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娇的旗袍

阿娇的旗袍

"阿娇明天(竞演的时候)穿什么服装?"

"旗袍。"

"旗袍得好看。"

执导演员钟欣潼(阿娇)排练的间隙,陈凯歌导演一边和工作人员商量增加布景、调整灯光,一边回头叮嘱着服装导演务必为阿娇找一身好看的旗袍;

在导演选角真人秀《演员,请就位》中,陈导对于一场戏的呈现确认到了诸般严苛严密的细节之处,这是头一遭。

当然,这身"必须得好看"的旗袍,意义确实非比寻常:

算一场遗憾的过往重启的序章,也算10年前的时与运"欠"给了她的。

演员,阿娇,久违了。

福芝芳的旗袍,是"欠"下的

这张剧照,不好找——这或许本该,是阿娇在影史中第一个被记住的穿旗袍的刻度

2008年,27岁的阿娇被陈凯歌导演挑中,参与其执导的电影《梅兰芳》的拍摄,饰演一代京剧大师梅兰芳先生的妻子——福芝芳(青年时期)。

戏份不算吃重,但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角色含金量之高,不言而喻。

只可惜,这件本都穿上了的旗袍,还是被"扒"掉了。

事件主角之一的阿娇,不雅照片在网上流传,甚至有神秘人放话:阿娇复出之日,不雅视频将同步上传。

也就在这一年,一场前所未有的"艳照门"风暴吹刮了整个香港、内地乃至亚洲的娱乐圈。

当时,阿娇有两部参演的电影都还未上映:

先是其作为女主角的电影《出水芙蓉》,片方宣布将延后上映;至于电影《梅兰芳》,迟迟未回应,但在预告片放出之时,已不见阿娇的影子。

原因无需多言,无外乎片方基于家属的坚决反对与观众的强烈声讨,所做权宜之计

惜才的陈凯歌在当下对此并未多言,媒体群访时,他表达了作为一个导演的遗憾,也感谢了阿娇为此的付出。

那么,十年以前,阿娇的一出"福芝芳",究竟演得怎样?

如今作为观众的我们,也仅仅找得到几张模糊的剧照,她的付出与演技却再无从得知;只是有两个细节,可从中稍稍窥知一二。

其一,源自角色本身。

福芝芳,是梅兰芳的原配夫人,她被定义为"一个彻底维护梅兰芳的角色"。

这位为成全梅兰芳而甘于退居幕后的梅家夫人,外柔内刚、深明大义、也恬退隐忍。影片《梅兰芳》中成年以后的福芝芳,由陈凯歌导演的妻子——陈红老师饰演。

足见得这个角色在陈导心中的难度。

那时的阿娇,除却天分,自出道后也已有10年的演技磨砺时期;或许,得此重任本身就是一种肯定与嘉奖。

其二,源自陈导回忆。

回到今年,陈凯歌导演以导师的身份参与了《演员,请就位》,当他看到阿娇走入录制现场时,诧异之中主动向身边的导演们提起:"其实这孩子演得挺棒的,就是在《梅兰芳》里,(她)其实演得特好"。

言语之间,欣赏怜惜之情溢于言表。

阿娇时隔多年和陈凯歌导演再合作,反复提及的一个词语,也是"弥补遗憾"。

这个脱下本已穿上的旗袍的遗憾,对阿娇的意味,早已超越一个机会本身——十年之前,她所丧失的,是无数个这样的机会、这样的可能、这样的前路;看得见的,看不见的。

心有不甘,却无怨怼;

失去的都已过去,当下的,她是否已足够坚定与坚韧,自己挣得回来?

小五的旗袍,是"磨"出的

2016年,阿娇入围过一次华语电影传媒大奖最佳女配角。

她在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中,饰演一个悲情角色:小五

在这部群像式电影中,阿娇再次穿起旗袍,用身段、眼神、吴侬软语演绎了一个"被冷落却忠诚"的姨太太

她是舞女出身,外形柔美而温婉;因缘际会被陆先生搭救,娶回家中,却并不受宠;但自此始终对陆先生一往情深、忠心耿耿,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相比之,影片中其他的女性角色:章子怡饰演的交际花小六,袁泉饰演的明星吴小姐,闫妮饰演的管家王妈,霍思燕饰演的妓女……阿娇饰演的"小五",无论在剧情上、还是戏份上,都是无可辩驳的配角;甚至角色性格本身,也并不十分出彩。

可阿娇,就凭借这全片中仅有的四场戏、三句词的精准而动人的演绎,一举入围了华语电影传媒大奖;甚至收获了官媒的肯定,称之为"影坛中坚力量"。

在短短的8分钟的表演中,她让许许多多的观众看到了,一个或许曾被他们遗忘、却不曾放弃自己热爱的"演员阿娇"。

不得不说,小五的这身旗袍,是被阿娇生生给"等"来的,更是"磨"出的。

在此之前,她的"演员"身份是断片的,时不时因感情琐事被过度关注,却无人问津她的演技她的事业。

她满腔赤诚与眷恋,却被漠视、被冷眼,无所回应——确实,阿娇,很像小五。

影片中有一个细节很耐人寻味:

