乱,现在是特别乱。为什么呢?因为这地方有石油,石油是现代工业的命脉,全世界工业化、现代化国家和准备工业化、现代化的国家,没有不需要中东石油的。所以中东大多数国家都有钱,因此这里就有战争。

我早就说过战争跟着财富走,如同食肉动物跟着食草动物走。地区宗教冲突、民族冲突、国家冲突,外部势力插手,一切的一切无非是利益争夺。只要中东的石油还没有抽完卖尽,战争就不会停,乱局就不会平,正如非洲大草原上只要牛群、羊群、马群等食草动物还在,食肉动物的杀戮就不会消失。这是大道理。

二、历史视角:中东是大国的世界棋盘,百年强人杀到今

本来欧亚大陆就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大陆(没有之一),偏偏中东又在欧亚非三大洲交集的地方,上天又把最多的石油藏在这里。地理是政治和历史的枢纽,矿藏是现代国家的命脉。因此,对于有能力、有雄心的世界政治玩家和地区政治玩家,中东就有了不言自明的多重战略含义。也因此,这里是世界帝国和地区枭雄轮番纵横捭阖的地方。

远的不说,近代百年,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灭亡到英法竞逐、美苏争霸到以色列、阿拉伯大战,再到两伊战争、美国横扫中东、眼前伊斯兰国兴起和世界对其剿杀,及由此引发的最新的土耳其发飙,牵一发动全身。这里的风云变幻可称是世界上最剧烈、最诡异的。

话说十九世纪是世界帝国主义时代,领衔者是老欧洲的英法两国。中国人都知道这两个国家联手烧了中国举世无双的圆明园。其实,这两个国家当时不仅在中国横冲直撞,在中东也狼狈为奸,既共同作恶也互相暗斗。

近代中东是在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统治之下。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极盛时势力达亚欧非三大洲,领有东南欧和巴尔干半岛大部分领土。其海军曾压过西班牙,称雄地中海。在消灭东罗马帝国后,定都于君士坦丁堡、改名伊斯坦布尔,以东罗马帝国继承人自称。17世纪之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日趋衰弱,有点类似晚清。而同时期的英国,挟海上霸权优势和工业革命的经济实力及军事实力,从印度和埃及挺进中东(另一路入侵中国),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决斗成为必然。令人惊奇的是,大英帝国在中东耍的不是叱咤风云剑,而是翻云覆雨手。略施小计,就让这里乱成一团,而且一乱就是上百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加入德意奥三国同盟。帝国的最高领导人(奥斯曼苏丹)以伊斯兰教领袖之名,号召世界穆斯林发动“圣战”,打击英法协约国集团。英国一边开大军在本土和以德国为首的同盟军血战,一边派人深入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内部,策动阿拉伯人反水。他们找到了麦加谢里夫.侯赛因,鼓动他对“土”作战,并许诺战胜后由他统领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一部分。谢里夫.侯赛因正想趁大战之机,摆脱土耳其统治,建立统一的阿拉伯帝国。双方为此展开秘密结盟谈判。

谢里夫.侯赛因于1915年7月写信给英国驻埃及高级专员麦克马洪,提出条件:英国要允许并支持自己建立一个涵盖整个阿拉伯半岛、叙利亚、伊拉克和巴勒斯坦的帝国,还要求英国同意废除外国在阿拉伯国家内享有的特权。这实际上就是继承除欧洲外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英国假装讨价还价,最后同意了谢里夫.侯赛因的要求,只提出保留叙利亚西边地区以及巴格达以南以维护英法两国的利益。

1916年谢里夫.侯赛因履行协议,组织阿拉伯人反抗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英国派出的那个著名的劳伦斯,率领阿拉伯人以相当专业的战术对土军进行内部突袭。奥斯曼军遭受内外夹击,自然大乱。英军乘机从西奈半岛,经耶路撒冷,向大马士革挺进。奥斯曼土耳其帝国败局奠定。

但是,狡猾的英国绝不可能把自己的猎物真的送给对手。在空头许诺诱使谢里夫.侯赛因起兵之后,又派人和法国磋商战后中东安排。英法代表于1916年10月达成秘密协议:巴格达以南为英国势力范围,叙利亚海岸区域为法国控制。对英国已经承诺给侯赛因建国的地区,英国又与法国进行了划分:英国控制北阿拉伯半岛,法国则拥有从大马士革到今伊拉克摩苏尔等地区。

按照英法秘密协定,谢里夫.侯赛因梦想中的阿拉伯帝国,大部分都是英法两国内定的殖民地,只有一些荒无人烟的沙漠和贫瘠地区才是英法同意给予侯赛因的“地国”。英、法还以同意俄国吞并安那托利亚东北部为条件,换取俄罗斯同意自己对中东的划分。但1917年俄国爆发十月革命,苏维埃政府公布了英、法协定的阴谋。谢里夫.侯赛因觉得被英国大大地背叛了。但是,实力在那里摆着,背叛就背叛了,不服来战。谢里夫.侯赛因哪有兴师问罪的实力?

