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不上门并非单纯嫌麻烦,《快递暂行条例》去年已施行,送货最后100米难题如何破?

快递不上门并非单纯嫌麻烦,《快递暂行条例》去年已施行,送货最后100米难题如何破?

快递为何不能“送货上门”?快递员:并非单纯嫌麻烦

快递到家服务却不“到家”

如今网上下单,快递直接送货上门让生活越来越便捷,但有很多消费者反映,快递不给送上门的情况正变成常态。去年5月开始施行的我国快递业首部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也就是说,快递员必须送货上门,否则属于违规,如果快递员想要把快件放在快递柜或者代收点,必须事先征得收件人的同意。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该《条例》实施一年半以来,原本应该服务到家的快递,却有很多仍然不“到家”。

山东人小田在北京工作,几天前父母从老家给他寄来一箱苹果,寄到当天小田没有出门,可他等来等去,等到的却是一条短信。

记者:快递员提前打电话了吗?

消费者 田先生:快递员没有跟我沟通过,需要我拿取件码去快递柜里去取,自己搬上来。

这种情况小田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经常网购的他习惯在下单时备注送货上门。但自从小区里装上了快递柜,他在家接到快递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

如果说小田的经历还只是不方便,那么李大爷却着实为儿女寄来的孝心费了不少力气。

消费者 李大爷:当时是这个米,就这个袋子,一袋20斤,两袋40斤。

李大爷和老伴儿都已经年过七旬,为了让老人不用去超市买米,前一阵儿女从网上给老两口儿买了大米。原本想着能送货上门,却迟迟没有等来大米,打电话询问快递员,才知道几天前就已经放进快递柜里了。

消费者 李大爷:第一次在快递柜取,不会用,也没找对地方,弄了好几趟才取回来,我得费挺大劲才能扛回去。

记者在北京多个社区走访发现,快递员在小区楼下将快递一放了之的情况普遍存在。原本应该是快递员的主动联系,却变成了大多数消费者的被动接受。

消费者 李女士:这感觉就是,这个事不以收货人的意志(来处理),等于就是按快递人员的情况来处理你的东西。

电商消费纠纷调解平台“电诉宝”受理的用户维权案例显示,仅2019年上半年共计收到数百起涉及电商物流平台用户投诉。其中,未经收件人同意,放置快递点被列为热点被投诉问题。

法规难落地背后的现实难题?

快递柜的出现,一定程度上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收件人即使不在家也不用担心快件因为放在门口丢件,既方便了快递员,又方便了网购者。然而,如今的“反客为主”,却让快件当面签收变得越来越难,《快递暂行条例》的相关规定在实际操作中也难以执行到位。这背后是快递员怎样的“用脚投票”?请继续看记者的调查。

记者在北京多个小区蹲守时看到,快递柜已经成了很多快递员的聚集地,相当一部分快件是在没有事先联系收件人的情况下直接放进快递柜的。

快递员把这些寄存代收的方式作为了“默认选项”。这种情况,作为管理方的快递公司是否知情呢?

记者:送件是送到家,还是送楼下?

快递网点工作人员:有的送得过来,有的送不过来。像水果、蔬菜、生鲜,最好别放快递柜,或者给人打个电话。要不件坏了,要你赔。

而在实际工作中,这些要求快递员往往做不到。

不过,快递员的派件选择也并非单纯地嫌麻烦,他们同样面临着很多现实问题,上班族白天不在家;打电话无人接听;有些小区禁止快递车辆入内,导致送货效率低……而快件积压会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压力。

快递员:这是我们自己掏钱放快递柜里面的,可不是白放的,一个月一两千呢。我们放这里就是效率高点。

记者:有没有因为没送到家投诉你?

快递员:有,去道歉,满意不会罚我们钱,不满意就罚款。也没办法,件多。公司一个月就给一百块钱电话费,一天三百多件电话能打几天?