当陆先生在香港避难,准备派手下的车夫去刺杀汉奸,却需要一个在上海的人帮忙;这时,他又想到了被自己留在家的姨太太小五。

他给小五去了电话,安排计划;

言毕之后,小五热情地问陆先生:"侬好不好?",试图和许久未见的丈夫再多说几句;

可陆先生没有迟疑地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那头的小五拿着电话,久久未放下。

小五的最后一出戏中,她义无反顾,携枪前往,在她的帮助下,车夫成功地杀死了汉奸;

这是小五为陆先生做了最后一件事,然后,她也用"命丧枪战"的结局,谢幕了这场爱与怨交错、却迟迟听不到一声回答的绝唱。

武戏的利落果断,与文戏的隐忍克制鲜明对比,相得益彰——表达,就是振聋发聩的迸发。

这次,小五,很像阿娇。

阮玲玉的旗袍,是"挣"来的

十年之后,再度关注阿娇时,她登台的伊始,就隐隐已觉不同。

"大家好,我是演员钟欣潼。今年是我出道的第十八年,一切归零,重新出发。表演这条道路,我依然相信:下一站天后。"

她在舞台之外的表现,依旧是恬静沉默的;却开始不放过,任何一个在舞台之上沉浸与纵情的机会。

一进排练室,陈凯歌导演就心照不宣地将一出《阮玲玉》排给她,独角戏,甚至没有对手,并意味深长地点拨了一句:阿娇,不要演想死,要演想活。

阮玲玉

默片时期女演员,以其风华绝代的美貌和精湛绝伦的演技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中国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事业上,她毫无犹疑是杰出的:在中国电影史上留下了众多经典作品,代表了中国无声电影时期表演的最高水平;

情感上,她却命途多舛,几番遇人不淑,离婚后被前夫张达民勒索,后与富商唐季珊的感情中也充斥着家暴、背叛、第三者等灰暗;

最终,两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无良媒体的放大扭曲、围观群众的恶意流言的多重重击之下,一个夜晚,25岁的影后阮玲玉吞下三十余粒安眠药;一代佳人香消玉损,魂断无归处

所有人都知道,让同样有过被舆论与时代所伤经历的阿娇,来饰演阮玲玉的贴切与深意,当然,也没有人比阿娇更珍惜与重视这个诠释"死"的机会:

她抓紧一切时间,把阮玲玉一生的资料,都翻看了一次;

到排练之时,已然可以轻车熟路地向助演演员明道谈起阮的情夫唐季珊、阮的前夫张达民的种种往事;

阿娇:我完全感受到她(阮玲玉)那时不能面对舆论的压力;你不要说我这一代人不能承受,当时,根本就是可以逼死一个人的事情。

她甚至告诉明道,其实阮玲玉的遗书中,从未说过那句著名的"人言可畏",一切都只是唐的伪造;

所有入微的细节,她都一一追寻、推敲,再融入自己的感受、自己的表演。

阮玲玉的这身旗袍,既有珠玉在前,又有口舌在后,不好穿;而这次它不再是被赐与苦求的,而是阿娇,"挣"来的。

她说:我是要演阮玲玉,并不是要演哪个谁的阮玲玉。

演出当晚,她着一件由几何线条绘制的玫瑰花朵图样的旗袍,配以缤纷绚烂的颜色;衣饰愈是愉悦活泼,人之穷途之末愈是哀恸绝望。

再度穿起旗袍的阿娇,早已跨过而立之年,学会了不多言、不争论,只用微妙的眼神饱含世事;

她的一喜一悲,尽在颦笑之间;举手投足,又是让人留恋甚至失神的哀婉;时而微醺着拿起酒杯,时而轻轻拥住爱人翩翩起舞。

陈凯歌导演在点评阶段,并没有先谈阿娇的表演,而是转而谈起他对阮玲玉的理解——他说: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她是被男权压迫的。

这句话说给阮玲玉,一个封建礼教下的殉道者,也像说给十年前的阿娇,一个东亚保守性文化下的受害者。

台上的她沉静相望,眼神依旧清澈;

只是数十载的岁月蹉跎间,又平添几分不再会被任何世事轻易击败的柔韧、坚定与自足

从08年与"福芝芳"的擦身而过,到16年相逢"小五"的尽力成全,再到19年借"阮玲玉"重补遗憾——那件当初被迫脱下去的旗袍,演员阿娇用了十年,终于,自己穿了回来。

阿娇的气质与神韵,契合中国传统的旧式女子的,但她翻滚过人间劫数的内心,却无不现代女性的

赛后,她再度谈起对角色与身份的理解:面对生活的难,她(阮玲玉)总是自我消化,面对爱,她也总是坚持自己所想;我希望所有经历过人生最低谷时刻的女性都能够勇敢站起来,柔软坚强,心存善意。

阿娇的旗袍,起落已足有半生;

袅袅柔韧心,足以慰世间风尘。

演员阿娇,愿你从此:有戏可演,也有人可依;有处可归,更有力自保——我已期待,相逢着下一身旗袍的你,十年再归来。

(全文完)

本文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配图源自网络,如侵立删。

(作者是货真价实的在读法律硕士哦,热衷维权和发函,友情提醒抄袭洗稿者:请谨慎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