然而,这还不是最后的结果。1917年11月2日,英国外交大臣亚瑟·詹姆斯·贝尔福向在英国的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保证,“在巴勒斯坦地区为犹太人建立一个民族之家”。英国十分慷慨地将奥斯曼帝国的一块领土送给犹太人,是想以此拉住犹太人不要倒向同盟国的怀抱,不使庞大的犹太资金流入同盟国。这次英国人连法国人也没有告诉。但是,接下来英国又背叛了犹太人。

1939年2月7日,英国召开巴勒斯坦大会,希望促成犹太人与阿拉伯人达成协议。英国颁布了一份白皮书,内有限制犹太人移民数量为75,000人,并且限制犹太人购买土地等事项。许多犹太人愤恨不已。接下来二战爆发,历史又开始洗牌。被纳粹逼得无路可走的犹太人,不可能遵守英国的规定,而英国由于自身难保,也无力管控此后的中东大局。大乱又开始酝酿。

英国在“一战”中通过连续背信弃义做出的三个互相冲突的阴谋协定,在相当程度上促成了今天中东冲突不断的政治乱局。英国的这种手法后来又在撤出印度时使用过,印巴和中印之间的很多历史争端,根由在于英国的这种遗乱式战略设计。只要英国人统治过而又不得不放弃统治时,英国就会这么做。2019年的香港之乱,与历史上的许多场景何其相似乃尔。

“一战”后,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因为随着同盟国战败而惨遭肢解,凯末尔领导土耳其人起义,建立土耳其共和国,成为现代国家。其奥斯曼帝国时期所控制的中东地区则纷纷独立,成为今天众多的阿拉伯国家。侯赛因的阿拉伯帝国梦破碎。二战后犹太人也建立了自己的国家。新的争端由此开始,而英法实力在二战后受到重创,美苏等新崛起的大国开始进入中东,新一轮的大国博弈就此展开。

冷战结束,中东地区大国势力失衡。一些有着地区雄心的国家相继涌现。岂不知美国看准机会,准备独自控制这一地区,于是1991年发动海湾战争,然后不停地对那些不顺从有野心的国家,予以武力剿杀和颜色革命颠覆,结果混乱中碰开了潘多拉盒子,大大小小的魔鬼中,以世界怪胎IS最为奇特,公开与全世界为敌。美国无计,只得再次卷入乱局。偏偏当今总统特朗普是一个惯于搞乱局势而不知重新建立平衡的人。

于是,中东风起云涌。本来战争阴云是在波斯湾上空聚集的,以色列、沙特和伊朗已经剑拔弩张,欧洲各国也纷纷上阵。谁知道,土耳其突然斜刺里杀出,从叙利亚北部突然发起猛攻。世界政治,永远都是在“帷幄”中运筹,在疆场上决胜。中东沙漠本已被鲜血灌溉,现在又被漫天的战尘遮盖。

三、现实视角:土耳其的历史记忆与美俄中东逐鹿

历史说完了,说现实。

乱地出强人。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强盛的时候,欧洲和俄罗斯都有所忌惮。而一旦衰落则被其他强人随即取代。英、法分割其帝国尸体,德国后来争抢而不可得,美、苏继之。苏亡,美国霸之。迄今,美衰,而俄趁机赶来。中东又入动荡之秋。地区枭雄如伊朗、沙特、以色列,个个虎视眈眈。而土耳其抢先纵马挥刀杀出,试图先声夺人。不消说,各方岂肯善罢甘休。大争端接着就将展开。

此次土耳其突然进攻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其实是美国独霸中东战略和美俄竞争中东态势的继续。

美国在苏联解体后,直接使用军事手段在中东攻城略地,后来又使用里应外合的混合战争手法,将伊拉克、利比亚、突尼斯和埃及相继拿下,又牢牢地控制了沙特机器所领导的海湾阿拉伯国家。只差一个叙利亚和伊朗,美国就将达成完全控制中东的重大战略目标,进而为包围俄罗斯和中国,实现欧亚大陆各个击破创造有力条件。

