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军南下,北宋朝廷主降一片,唯有李纲站了出来

金军南下,北宋朝廷主降一片,唯有李纲站了出来

攻燕之战把宋朝的腐朽虚弱暴露无遗,徽宗、童贯等却自称是"不世之功",大肆庆贺。百官纷纷上表祝贺,又立"复燕云碑"纪功。可是,北宋王朝亡国的序幕已经悄然拉开......

众所周知,自石敬唐割让了燕云十六州,中原以北便无险可守,完全暴露在北方契丹铁蹄之下。

宋朝开国之后,面对契丹铁骑由燕云十六州疾驰而至的威胁,不得不在汴京附近广植树木,以作防守地势。

所以,自金国对宋朝宣战后,东路军便一路南下,长驱直入地进入中原腹地,直逼开封汴京。

这个时候,童贯已经将金军南下的消息带到了皇庭。整个朝廷内外乱作一团,开封城内惊慌一片。

作为一国之首的宋徽宗赵佶死心完全不在如何组织防守上,脑海里只有一个字就是:跑!

不过,此时大家对战事还是心存侥幸。所以,即便是像蔡京这样的奸臣,当赵佶提出要跑的时候,他也阻止拦下了。劝说:“城中无主,怎能固守。请皇上务必留下坚守。”

在决定防守的心理过程中,宋徽宗主要做了两件事:

一是传位给太子,自己当太上皇,统领王师,组织保卫战。二是下罪己诏,令天下人马入京勤王。

不过,当宣布让太子监国的时候,据说太子赵恒是哭得一塌糊涂。赵恒优柔寡断、懦弱无能,但也不傻,一听父亲要让自己担任开封府尹,就知道是准备甩锅给自己,让自己收拾这堆烂摊子。

据说,赵恒即为的时候,是太师童贯、宰相李邦彦强行将龙袍披到他身上的。赵恒哭得好几次都气绝过去,是大臣们一路扶的扶、抬的抬,才完成了登基仪式。

赵恒登基后,宣布启用年号,为靖康,寓意是日靖四方,永康兆民。不过这个年号,只用了一年三个月就被废弃了,并成为了正史上耻辱的代名词。

赵恒即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求和。但这个时候金军已经见识到了宋朝军队的战斗力,准备这一次直捣黄龙。

其实,但凡宋军组织点像样的抵抗,也许就可能浇灭金军的雄心万丈,可是一路打下来,金军犹如进入无人之境。

当时金军在渡黄河的时候,河北、河东路制置副使何灌直接率部溃逃,而放弃了最后一道天险黄河。

对于这一点,我一直无法理解。金军南下时,整个黄河南岸根本没有遭受到像样的抵抗。即便是像何灌这样的老将。

他应该不算是贪生怕死的人,毕竟在金军攻打开封的时候,他背靠城池抗拒,总共和敌人作战了三天,最后受到创伤,死在阵地上,当时已经六十二岁了。

可是,就是在黄河这道防线上,他们集体哑火了。以至于,金军像散步一样大摇大摆地渡过了黄河天险,嘲笑说南朝无人。

靖康元年正月初三,金兵南渡的消息传到了汴京。这一次,开封城彻底要炸了,宋徽宗吓得赶紧带着蔡京和童贯、高俅等往镇江方向跑。

据说车架跑出开封城的时候,守兵看太上皇要走,跪下来拦驾。蔡京等人怕耽误逃跑的时间,让卫队将他们乱箭射死了。

就这样,宋徽宗赵佶就这样狼狈地抛下了祖先赵匡胤给他打下来的基业。

太上皇走后,赵恒也坐不住了。卷起铺盖也准备走,但这个时候,终于有个人站了出来。他抗金名臣,民族英雄李纲。

此人是两宋之际位数不多的主战派,曾在第一次保卫战中击退了金兵的进攻。如果当时北宋能一直任用此人,不是没有明朝北京保卫战的可能。只不过,在战事刚刚扭转之后,北宋主降派又占据了上风,李纲被弃用。

李纲对赵恒劝说,天下的城市,没有哪一座像汴京这样坚固。宗庙社稷、百官万民都在京城,陛下怎么能狠心舍下他们呢。今日之计,皇上应该整饬军马,安定人心,等待各地勤王军的到来。

在李纲的劝说下,赵恒暂时放弃了逃跑计划,并委任李纲全权指挥抗击金兵,保卫开封。

可是李纲虽然接下来历史交给他的重任,但是他能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吗?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