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过后的街子古镇,游客依旧络绎不绝

暴雨过后的街子古镇,游客依旧络绎不绝

街子古镇,是每年我陪母亲到青城山镇避暑必去的地方。青城山镇到街子古镇相当方便,坐102路公交车20分钟左右就到。

就是从成都过来,不论是自驾还是坐车都很方便。自驾一个半小时左右,坐车茶店子客运站有直达街子古镇的大巴。或者坐地铁2号线到犀浦,犀浦转乘快铁到青城山,下来坐102路公交车就到街子古镇终点站。

因为公交车站距离古镇老街还有一段距离,母亲走起来比较费劲,所以我们坐观光车直接到古镇的瑞龙桥附近。

瑞龙桥,就和都江堰南桥相仿,依然是雕梁画栋,十分精美。我们到的时候,天上还飘着小雨,但游客依旧络绎不绝。这里和成都附近的洛带古镇、黄龙溪古镇一样,一年四季游客不断。

连日的暴雨,让穿镇而过的味江水位上涨不少,有一处河堤都被洪水冲毁。黄水漫漫,烟雾朦胧,曾经可以耍水的地方已被淹没。味江旁的凤栖山,是喜欢爬山的人锻炼的地方,我的堂弟两口子,周末就爱到此爬山。

说到味江,其名字的由来是有记载的。据《灌县乡土志》记载:“味江,源出青城县西长乐山下,相传,蜀王征西番,适有野人以壶浆献,王投之江中,使三军饮之,皆醉,故名味江。”说的是蜀王杜宇率军北伐时,驻军青城,彭祖献美酒祝杜宇马到成功。为了大军顺利渡江,杜宇将美酒倒于江中,舀江水与三军将士共饮。饮时发现江水酒香醇厚,味美甘冽,后当地人就把这条江称之为味江。

顺着河边过去,河中有人在清除淤泥。曾经喝茶的地方一片狼藉,茶铺的工作人员,整在冲洗打理。听其中的一位工作人员说,味江的水已淹了喝茶的地方。可见洪水凶猛。

字库塔,是古人收存和焚烧字纸的专用设施,沿自古人有“敬惜字纸”之风,“惜字之福”之说。只是对于身处网络时代的我们来说,现在除了打字,可能如古人那般用纸质来书写的人不多了。

该字库塔建于清咸丰二年(1852年)。

字库塔旁4棵古老的白果树,是来此的游客喜欢留影的地方。白果树下的长凳,是小憩的去处。

这个雕塑,是古镇的网红景点,很多来此的游客都会站在筏上和打鱼翁和影。看看这个小朋友,正在看着打鱼翁,可能想,咋不走呢?哈哈哈。

这两个雕塑,应该是很多人熟悉的情景。记得小时候,我家不远的地方有一条通锦河,河水清澈,附近的居民都到该河去洗衣服,就是这样用洗衣木锤不停敲打。洗被面就是两个人这样站着,反方向拧干。

街子古镇的麻饼很有名,有打着很多老字号的汤麻饼。母亲在这家买了几封麻饼,据说这家麻饼创于清乾隆51年(公元1786年),至今已传9代。

老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虽然这几天暴雨不断,但暴雨过后的街子古镇,依旧吸引了大量的游客来此。飘着小雨的古镇,丝毫不影响游客心情,依然兴致勃勃逛古镇。

镇上的古戏台,依旧还有戏曲川戏表演,看了一下预告,有折子戏“秋江”,“端午门”两出。当然,这两出折子戏究竟是啥内容,我也不知道,因为没看过。川戏,这一古老的戏曲,现在看的人是越来越少了。包括我自己,都是小时候跟着父亲去看过。

今天到街子古镇,就是为了买这家的牛肉豆豉酱。每年回去之前,母亲是必买这家的牛肉豆豉酱的,15元一斤,确实很好吃。因为本人27号要出发去新疆旅游一个月,所以这次避暑就提前回成都了。不放心母亲一人在青城山避暑,母亲也就和我一起回去。

在这里给母亲拍了一张照片,来了多次,还没给母亲在此拍过照片。这里也是很多人喜欢打卡的地方,表示到此一游。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