但是,这种过于简单的征服手法,忽视了中东地区复杂的宗教和民族矛盾,使其战车驶过的地区仍然枪声不断。战场上的军事胜利很快在复杂的政治博弈中被大大抵消,而其战争消耗却无以为继。

无论是IS的崛起,还是俄罗斯敢于直接出兵叙利亚阻挡美国战略攻势,以及伊朗针锋相对,北约盟友土耳其公开靠近俄罗斯,都说明一个无情的事实:美国在总体实力衰落的情况下,其对中东地区的总体攻势和控制力度已呈现衰弱之势。

叙利亚是美俄较劲的中东主战场。从普京与奥巴马,到普京与特朗普,美国始终未占上风。到了2019年的今天,内外交困的特朗普索性准备甩手了。

一直静观地区形势的土耳其似乎看到了机会,突然出兵。土耳其的本意是想把在美国扶持下军力大大增强,并在叙利亚北部站稳脚跟的库尔德人重新削弱,在叙土之间建立隔离区,以免本国库尔德人与在叙库尔德人联手独立,危及本国安全。

但是,中东是大国的棋盘,不是小国说干就干的地方。尽管土耳其不把自己当小国,但其他大国谁也不把他当回事。于是,战争一起,各方纷纷站出来,千夫所指,都是责难土耳其。特朗普不仅宣布要从经济上摧毁土耳其,俄罗斯也指出土耳其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法国也指责土耳其,英国则立即对土耳其实施武器禁运。

如此,由土耳其进攻库尔德人的小区域战争,即将演变成由世界大国卷入的中东大战。到底谁是赢家,就成了有意思的事情。本文试析如下:

我认为最大的赢家是俄罗斯。

毫无疑问,美国突然撤军叙利亚北部并移交阵地给俄罗斯,库尔德人归顺叙利亚政府,这都是俄罗斯梦寐以求的事情。本来普京在森林中刚刚过完66岁生日,正在悠闲地晒着秋天的太阳,哪知道特朗普突然送来这么大一个政治蛋糕。于是,喜不自胜,立即访问沙特和阿联酋。超级老练的普京,立即意识到改变中东格局的时刻到来了。

几天前,中东的主题还是沙特油田被炸,伊朗游轮被袭,以色列宣布吞并戈兰高地和约旦河西岸。现在,风向突变。特朗普只动了一下手指,几十个字的推特就把美国数十年来在中东的布局推翻了。正如美媒所说:原来土叙和沙伊都是冤家,现在大家都跟俄罗斯好,而俄罗斯不仅把土、伊跟自己搞成铁三角,还把沙特也拽过来了。叙利亚本来就是铁杆兄弟。这样以来,中东就几乎没人想得起美国了。您说普京能不高兴吗!特朗普这生日礼物价值连城,岂止连城,“连地”“连名”都有了。

俄罗斯虽然名义上是应叙利亚之邀,打击IS,实际上是和美国争夺对叙利亚及中东地区的主导权。美国搞垮叙利亚,将彻底合围伊朗,同时对俄罗斯造成巨大战略伤害。失去叙利亚,俄罗斯将失去最后一个海外基地和唯一一个中东阿拉伯盟友,瞬间成为地区大国,而俄罗斯日后再想重返中东将难比登天。

因此,普京不惜开大军到叙利亚,为的就是在叙利亚挡住美国战略攻势,一是保住原有战略要地,二是为了在乌克兰问题上对美国和欧洲造成牵制。经过几年血拼,俄罗斯在打击IS的同时把美国和土耳其支持的反政府武装挤压到叙利亚西北部地区的伊得利卜。俄罗斯完全可以一举将其擒杀。但老谋深算的普京并没有把高悬在半空的利剑劈下,因为新靠拢的盟友土耳其向其求情。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更何况土耳其也不是不会投桃报李。

果然,在不惜与美国翻脸也坚决购买俄罗斯防空导弹之后,接下来我们看到土耳其的出刀。我特别注意到,土耳其战争一发动,俄罗斯说“理解土耳其的担忧......”,再接下来,大馅饼就从天上直接砸到普京总统的餐桌上了。

美国国内骤然翻天,民、共两党对着特朗普一起开火。美国是叙北乱,国内乱,老特四面楚歌四面开火,特别忙;而普京则闲庭信步开始了中东游。我看到普京给沙特国王送了一只漂亮的猎鹰。知沙特人者,普京也。普通沙特王子和富豪多喜玩鹰,何况国王乎。普京到沙特,意图明摆着:斡旋沙、伊关系,同时撬美国的墙角,顺便再带回一笔不小的武器订单。

