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难之变:朱元璋死后遗留问题的发酵

靖难之变:朱元璋死后遗留问题的发酵

秦始皇一统天下之后,丞相王绾进言:应该分封诸子为王,代陛下管理边缘之地。后来齐人淳于越也向秦始皇提出:事不师古不能长久,应效仿周朝,分封子弟功臣,为陛下戍边,夹辅王室。当然,他们说归说,秦始皇这个自大狂怎会听?

短暂的秦朝灭亡以后,迎来了汉朝,秦的统一时间短到天下很多人还惦记着裂土为王,如项羽。

刘邦统一天下,既不像周王朝时大肆分封子弟功臣,也不像秦始皇那样完全不分封,他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郡国并行制”。天下有一部分由中央政府直接管辖,另一部分归封王管理。

周王朝的诸侯王,从东周开始,天下的诸侯王就不怎么听指挥了,都不再朝贡,相互侵伐吞并,周王室无力管辖,后来随着诸侯的各自发展,就诞生了“春秋五霸”、“战国七雄”,要是周王室的威权如周朝开国那样,诸侯是不可能有机会称霸、争雄的。

刘邦称帝后把他的儿子们分封到天下各地为王,刘邦活着的时候,表面上还是一片团结、祥和的景象。可是自刘邦死后,本来彼此之间就不怎么热乎的皇族兄弟们,随着香火传递,血脉之情也越来越淡。

渐渐地,随着他们实力的增长,更加肆无忌惮的无视皇权,甚至想篡位。比如吴王刘濞,在自己的封国内大量铸造钱币,煮盐,收留那些作奸犯科之人以为己用,就有了后来的“吴楚七国之乱”。

不对不对,要讲的不是明朝的靖难之变吗?怎么扯那么远?

别急别急,这就来了!

因为我们要讲到的第一个遗留问题,就是分封。

朱元璋统一天下以后,为了保证朱氏王朝的长治久安,以及与元朝的残存势力相抗争,除了加强中央集权以外,又实行分封制,把他二十四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分封在全国各地。

朱元璋的想法,跟秦时丞相王绾、淳于越想法是一致的,就是想让这些封王“夹辅王室”。朱元璋在洪武三年(1370年)分封秦、晋、燕等十王时说:天下之大,为久安长治之计,必建藩屏,上卫国家,下安生民,今诸子既长,宜各有爵封,分镇诸国。

随着诸王年龄的增长,纷纷到各自封地去就藩,分置在各个军事重地,从当时的全国军事形势来看,边防的重点就是北境的蒙古势力。

因此,朱元璋就在从东北到西北漫长的北境边防线上,选择其中要塞关口分封了九个王。九王之中,以宁王、晋王、燕王的势力最大,其中燕王又因为多次大败蒙古势力的残存军队,更被朱元璋所倚重。

朱元璋一方面大力削弱地方官吏的权力,加强中央集权,同时又把自己的子孙分封到各个重要军事重地世袭镇守,比元朝时大权独揽的地方官权力大得多的半独立政权。

朱元璋此举,与他强烈的权力欲真是自相矛盾,各个藩王按照这个趋势成长下去,还能老实本分的守在自己的封地吗?

其实在朱元璋刚刚开始分封诸王的时候,山西平遥的叶伯巨曾经劝谏朱元璋:裂土分封,使诸王各有封地,恐怕数世之后,形成尾大不掉之势,倘使诸王割据称雄一方,很有可能再次上演汉初时的“吴楚七国之乱

但是朱元璋看了叶伯巨的谏言,大怒,骂叶伯巨是乱臣贼子,离间他们骨肉亲情,朱元璋恨不能手刃而后快。结果,叶伯巨下了大狱,死在了狱中,而他所说的分封将带来的祸患,根本不用“数世之后”,在朱元璋死后,就应验了。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朱元璋死,因为他的长子朱标在洪武二十五年就已经病死了,于是由皇太孙朱允炆继位,年号“建文”。

在朱允炆即位以前,已经感到“诸王以叔父之尊,多不逊”。与他的伴读黄子澄商量对策:诸王叔各拥兵自重,如何制之?

黄子澄非常有把握地答道:诸王之护卫兵,仅足自守,倘有变,禁军亲临,其谁能敌!并且以汉景帝平定七国之乱为佐证,信心十足地申明地方上的军事力量根本不足为患

朱允炆即皇帝位以后,深感藩王的势力如再不加以控制,将会造成无可挽回的局面,于是跟他的亲信大臣暗中谋划削藩。决定先从那些有问题、实力相对较弱的周、齐、湘、代、岷者王下手。

紧接着,就把周王和岷王贬为庶人,把代王囚禁在大同,齐王囚禁在南京,湘王不堪受辱,自焚而死。其实这几个封王的下场,一定会让燕王朱棣起戒备之心,他明白,此劫终究逃脱不过。

同时在北平周围部署兵力,准备攻打燕国。为确保万无一失,朱允炆先下令调离燕府的精锐护卫军,在开平、山海关、临清大肆练兵,又派遣两名指挥使监视燕王朱棣的一举一动。朱棣只得暗地练兵,自己就装病欺瞒朱允炆的耳目。

1399年6月,朱允炆认为时机成熟,该下手了,结果消息走漏,有人把朱允炆要动手的消息密报给了燕王朱棣。朱棣见再无戏可唱,于是设计率先杀死了朱允炆的两个指挥使,指挥使虽带的部队听到头领被杀,各自四散奔逃了。

第二个遗留问题就是所谓的祖训。

朱元璋在世时怕权臣擅权,于是规定地方上的藩王有举兵勤王的权利。朱元璋留给地方藩王的祖训内容为:新天子正位,如朝内无正臣,内有奸恶,则亲王训兵待命,天子密诏诸王统领镇兵讨平之。就是说新皇帝即位以后,万一朝中有人不老实,藩王有责任带兵助皇帝平乱。

这就给了燕王朱棣一个可以大加利用的借口,为了师出有名,朱棣说自己之所以举兵反抗,是要帮助新皇帝清理身边的奸臣,称自己的起兵为完全是为了“清君侧、靖国难”,朱棣的起兵摇身一变,成了名正言顺之师了。

朱允炆与朱棣兵来将往,前前后后打了四年,终于在1402年6月13,朱棣率大军攻破南京。朱允炆自焚于宫中,也有人说他从地道逃跑了,反正就是不见了,朱允炆的真正下落,到现在还是个谜。

朱棣成功了,便在南京称帝,是为明成祖,年号“永乐”。

朱棣接掌南京后,大肆屠杀那些曾经为朱允炆出谋划策以及不肯投降的文武群臣,从这一点看,是朱元璋的亲儿子无疑。一代大儒方孝孺,因为不肯为朱棣撰写即位诏书,惨遭灭族,甚至连他的朋友门生都被牵连,成为历史上空前绝后、臭名昭著的“灭十族惨案”,因方孝孺惨死的人达到873人。

其实我们回过头来看朱允炆的削藩政策,这是对中央集权有好处的,藩王与中央天各一方早晚会出问题。但是朱允炆所重用倚仗的都是齐泰、黄子澄、方孝孺等文弱书生,于军事一窍不通。他也是没得选,因为懂军事、能征善战的老将都被他爹给杀了。

不知这个结局,朱元璋泉下有知,会作何感想呢?