快递员:件太多,有签收率,完不成任务公司要罚款。

一边是收件人的满意度,一边是公司要求的签收率,左右为难的快递员自然会选择对他们来说损失更小的方式来送货。

数据显示,快递业近十年发展迅猛,2018年我国快递业务量达到507.1亿件,是10年前的30多倍。电商快件运输高峰期间,更是对快递行业的大考。据业内预测,今年电商快件运输高峰期间预计最高日处理量将超过5亿件,达到历史新高。

拒绝送货上门是否合规?《快递暂行条例》已明确表示

中国第一部专门针对快递业的行政法规《快递暂行条例》自2018年5月1日起施行,针对“快递员是否可以拒绝送货上门”“快递丢失后如何索赔”“寄件人隐私保护”等问题进行了明确规定。

快递员拒绝送货上门属违规行为

此前,曾有媒体报道称,北京有多家快递公司存在快递员拒绝送货上门情况。对此,新规明确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收件人或者代收人有权当面验收。

可见,快递员拒绝送货上门属于违反规定。贯铄企业CEO、快递专家赵小敏此前在接受中新网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快递员想放在代收点或快递柜,则需征得收件人同意,如果收件人不同意,就必须送货上门。

鼓励企业共享设施推广智能快递柜

事实上,快递员在送货上门期间,也面临许多问题。比如,有些小区禁止快递车辆入内;个别快递单上的门牌号不准确;收件人不在家,导致送货效率降低、快件积压;担心快递车或车内的快件被盗等诸如此类的问题,都是快递员不愿意送货上门的原因。

对此,《条例》规定,鼓励多个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共享末端服务设施,为用户提供便捷的快递末端服务。《条例》还提出,鼓励和引导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采用先进技术,促进自动化分拣设备、机械化装卸设备、智能末端服务设施、快递电子运单以及快件信息化管理系统等的推广应用。

快件损坏或丢失可要求赔偿

《条例》规定,用户快件遭损坏或丢失,用户可以要求该商标、字号或者快递运单所属企业赔偿,也可以要求实际提供快递服务的企业赔偿。

另外,快件延误、丢失、损毁或者内件短少的,对保价的快件,应当按照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与寄件人约定的保价规则确定赔偿责任;对未保价的快件,依照民事法律的有关规定确定赔偿责任。鼓励保险公司开发快件损失赔偿责任险种,鼓励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投保。

泄露寄件人隐私最高罚款10万

此外,《条例》还规定,除有关部门依照法律对快件进行检查外,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非法检查他人快件。任何单位或者个人不得私自开拆、隐匿、毁弃、倒卖他人快件。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及其从业人员不得出售、泄露或者非法提供快递服务过程中知悉的用户信息,情节严重的最高处10万元罚款。

可见,此次快递法规的实施已涉及了快递业所面临的多个问题,并对此作出详细规定,从而对快递业进行有效规范,以促进快递业健康发展。

送货上门变货到自取,最后100米难题如何破?

一个多月前,交通运输部今年出台的《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也在10月1日开始施行了。《办法》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这条要求会不会也像《快递暂行条例》中的一样难以落实?那么,快递服务这“最后100米”的末端难题,又该如何破解呢?

根据国家邮政局发布的《2018年中国快递发展指数报告》,截至去年年底,我国主要企业投入智能快件箱27.2万组,箱递率达到8.6%,这个数字今年会提升到10%。这意味着,消费者每收到10件快递,就有1件是通过快递柜完成投递的。而送货上门难的“痛点”,也在倒逼快递末端服务进一步精细化。

中国交通运输协会快运分会专家委员会成员 徐勇:消费者在电商层面上做的一个选择,是送到家里面,还是送到快递柜子里面?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但是我们目前始终没有做到,在这个产业对接方面还是存在缺陷的。我们已经进入了老龄化社会,那么老人的话就需要这种门到门的服务。在保证这种服务的同时,能够更加安全、更加有效,我建议各地政府应该把快递服务纳入物业服务的范畴,这样今后这种问题就不再成为争论的话题。

综合:央视新闻客户端、驱动中国、中国新闻网

© 2019 爱讯头条 秀色女神

京ICP证1401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