俄罗斯在叙利亚已经赢定了。只要这沙特和伊朗两个中东最大的国家不开战,中东就不会有大变数,俄罗斯就会从容不迫地收拾好叙利亚乱局,把这个唯一的海外盟国和战略基地重新建好,然后再开始下一个牌局。

叙利亚是第二个赢家

这也是毫无疑问的。多年以来,库尔德人和其他多如牛毛的反政府武装,在美国的支持下,割据一方,反对政府。现在,在美国”背叛“的促成下,库尔德人突然改旗易帜归顺政府,叙利亚政府军瞬间收复大片失地,关键是也同时消除了一大心腹隐患。在IS基本被肃清之后,可以说收服反政府武装就成为紧迫任务,而库尔德武装是其中实力最强大的。它的归顺,一下子让国家统一的进程大大加快。在叙利亚艰难自保期间,土耳其多次蹂躏叙利亚,但现在突然送上这么个礼物,也算一种补偿吧。

但是,库尔德归顺叙利亚政府,事实上还是要依靠叙政府背后的俄罗斯这棵大树,因为只有俄罗斯能够阻止土耳其的屠刀。但名义上,叙利亚政府还是赢了。

第三个赢家是伊朗。

特朗普一上台,就勒住了伊朗的脖子,要把它扼死。从宣布推出伊核协议到宣布把伊朗石油出口降到零,可以说伊朗的处境很艰难。特别是在美国鹰派怂恿下,以色列和沙特跃跃欲试,准备对伊朗动手,伊朗一直枕戈待旦。好几次已经接近擦枪走火了。但是,土耳其突然从另外的地方出手了,而且一下子把美军赶走,把俄罗斯军队招来。伊朗如释重负。至少,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波斯湾战争的风险可以避免或推迟了。因为普京先生到沙特就是松动战争阀门的。沙特不上心,一个以色列是不敢单独对伊朗大打出手的。特朗普折腾半天布的一个迷魂阵,稀里糊涂就被土耳其的坦克给碾破了。

第四个赢家是IS。

在这个世界公敌的地盘被全部占领之后,大部分IS俘虏都在库尔德人的监狱里。但是,土耳其这么一进攻,七百多IS俘虏一下子越狱,逃向四面八方。随着后面的战事继续,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此类事件发生。

有一个隐藏者的事实不得不说,土耳其本来就与某些激进伊斯兰势力瓜田李下,此次进攻客观上具有解救他们的作用。而库尔德人为了给世界特别是欧洲施加压力,有意无意防水也未可知——因为相当多的IS是从欧洲来到中东的穆斯林。他们若逃回欧洲,那欧洲民众的神经会绷紧到什么程度?现在IS只是死里逃生,而万一有朝一日卷土重来,紧张的就不是欧洲了。

有赢就有输。

输家排第一的,当然是美国。可以说,是美国的决定导致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突然进攻的。美国不撤军,土耳其绝不敢如此放胆。特别是土军进攻开始后美军突然后撤,简直就像双方事先有密约。在库尔德人愤怒指责美国背叛时,美国新任国防部长还强词夺理说,美国没有背叛库尔德人。

算上正在发酵中的通乌门,特朗普的军事和外交才能真的让人捉急。军事和外交叫起来又可以称之为国际政治。

特朗普的职业商人出身,长于商业交易,短于战略运筹的弱点,到此是彻底暴露出来了。从此以后,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他将不会再得到敬畏。他带领的美国,由于翻云覆雨朝三暮四言而无信临阵变卦,也不再被大多数国家所信赖。这对于一个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形象而言,是不能承受之重。

更重要的是,美国在叙利亚自愿被排挤出局,直接触动了从老布什到奥巴马前几任美国总统在中东的整体战略布局。日后美国再想在中东兴风作浪,不仅中东国家心里敲鼓,便是一直以来鞍前马后的欧洲国家怕也不会那么积极了。

有人认为特朗普此举,是想在俄罗斯和土耳其之间制造麻烦,我认为这是高估了特朗普总统的战略智慧。在为自己撤军行为辩解中,特朗普说:我们为什么要给叙利亚守边界?叙利亚离美国7000英里!这如同说:美军为什么要在一百多个国家设几千个军事基地?保卫好美国就行了。

特朗普的举动受到美国政界的广泛批评之后,试图挽回局面,一边宣布对土耳其钢铁课以重税,一边准备派出副总统和国务卿去土耳其压其撤军。但木已成舟,再恢复成树,难矣哉。

交易家特朗普总统,好样的!

第二个输家是库尔德。它先是被美国出卖给土耳其,然后它又立即把自己卖给一直反对的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它唯一的赢点是生存,以后怎么样以后再说,活着就有希望。但是,库尔德人“握着王”,那就是手中的上万名IS俘虏。

既然可以有七百多恐怖分子越狱,也可以有更多。如果全世界不管库尔德人的死活,那库尔德干嘛要为全世界看管IS俘虏?所以,库尔德人虽然输,但不会输到底,首先俄罗斯和叙利亚政府得保护它,其次,欧洲和其他国家包括美国,也不能看着它被土耳其按着打。

第三个输家是土耳其。前面说了,中东是大国的棋盘,其他国家不是说打就可以打的。以前任性的国家是以色列,那是美国和欧洲站在身后。后来伊拉克的萨达姆任性,由于苏联当时自身难保,结果美国出手把伊拉克灭了。自中东国家独立之后,百年之中想在中东称雄的,前赴后继。但没有强大后台又能成功的有没有?埃及、伊拉克、利比亚都在血泊中打过滚。

在美国实力呈现衰落之势后,一些地区大国如伊朗、沙特、以色列和土耳其又有想法了。这其中,沙特和以色列绑定美国,伊朗靠近俄罗斯,而土耳其来回摇摆。前不久还依靠美国击落俄罗斯战机,现在又靠着俄罗斯与美国硬杠。

土耳其会赢得一时战地猛士的荣誉,却将为此付出长期的代价,美国短时间内不会与它冰释前嫌,且经济打击会让土耳其慢慢疼;欧洲也会心怀芥蒂,从而导致加入欧盟更加遥遥无期。战争是政治的继续,叙利亚是大国角力场,小国横冲直撞的空间有限。主不可因怒而兴师,埃尔多安先生还是得冷静一下。

第四,是两个目瞪口呆的观众——以色列和沙特的梦悄悄地碎了。他们原来都希望美国能带着他们打伊朗。现在看,这个梦遥遥无期了。但沙特心中有点暗喜,因为土耳其是自己的死敌,前不久在卡舒吉案中整得沙特声名狼藉,现在土耳其成为众矢之的。特别是在美国力挺之后,俄罗斯也来拥抱,国家政治进入正常轨道。总体利好。

四、土叙大战结局预测:不大、不长,突然爆发、戛然而止

最后预测一下土叙大战和此次中东乱局的收场。我判断这场仗打不长,也打不大,它以突然爆发开始,将以戛然而止结束。美国和俄罗斯及欧洲和其他方面的压力,决定了土耳其不可能达到彻底消除库尔德人威胁的战略目的。

首先,土耳其不顾美国的“面子”继续任性打下去,特朗普说了“你不对成千上万人的流血负责,那我也不对摧毁土耳其的经济负责”,美国在经济方面是可以让土耳其流血的,在美国国内政治呼声高涨的情况下,土耳其必将迎来美国政治重压,特殊情况下也不排除特朗普突然宣布美军重返叙利亚北部,或者以一定的军事手段,对土军在战场上造成损失和障碍,这会让土军受辱和受阻,土耳其不能不有所顾忌;

第二,俄罗斯已经明确说“土耳其的做法不能接受”。这是在库尔德人归顺后临机应变的表态。前面俄罗斯对土耳其行动表示理解的时候,库尔德人还是叙利亚和俄罗斯的对手。既然此一时彼一时,那土耳其就不能再按原来的版本演下去了。

故,普京会给足埃尔多安面子,让他释放一下积压了多年的鸟气,但也不会让他对自己的新盟友痛下杀手。这也决定了土耳其军事行动的有限性。普京是考虑中东和世界大局的,土耳其也得有点大局观。更何况伊朗也已经开始武装演习,含蓄地告诉土耳其不要走太远,因为叙利亚和伊朗是好友,伊朗把叙利亚看成是自己的战略前沿,不会允许土耳其涉足太深。

第三,最重要的,是土耳其自身不具备大国实力。实力永远是国际政治中的硬通货。在现实面前,识时务者为俊杰,知己知彼,知进知退,土耳其仍可以“王者荣耀”的姿态,适时归来。如果在乱局中走得太远沉湎太久,那就难免灰头土脸了。祝土耳其好运!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